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林辰杨若汐小说章节目录阅读,山村小野医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书名:山村小野医

主角:林辰杨若汐

简介:林辰的力气还是的,这一拳直接把牛打趴在了地上。“谁?”牛火了,马上爬起来要反击,一看是林辰,秒怂了:“原来是林医生啊,呵呵。”

山村小野医免费阅读第26章

“你是想我把你送是吗?”林辰凶狠道。

“不不不,误会,误会,她自愿的。”牛急忙解释道。

“我没有自愿。”柳寡妇马上跟上了一句。

“听见没?”林辰回敬道。

“行,行,我改天来。”牛呵呵笑着,那样子就是个无赖。

被这种无赖老棍缠着,还真是一件很烦人的事。

柳寡妇的女儿小美这个时候吓得窝到了妈妈地怀里,突然冒出了一句话:“没有下次了,你要死了。”

“啥?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小心叔叔打你。”牛说着举起了手,要打小孩子的架势。

“我没胡说,你要死了。”女儿小美一直盯着牛的位置看,但似乎她又不是在看牛,那眼神似乎是穿过了牛的看着他的身后。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什么!”牛被诅咒死,真有点火了。

“宝宝,别乱说话。”柳寡妇也是马上跟上了一句。

小美这才不说话了。

牛狠狠瞪了一眼,才走了。

林辰转过头来,看了柳寡妇一眼,那,风景独好,这村里的妇女身材真的各个都是极品啊。

柳寡妇见林辰看自己的,脸一下子红了,气氛顿时有些尴尬。

“宝宝,你干嘛说牛叔叔快死了?”林辰只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无心随口问的。

可是孩子小美的话把林辰和柳寡妇的魂都吓没了。

“因为叔叔的背上趴着一个。”小美很严肃地回答。

听了这话,林辰和柳寡妇对视了一眼,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孩子乱开玩笑的,快进屋睡觉去。”柳寡妇急忙让女儿回房睡觉,以免被林辰误会成神经病。

等小美进屋了,柳寡妇才谢道:“刚才谢谢你,不然的话,我只怕……”

柳寡妇不好意思说下去,只是了林辰一眼,结果林辰也正好看过去,两个人四目对视了一眼,吓得柳寡妇急忙把眼神缩了回去。

“举手之劳,那牛不是东西,我来还钱的,这是500元,还有这鸭,也是谢你借杜阿姨钱的。”林辰把鸭放了下来,把钱递了过去。

“杜小颜姐姐挺有福气的。”柳寡妇嘀咕了一句。

“啥?”林辰也没听清楚。

“没,没。”柳寡妇急忙说道。

其实柳寡妇想表达的是,同样都是寡妇,为什么村委就安排林医生住杜姐姐家呢,也可以住她家啊,才说杜姐姐有福气。

两个人坐在,柳寡妇倒是给倒了杯水,气氛有点尴尬。

“柳嫂,你没来检查吗?免费的,可以来检查一下,李蓉琪安排的,她没跟你说吗?”林辰找了个话题问,脑子里还想着柳寡妇呢。

“说了,我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柳寡妇还挺害地。

“哦。这样啊,也没事,你要有什么不舒服再找我也行。”林辰回答,破天荒的,林辰竟然没有主动調戏这柳寡妇,两个人气氛很尴尬地待了一会儿,林辰才找个理由回去。

“下次来我家吃饭吧?算谢你今晚帮我。”柳寡妇含情脉脉地看着林辰。

林辰虽然也有点痞子气,但比起村里的牛牛二这种老棍还是好太多了,而且林辰身高高,五官立体,虽然城里人觉得少了点文气,但农村就喜欢这种有劲儿的接地气的。

“好啊,柳嫂也注意安全,最近村里不太平,把门关紧一点。”林辰关心道。

“说起这事,那晚我还真看见个人在那一带溜达。”柳寡妇想起来一个嫌疑人来。

林辰马上来了兴趣,说道:“谁?”

“陈信。”柳寡妇说道。

林辰皱了一下眉头,觉陈信真不像啊,但那晚在案发现场出现过,他没说?

林辰走后,柳寡妇看了看漆黑的外面,急忙把门给关了锁了。

此时,在另一侧漆黑中,一双眼睛正盯着这边看着,有点让人不寒而粟。

次日。

林辰和若汐一起去找了陈信,不是冲案子去的,而是去借粮的。

“制酒需要米,我听杜阿姨说信哥家里粮食很,想一点。”林辰回答。

这个陈信父母都建在,特别的勤劳,人也是极好,是村里的楷模啊,勤劳致富,经常帮村里人。

“林医生,若汐姐,别说,借都行。”陈信人很好,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这时,林辰多观察了一眼,发现陈信的身高170,体重倒是有140左右。

林辰低头看了一眼,陈信穿的是解放鞋,但是在家的角落里,林辰发现了一双布鞋。

这让林辰突然紧张了起来,陈信的一切行为特征都符合自己对凶手的侧面描写,加上柳寡妇的证词,林辰心里突然疙瘩了一下。

“不会不会。”林辰在心里又马上否定了,但破案显然不能情用事。

“信哥,要不你带若汐去粮仓看看。”林辰故意说道。

“行,走,在楼上呢。”陈信说道。

等陈信一走,林辰马上过去拿起布鞋看了看,这是一双回力布鞋,纹路很像,但不肯定。

“不会这么巧吧?信哥可是出了名的好人。”林辰把鞋子放了回去,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借到了粮,其他原料和酒曲都一一采集好,就开始酿酒。

这次酿酒和上次一样,只是原料和酒曲在比例上做了调整,当然做调整的只是两个样品,量很少,同时这次加一个不同味道的样本,番薯作为酒曲的样本,这是甜酒的样本。

等酒做完,等着发酵的时间,林辰把家召集了起来,说道:“阿姨,若汐,若男,开始杀鸭子吧,直接鸭子太便宜了,我从傻狗蛋那得的灵,他们不是酱板鸭吗?我们何尝不试试酱酒鸭。”

“酱酒鸭?”三人异口同声道。

“对。”

“林辰,这是什么破玩意啊,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做法,能吃吗?别糟蹋了几十只鸭子,到时候不伦不类的,没人要,可白白亏死了。”杨若男从来不喊哥,说话很直接。

“这是第一步,当然要保证好吃,凡事都要尝试,酱板鸭已经有市场了,任何东西都要有创新和噱头,这酒味道好,我觉得这酱酒鸭可以一试。关键是第二步,嘿嘿。”林辰了个关子。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