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周睿纪清芸小说章节目录阅读,上门女婿是锦鲤在哪免费看

书名: 上门女婿是锦鲤

主角:周睿纪清芸

简介:尤其是宋博义,从小到,他都把周睿当作一个可以随便欺负人。而事实上,家族里的人也确实都是这样做的。就在十分钟前,他还嘲讽过周睿,可是现在,情况突然改变了。

上门女婿是锦鲤免费阅读第26章

这个窝囊表姐夫到底干了些什么,能让刘律师和他这样说话?

周睿有些头疼,点头说:“去忙吧。”

刘景辉这才应声走出去,门外,夏总等几人好奇的询问周睿的身份。刘景辉也没多说,直接拉着几人离开。

他们走后,屋子里慢慢变得寂静起来。

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周睿。

那眼神,让周睿头皮发麻,有种落荒而逃的冲动。

尤其是纪清芸,眼里有着浓浓的质问和怀疑,让他无所适从。

最后还是纪泽明这个学教授率先开了口:“嗯,……还在这吃吗?”

话还没说完,服务员已经敲门进来了,身后两个推车,琳琅满目的菜肴,让人眼花缭乱。

服务员微笑着说:“因为刚才给各位造成了不便,夏总觉得很不好意思,所以命我们把VIP套餐先端到这里来,请各位品尝。”

一屋子人没说话,又纷纷看向周睿。

纪清芸疑惑的问:“你连滕王阁老板也认识?”

周睿无奈至极,道:“这个真不认识……”

纪清芸转过头,对服务员说:“夏总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但不需要这样补偿,这些菜还是端回去吧。”

“夏总说了,如果你们不接受他的好意,所有的损失,都要由我们来承担的。”服务员一脸苦色,道:“所以您还是别为难我们了。”

纪清芸一怔,还有这种强行补偿的?

周睿从章鸿鸣的行为上,也算知道点这些真正有钱人的态度。不管你要不要,反正他们负责给就完了。你不接受,那负责这事的人就要倒霉。

之前的刘景辉是这样,现在的服务员也是这样。

这种毛病,也不知道从哪风行来的。

周睿叹口气,对服务员说:“那替我们谢谢夏总的好意,他太客气了。”

听周睿这样说,服务员立刻高兴起来,连忙把菜端上桌。

随后的饭局,在一片沉寂中草草了事。

先前趾高气扬的三舅一家子,也不说话了。他们只时不时瞄一眼周睿,脸色十分的复杂。

本以为今天这场饭局是让他们一家人扬眉吐气的,谁能想到,最后反而是被从头嘲讽到尾的周睿出了风头。

与此同时,青州看守所里,鼻青脸肿已经不成人样的风水师范钱,正蹲在墙角忙活着什么。

坑章鸿鸣的事情败后,他先被毒打一顿,然后又扔进看守所,可以说人生全毁了。就算以后出狱,也会失去很多。

如此深仇恨,范钱全部算在了周睿。若非周睿找到牛骨头,他怎么可能会落到这般惨景。

噗的从口中吐出三颗带血的牙齿,范钱把牙齿握在手上,然后又咬破指尖,在墙壁上书画着。

待画出一个诡异的图案后,他把三颗牙齿按在上面,然后念叨着古怪的咒语。

三颗牙齿忽然爆碎成粉,墙壁上的血迹,也随之流了下来。

范钱眼神阴毒,虽然他已经看不出笑的表情,却依然发出了阴森恐怖的笑声:“周睿……毁我一生,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与你有三世姻缘的,我马上就要她的命!”

这是他的独门秘术,耗费数年寿命,和些许发肤之物,将一人活活咒死!歹毒到了极点,而且无药可解!

阴森森的声音,来了不远处的狱警。只是狱警来了,也没注意到范钱在做什么,只不耐烦的敲了敲铁栅栏:“老实点!”

滕王阁里,两家人已经吃完了饭。去结账的时候,服务台表示夏总已经吩咐过,这一桌的饭菜不需要付钱。并且,还额外赠送了两张最高等级的VIP卡。

以后来吃普通菜,一缕打七折,并享受优先上菜,最好服务的特殊待遇。

五六个人,盯着那两张黑色卡片出神。

最后,周睿只能拿过来,犹豫了下,他把两张卡都给了岳母宋凤学:“妈,您平时开诊所招待人多,可能用得上。”

宋凤学一脸怔然的接过卡片,到现在还一副没缓过神的样子。

纪泽明从她手里拿过另一张卡片,递给了宋博义,说:“你刚出来工作,以后可能应酬多,这个给你吧。”

宋博义接到手里,却看向了周睿。

以前他很看不起周睿,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让他人生观都被颠覆了。这还是没出息的窝囊姐夫吗?滕王阁的老板,竟然因为他给了这么的面子?

看着满脸怔然的宋博义,纪泽明心里不知有多舒服。

刚才这一家子枪带棒,听的他都快犯心脏病了。结果周睿突然起飞,直接扭转了局面。

以前纪泽明觉得有这个女婿,没这个女婿都无所谓。而现在,他生平第一次觉得,周睿好像还行吧?

就在这时,突然“噗通”一声。

周睿转头看去,顿时心头一跳。只见纪清芸已经紧闭双目,倒在了地上。仅仅几秒钟,她就脸色发青,呼快速衰弱。

纪泽明和宋凤学吓了一跳,而周睿比他们动作快的多,瞬间到了跟前,直接伸手捏住纪清芸的手腕。

脉象乱的很,呼渐失,是心脏方面出了问题。

但这不是主因,周睿看的清楚,纪清芸额头,突然出现了一团黑气。

在几分钟之前,她额头还一片清明,这黑气哪来的?

周睿下意识扫视着四周,寻找可能让纪清芸中招的东西。

“快叫救护车!”纪泽明慌张的喊着。

宋凤学已经在那边打了,结果还没说上一句话,就见周睿直接把纪清芸抱起来跑开。

宋凤学一惊,连忙喊:“周睿,你干什么!快把她放下!”

“来不及去医院了!”周睿头也不回的解释,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就钻:“师父快开车,红河路一百零六号睿才书店!”

“小伙子,她这是生了病?那应该去医院啊!”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一脸的疑惑。

“快点开车!”周睿冲他喝,语气充满了急躁。

“真是不识好人心……”司机嘀咕着,却还是依言启动了车辆。等纪泽明和宋凤学追过来的时候,出租车已经开走了。

“这个周睿,他想干什么!想害死小芸吗!”宋凤学气的浑身发抖。虽然不知道女儿怎么会突然晕倒,但明显非常的危险。

“要不然报警吧?”三舅妈忽然凑过来说。

“报什么警,周睿又不是绑匪!你别在这瞎添乱!”纪泽明很是不高兴的瞪她一眼,现在对于这个亲戚,他是一点好也没有。

“自己女婿没脑子,跟我发什么火啊。”三舅妈嘀咕说,不过心里却有种莫名的幸灾乐祸。

让你们高兴,现在可好,闺女突然病倒,女婿又神经病一样的抱着就跑。

还是我们家博义靠谱,聪明又会。哪像周睿,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认识了刘律师,就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宋凤学连续打了几次周睿的,却始终没人接,气的差点把都给摔了。

最后还是纪泽明道:“也许周睿是去医院了,我们先去人民医院找找看。”

“这个王八蛋,我女儿要出了什么事,非跟他拼了不可!”宋凤学怒骂一声,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按纪泽明说的去医院找找看。

此时的周睿,正在出租车上焦急万分。

纪清芸的情况,要比想象中的更加糟糕。

她的呼,甚至已经停止,周睿的左眼看到了那模糊的身影,正在试图脱离肉身。

该死,怎么会这么快就灵魂出窍了?

周睿连忙伸手按住她,喊着:“小芸,别出来!”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眼,可他哪里能看到灵魂,便撇撇嘴,小声嘀咕着:“真倒霉,妈的,神经病……”

纪清芸的灵魂,一直在不断的脱离肉身,周睿只能始终按在她。

概四十分钟后,出租车才停靠在书店旁边。

此时的纪清芸已经僵硬,呼心跳全无。周睿急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他也不确定这种情况能否救活纪清芸。毕竟在自己的经验中,每次救人都是灵魂刚刚出窍没多久。

这让周睿万分后悔,为什么没有时刻把道德天书带在。如果天书在手,纪清芸的情况肯定不会这么差!

一到地方,他就立刻抱着纪清芸跳下车,结果司机从窗口探出头来:“哎,你还没给钱呢!”

周睿立刻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扔进出租车里,然后快步跑向书店。

司机打开钱包,却见里面只有几十块钱零钱。

他嗤笑一声,把零钱全拿出来,随手把钱包扔了出去:“还以为有多少呢,穷鬼一个,装什么B!”

出租车驶离的时候,周睿已经拉开了书店的卷闸门。

抱着纪清芸冲,到了吧台旁,周睿直接拿起天书,眼眶发红的喊着:“救她!救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