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秦戈月半夏小说章节目录阅读,最强赘婿奶爸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 最强赘婿奶爸

主角:秦戈月半夏

简介:月牙儿亲完就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宝石般的眼睛透出孩子的童真。她也许并不是刻意的亲。

最强赘婿奶爸免费阅读9

但秦戈的心却已经融化了。

“算了,算了,为了我的女儿,吃点苦就吃点苦吧!”

“就当是,谢她为我生下一个女儿的补偿好了。”

秦戈想到这里,将手里没签字的合同一扔,道:“好吧,那就这样吧!”

正在这时,月半夏接到了一个,她随便嗯了几声,挂断,然后说道:“二姨,晚上我有个饭局,不在家吃饭了,宝贝,来来来,妈妈抱,咱们去吃NANA。”

说完,看一眼秦戈,脸色微红。

刚才是平时很正常的话,可当着秦戈的面说,就有点难为情了。

月牙儿抱着秦戈的脖子,笑眯眯看着月半夏,忽然转过脑袋,躲到了秦戈的另一边。

居然……不要妈妈抱,也不要吃NANA。

最后还是秦戈好言劝慰,哄了好一阵,小才似懂非懂的样子,然后被月半夏一把抱了过去……瞬间,秦戈的手背明显觉到了一抹。

………………

月半夏喂完了小月牙,换了一身衣服下楼。

秦戈这个时候正在喝水,一看,惊呆了,水杯里的水就直接倒在了衣服上。

月半夏此刻换了一身黑色晚礼服,出半边肩膀的那种,长长的秀发挽成出发髻,肌肤莹白散发泽,礼服很,将完美的展现眼前;她莲步轻移,一双黑色细绳高跟鞋踩着楼梯而下,端庄,高雅,冷傲,如夜里行走的女神。

看见秦戈失态的表情,月半夏皱了皱眉,冷声说道:“去找二姨给你换身衣服,以后衣衫不整的不要出现在我的房子里。”

“……”

秦戈刚刚还觉得这是个女神,转眼就化身成母老妖。

他点点头:“好的。”

然后鬼使神差问了一句,“你穿成这样去约会吗?”

这一问,乖乖不得了,月半夏直接从母老妖变成了母夜叉,呵斥道:“注意你的言行,你只是我雇佣来的保姆,佣人,就算你是月牙儿的亲生父亲,也不能改变这点本质,我跟你有着天的鸿沟,你不要对我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明白吗?”

秦戈也不生气,摆摆手:“放心,你不是我的菜,我是不会喜欢上你的。”

月半夏深了一口气,总觉得这话听得憋闷,顿了顿说道:“这样就最好,但是不用说出来,心里明白就好,因为你连说这种话的资格都没有。”

然后,她就这么走了。

这回轮到秦戈郁闷了,这都什么人啊?自到没边了。

“穿这么暴,祝你出门遇见色狼!!”秦戈无声的说道。

这个别墅小区果然很高档,物业的服务都是一流的,二姨打了个给物业,马上就有人上门来收拾杂物间;连床啊,空调啊,也都是他们解决,两个小时,一切都搞定了。

甚至还给秦戈送来了两套衣服。

什么衣服呢?

梧桐树下的清洁工服装,保安服是不能随便穿的,但清洁工服装随便你穿;秦戈了衣服面料,很不错啊,灰色的,穿起来像酒店服务员,比他现在穿的校服强多了。

这个时候,他总算明白,马丁灵也是住在这个别墅里的。

但是,他对这个胃药小姐的坑人本事,又有了新的见识。

别墅外不是有个游泳池吗?

秦戈很想游泳过把瘾。

但很快被告知,他无权使用别墅的游泳池。

“为什么?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住别墅,还有游泳池,现在住在那狗窝里咱就不说了,怎么游泳池也不能用啊?”

马丁灵说:“我是说有游泳池,但没说你能用吧?你可以看啊!这么漂亮的游泳池,看看也是养眼的。”

秦戈道:“你就是个坑妈!”

说话间,他嗅到了一股臭味,“什么味道,好臭啊?”

马丁灵用力嗅了几下,指着正在爬行垫上玩的月牙儿,惊失色道:“小月牙拉臭臭了!”

“呃……给她换布不就得了,你这么一脸见鬼的表情是个什么情况?”

马丁灵道:“你是她爸,你来换。”

这下轮到秦戈炸了:“我?我更不会了,平时谁换的?”

马丁灵道:“二姨!但她菜去了!”

秦戈看着女儿,道:“那……要不就等二姨回来再换。”

“不行的,半夏说过月牙儿是敏体质,拉完便要马上处理,不然要红的……你,你把她抱布台上,我去接水。”

天可怜见。

秦戈一点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他是看出来了,马丁灵也是个生手,手忙脚乱的;两个人好不容易脱掉她的小裤子,打开布湿,一下子惊呆了……

马丁灵叫一声:“好臭啊,我要晕了!”

然后,捂着口鼻飞一般跑门外去了。

她这一声叫,把小月牙吓了一跳,马上声哭了起来,两手两脚拼命挣扎,还翻了个身要爬起来,这下子,彻底完蛋了啊!小拉了一泡稀的,本来就糊满了整个,现在这么一挣扎,一翻身,不但脚上沾到了,和裙子上也都是。

饶是秦戈学了一身本事,这个时候也头皮发麻。

可又不敢跑掉,要是小月牙从布台上掉下来怎么办?

“胃药,胃药,马丁灵,快过来帮忙,快啊!”他两手拉着女儿,声喊道,然后眼睁睁看着小月牙屁屁上的污秽掉到了布台上……

这,真的完蛋了。

月半夏回来会原地爆炸吧!

马丁灵总算还有点人,她又回来了,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个口罩戴上,一看见布台上的狼藉,再次傻眼:“这……这怎么办啊?”

“我怎么知道!”孩子还在哇哇哭,秦戈一个头两个,从未有过的焦灼。

“去卫生间,给她洗澡。”

“卫生间在哪?”

“楼上,楼上。”

“我被禁止上楼,你去给她洗吧!”

“我一个人怎么弄啊?走走走,现在半夏不在,随便你进,快快快。”

很快,卫生间里传来一阵呼小叫的声音——

“哎呀,秦戈你是笨蛋吗?便弄她头发上了!”

“谁让你们给她穿这种破裙子,非要从脑袋上脱。”

“快快快,我扶着,你来冲……水是不是有点凉啊?热一点,热一点,冲这里,这里全都是……哎呀,秦戈你个,便冲我脚上了。”

“喂,你有毛病啊,干嘛擦我,我又不是故意的。”

“你就是故意的。”

“那我就故意一个给你看看。”

“啊——,我的衣服……我来我来,你笨手笨脚的。”马丁灵拿到淋浴花洒,然后对着秦戈的脑袋……秦戈伸手一挡……两个人,不,三个人全都变成了落汤鸡,马丁灵的衣服全都贴在上,跟穿了皇帝的新装一样。

正在这时,二姨听到楼上的声音冲进来,吼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