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随身空间田园山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随身空间田园山居

状态:已更新107.33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10-09 09:17:21

简介:这就是女主回老家,获得空间后种田养兽兽的故事,顺便捡了一直小白兔穆启玥穆启玥前期痴傻,后面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得知他原来是中了毒成功解了毒后,男主从一只小白兔变成了灰狼,宠媳妇做生意样样不在话下本文萌宠多多,喜欢小动物的可以进来哦,且看女主如何养动物,改变灵溪村,带着村民走上致富之路………

随身空间田园山居免费阅读

随身空间田园山居免费阅读第一章 回家

  夏天的夜带着一种特有的燥热,虫鸣鸟叫或远或近,伴着几声悠远的狗吠,让这夜不再寂静。

  苏钰的手一下又一下轻在一个盒子上,眼睛空洞的望着远方

  “奶奶,我明天就带你回家了,你一定很开心吧”苏钰笑着,可眼泪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她从七岁就和奶奶相依为命,爸爸妈妈在她小的时候就背井离乡出去打工,因为意外死在了工地上,奶奶带着爸爸妈妈的补偿费和他们这些年挣的钱带着她来到了这个城市。

  可这些钱哪里够花,她和奶奶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仍旧不够花。

  苏钰学习很好,她在学勤工俭学,想减轻奶奶的负担,但奶奶却病倒了,在她快毕业的时候,奶奶去世了,他并没有将奶奶的骨灰葬在这个城市,而是将奶奶的骨灰收起来。

  她想带着奶奶的骨灰回到小山村,那是奶奶的遗愿。

  “呜呜……”仿佛觉到了主人的悲伤,苏钰脚边的小狗蹭了蹭苏钰的脚安慰她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抓着轻轻的在她的上刨了几下

  “小月牙我没事,乖啊”苏钰了小狗的头,小就伸舌头在她手上舔了几下,一脸依赖的依偎在她脚边

  小月牙是一条白色的萨摩耶,苏钰是在小区捡到它的,那时奶奶去世没多久,苏钰捡到它的时候已经饿的奄奄一息,还有一些伤口,估计是一些调皮的小孩用石头扔的。

  苏钰的手指在它白色的软毛间穿梭,刚给它洗完澡吹干了,手上留下了薄荷味沐浴的清香

  当初捡来的时候还以为它养不活了,自己小心翼翼的给它处理伤口又用奶瓶,没想到它居然活下来了,并且在这些日子以来一直陪着她,当初还是小奶狗,现在一有成年犬的一半小。

  “小月牙,我们明天带着奶奶回家好不好,你一定会喜欢的,可漂亮了……”说着,苏钰思绪便有些飘远了,回到了夜间就会听到偶尔有兽吼的小山村

  “汪汪~”小月牙摇着尾巴叫唤几声,前爪站起来搭在苏钰细长的上,舌头一吐一吐的哈着气

  “真乖”苏钰揉着它的脑袋,伤的情绪被它冲淡了不少

  苏钰看着越来越远的城市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里的骨灰盒不语

  ……

  “三亚弯到了,有下车的吗?”

  “有,师傅等一下”苏钰回过神来连忙应了声

  “小月牙,走了”拍了拍它的头,苏钰提着行李箱下了车,小月牙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

  “呼”看着眼前的一片延绵的山,苏钰觉得自己的头疼了

  “今天够我俩走的了,加油吧”给自己打了点儿气,苏钰迈开长开始走山路

  “汪~”小月牙叫了一声,摇着尾巴跟上,对于这些绿葱葱的山,它显得很是,撒丫子跑远了再回头冲苏钰叫,等苏钰跟上了它又开跑

  空旷的山脉里,苏钰只听得见它欢快的声音,不是突然窜出去追兔子就是去扑蝴蝶,玩儿得不亦乐乎

  “终于要到了,我的天,这桥是多少年没修了”苏钰累得气喘吁吁,将行李箱放下双手在耳边扇了几下风,翻着白眼看前面年久失修的吊桥

  眼前的吊桥是灵溪村的必经之路,从这里到灵溪村有一条很深的沟壑,老一辈的人用他们的智慧在这里搭了一座吊桥,才使得村里的人能与外界相通。

  桥是用木头和铁锁搭成的,估计是很少有人走的原因,现在这座吊桥已经有不少破旧的地方了,也没什么人来彻底修缮一下,只是有些木板换成了半新的状态。

  “小月牙,待会小心点,别乱跑知道吗?”

  苏钰拉过旁边趴着累得直吐舌头的白狗叮嘱

  “汪……”知道了,小月牙半支着看那座桥,眼里带着嫌弃,应该是姐姐小心点儿才对吧

  苏钰和小月牙小心的走在吊桥上,虽然吊桥并不长,但赖不住这个沟壑深,让人看着害怕啊。

  “妈呀,本姑娘要是挣钱了,我就用钱来砸了这破桥,重新建个高上的”苏钰咬牙切齿的看着前方,不敢看。

  当然她也只是想想罢了,现在的工作这么难找,养自己和小月牙都难呢,怎么可能修的了桥。

  然而她并不知道,不就的将来这个愿望还真就实现了。

  走过吊桥,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小路是因为有人清理了上面的杂草给踩出来的标准的黄泥路,一下雨全是稀泥,脚才上去就是一脚的泥巴,好在现在这天气没下雨,不然更不好走了

  沿着这条小路,苏钰和小月牙走进了一个山谷的谷口,灵溪村是一个被山环绕的山谷,也因此这里四季如春,温度变化很不明显。

  而且从外面到谷口,这一片都是青葱翠绿的小草,谷口不远的地方有一颗高的翠柳

  这颗柳树已经有了百来年的年岁了,苏钰记得自己小时候特别喜欢和小伙伴们在这棵柳树上爬来爬去

  “知了,知了……”树上蝉的叫声不绝于耳,悠长的声音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清风吹拂而过,撩起了苏钰耳畔的碎发,也带来了水田里记忆中的稻香

  苏钰深了一口气,一路爬上山的疲惫在这一刻消减不少,心情……也跟着欢快起来……

  按理说这样美丽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旅游胜地才对,可因为这里没有和外面相通的路,并且还有那么一条沟壑,所以这里也很少有人知道。

  到达村里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但农田里任有不少人在劳作。

  抬眼望去全是绿油油的稻谷,的稻穗沉甸甸的压弯了稻枝,这样的情景是村名最喜欢见到的,因为这表明今年的稻米会是丰收

  夕阳西斜,带着微黄的余晖撒在田间,不管是在田间劳作的农民还是在草地里放牛羊的孩子,都被这余晖打上了朦胧的柔,这里的一切,就像世外桃源……

  “哎呦,那是哪个哦”一位正在农做的婶看见苏钰惊呼出声

  “哎,真的,这哪家家闺女,咋个跑这山卡拉来了”

  “走走走,咱瞧瞧去”

  对于到这前不着店后不着村的地方居然来了个穿着干净看着又好看的姑娘,家的好奇心顿时都被勾了起来

  “各位婶叔,你们现在还在忙啊”苏钰看着刚还在忙的人们都拥了过来,放下行李和他们打招呼

  “汪汪……”小月牙也坐到了苏钰脚边,尾巴一摆一摆的,漆黑的眼眸看着走过来的这些陌生人,一点都没有害怕的情绪

  “闺女,你家的啊,咋个跑到这里来咯”一位看起来和善的婶笑着问道

  眼神正在打量着苏钰,但是这种打量只是对来人的好奇,并没有恶意,也不会让人产生反

  苏钰望向说话的婶,想了想笑了,她原本就很乖巧精致的长相因为这一笑更是让人产生了好“您是三婶吧,我是苏钰啊”

  “苏钰?”有人惊呼

  “这不是苏杭家闺女吗?哎,闺女你回来啦”三婶旁边一个黑面的中年想了起来立刻声嚷嚷了出来

  “哎,对,可不是吗,哎呦,时候这么一丁点的小丫头现在出落的这么水灵了,哎呦,这怎么长的这么好看”

  灵溪村山好水号,很养人,这里人的相貌普遍偏中上等

  苏钰的父母又是村里属于尖的,苏钰的长相继承了她爸妈的优点,巴掌的小脸上五官精致

  细长的黛眉,眼睫毛像一把小扇子一样,浓密而卷,一双漆黑灵动仿佛会说话似的眼睛,秀气小巧却又不是挺立的白皙鼻头,不点而红的朱唇,她就像上帝眷顾的精灵一样,有着得天独厚的外在条件

  因为走了一路的山路,她现在额头上冒出了密集的细汗,双颊带着红晕,她的皮肤属于天生的白,晒不黑的那种

  穿着一身简洁方的运动服,及腰的长发扎成了高高的马尾,高挑的身材,一双细长的长,整个人站在给人一种清爽文静的觉。

  在家都在热烈的讨论苏钰的时候被苏钰叫三婶的和善婶子突然出声

  “闺女,你咋回来了,你奶呢?”三婶看了看苏钰身后,没有见到哪位精明能干的老太太

  苏钰抿了抿唇,将身后的书包放下,拿出了装着奶奶骨灰的盒子低着头垂着眼帘,卷的睫毛微颤,那脆弱的样子看得人心疼

  “奶奶……她走了”苏钰抬头,紧咬着牙关不想让自己哭出来,但是她说出的话却已然带着颤音

  眼眶红红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漂亮的地方,记忆力熟悉的那些人,她抱着奶奶的骨灰好想哭一场

  “这……哎,闺女,你节哀啊,别哭,以后有三婶们啊!家都会将你当亲闺女疼的”三婶走上前,带着老茧和一些泥巴的手在苏钰眼眶下给她擦眼泪,苏钰的脸上就多了些黄泥巴

  “哎呦,我咋忘了自己这做农活的手了呢,这……都变成花猫了可怎么是好”三婶擦完突然一拍,一脸懊恼的模样

  苏钰看着这熟悉的动作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眼里的泪水也掉得更了

  “没事儿的三婶,我回去洗洗就好了”她反手擦掉泪珠子,说话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

  “哎,都别站着了,赶紧的,都回去吧,家都去帮闺女收拾一下,闺女你走这一路饿了吧,待会儿到三婶家来吃饭啊,我这就去准备准备”

  “对,回去了,天都黑了,苏钰闺女才回来,家都帮忙回去将她家里收拾一下”有热心的提议

  “闺女你肯定累了,今天就简单的收拾一下,明儿再好好拾掇拾掇”

  “那我就谢谢家了”苏钰看着这群热心的人们,真心的激

  “谢啥,搭把手的事”说着家都拥着苏钰往前走

  “汪汪”主人,你把你家宝贝狗子忘了,小月牙从人群中挤了幽怨的看着苏钰

  “哟,这是什么狗,长得真稀罕”山村里都是那种黄褐色的土狗,张不了多,但是打架这些却还是很凶狠的

  “狗狗,狗狗”几个小孩的望着小月牙,但又不敢靠近,只眼里闪着芒

  “这些死崽子,还不快点去看着你们的牛羊去,别给我把田里的稻谷给祸祸了”

  “这是我养的,这次回来就把它也带回来了”苏钰好笑的了小月牙的头

  妇人不痛不痒的一巴掌拍在她脚边一个男孩儿的上

  小男孩倔强的挣脱开她的手跑掉了,还不忘回头做了个鬼脸

  “略略略……才不要,我要看漂亮姐姐

  苏钰勾唇看着家,风吹过,小孩子调皮的闹声和人的凶喊声飘向远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