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云殊叶春杏小说章节目录阅读,乡野小村医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乡野小村医

主角:云殊叶春杏

简介:很快,云殊和叶春杏、云海来到在菜地旁边临时搭建的猪圈旁,里面住着三头产不了仔的母猪。云海显得忧心郁郁:“半年前王伟善在镇上找了好几个兽医给它们检查,都说它们卵巢萎缩,产不了仔喽。”

乡野小村医免费阅读第26章

他看向云殊,低声道:“我说你这次真有招儿不?不然的话可就要被李春菊打脸喽?”

“别急。”

云殊观察着三头病怏怏的母猪,显得有些纳闷:“它们也就养了五六年,正值繁殖旺盛期,怎么会卵巢萎缩咧?”

疑惑之下,云殊把裤子脱了就往猪圈里面走去,这可让云海吓了一跳:“云殊你干啥,你该不会是要自己上吧?可别啊,那多造孽啊!”

“什么?”

云殊白了云海一眼:“说啥呐!我是给它们检查一下,你才自己上咧!”

他指着猪圈说道:“你看里面多脏,这裤子是我用三十五块钱从镇上新的,弄得臭熏熏的多可惜!”

“嘿嘿。”

云海嘿嘿直笑:“你那么彪悍,我咋知道你小子会不会一个想不开真要自己上喽?”

说完,他还笑嘻嘻地卷起裤脚走下猪圈,帮助云殊按住其中一头母猪:“唉,我成帮凶了。”

“赶紧按好喽!”

云殊低声一骂,双手却着母猪腹部有节奏地按揉起来,帮助母猪慢慢得到放松。与此同时,他也悄无声色地开启了透视眼。

“呼!”

透视眼之下,整头母猪立马呈现半透明之状,体内的脂肪、肌肉内脏和骨骼顿时一览无遗。

让他诧异的是,母猪的卵巢都没问题!往其他两头母猪扫视过去,它们也没问题!

“奇怪!”

云殊很是诧异,脑子里飞快运转着师父胡老头要他背熟领悟的那本《万兽杂病录》。

“书中记载,若产仔二宫都没问题,那可能是因为母体藏有和炎症相关的毒素!”

想到这,云殊又瞪双眼再去观察一次,果然让他发现在母猪输卵管上有一丝炎症之后遗留的问题!

“找到了!”

云殊喜过望:“原来母猪不产仔是因为输卵管炎症,卵宫生命力低下而已。”

得出这结论,云殊不禁暗赞:“胡老头给我的看的都是一等一的典藏,那都是宝贝啊!”

见云殊着猪下腹出微笑,云海低声笑道:“云殊咋滴啦,你跟猪还出情来了?”

“我跟你娘有情。”

云殊推了云海一把:就在这时候,村长王伟力和李春菊正好往猪圈的方向走来。

他们身后还跟了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手里提着一个兽医专用的医药箱。

原来王伟力把村里唯一的一头公猪分给自己家里,今儿正好请这兽医来帮公猪做护理。

而他搭建的临时猪圈就在云殊猪圈不远处,这就正好碰上了。

“呦,这是给猪检查吗?”

王伟力走近之后,一脸得瑟地介绍身后的金丝眼镜男:“当初帮母猪确诊的就是这位何庆寿医生,也是我的远房表弟!”

“云殊,人家可不像你那样半路出家的二流子,人可是本科毕业的专业兽医,是镇上这个!”

说完,王伟力很得瑟地朝何庆寿竖起了拇指,看来他们对于自己有这个远房表弟很是自豪!

李春菊也眉飞色舞的:“咱家表弟断言那母猪生不了,那就铁定生不了!云殊,你认栽吧!”

说话的时候,她还用极度鄙夷的目扫向叶春杏,心中暗骂:“你这未亡人也生不了!”

叶春杏玉脸一红,善良的心难免有些疙瘩,云殊柔声一笑:“春杏姐,咱们别管那两只疯狗,检查的事儿交给我和云海得了。”

“呵呵。”

何庆寿用中指推了推金丝眼镜,语气很是自信和嘲讽:“对面的,我劝你们不用帮母猪检查了,免得白费心思。”

面对王伟力他们的笑话,云殊也不跟他们急,反而笑道:“我看未必吧?或许是你这专业兽医的检测结果出现错误咧?”

“错误?开什么玩笑!”

何庆寿目一寒,上下打量着云殊:“你这乡下小子语气挺嚣张,居然敢质疑我?”

云殊心想:“我连省级咖都敢怒斥,这何庆寿真的把自己当一回事了不成?”

“既然他们送上门来,自己不狠辣地教训他们一番,那还真对不起自己一身本事儿!”

想罢,云殊笑了笑:“何庆寿是吧,其实我除了是小村医之外还是个兽医,专治畜生咧!”

他鄙夷的目,很自然地落在王伟力和李春菊。

“你!”

王伟力顿时发怒:“云殊!人家可是专业的,难道会比你要差?除非你亲自上,这三头母猪才有可能怀崽!”

叶春杏低声骂道:“云殊怎么滴就比那何庆寿差了,我说你们是有眼不识泰山!”

何庆寿可不干了:“我可是读完学出来的!无论是学历、见识还是经验,我何庆寿绝对要比这个什么云殊要厉害!”

他上下打量着云殊,语气那叫一个轻蔑:“就凭你这乡下本事,也想和我相提并论?你差远了!”

王伟力和李春菊深表认同:“听到没有啊云殊,就你这货色跟咱表弟提鞋你也得排队!”

听言,云殊不怒反喜:“既然你们那么小瞧我,那么肯定这母猪不能产仔,那咱们赌一把呗?”

他指向母猪:“要是它们在一个星期内怀上,你就给我三万块钱!要是不能怀上,我就给你六万块钱,你敢吗?”

对于云殊的这个决定,叶春杏急忙拉住他:“云殊,干嘛把话说得那么满呀!”

云海也是不安:“云殊啊,你不识数吗?这三万跟六万可差了一倍喽你!”

“没事儿,咱有钱。”

云殊笑得很是淡定,因为他既然已经知道母猪的病因,自然就能对症下药、药到病除。

他之所以用六万去赌三万,无非就是利用人贪心的弱点,挖坑让王伟力夫妻掉下来!

“哈哈,哈哈哈!”

果然,王伟力没想到天上掉馅饼,他哪有不捡的道理:“云殊,这可是你说的啊!赌就赌!”

李春菊也满脸,摆手笑:“云殊,到时候你要是不认账,那你就是咱孙子!”

“好。”

云殊也一口肯定:“要是你们到时候敢赖账,我就把你们关在猪圈里面养一个星期!”

听云殊那么口气,兽医何庆寿对王伟力笑道:“表哥啊,我说你这次百分百是赢定喽,一个星期后就等着收钱吧!”

“表弟啊,表哥能赚这比横财也是托你的福气啊!”

王伟力和李春菊激动得满脸通红,要知道三万块钱在这小村子里可是一笔数目了。

担心这馅饼会跑掉,王伟力还和云殊立下字据,把赌约以白纸黑字写了个清清楚楚。

王伟力和李春菊乐得不行:“有了这个,咱就不怕你小子赖账了!”

“呵呵。”

面对他们的得瑟,云殊风淡云轻地问了一句:“何庆寿,你在半年前应该给这三头母猪喂过强力消炎药吧?”

“咯噔!”

听到这句话,何庆寿心脏顿时一响,面上的笑容瞬间僵硬:“你、你说什么?”

王伟力和李春菊却不知道何庆寿的不安,反而嘲讽道:“云殊啊,就你那半吊子村医,也想学人家寻根问底了,你配吗?”

“呵呵。”

云殊看何庆寿如此,心中已是明朗:“这个玩意欲盖拟彰,演技可真不行啊!”

他直接忽视王伟力夫妻,反而笑了笑:“何庆寿,给那些被水泡过的猪治病用消炎药是没错,可是给母猪用就不行!”

“而且你为了不让这些猪病死而导致自己的名誉受损,还给母猪用的是强力消炎药,那就更不行。”

“你知不知道你的愚蠢做法,会让一头母猪失去它做母亲的资格!你知不知道,那是它与生俱来的,是上天对雌动物最独特恩赐!”

说到这,云殊朝何庆寿冷冷一笑,语气极度轻蔑:“你真是自私,愚昧,无知,不学无术。”

听言,何庆寿双眼本能地瞪,语气很是焦急:“我都不知道你说、说的什么玩意!”

何庆寿虽然这么说,可是他哪会不知道云殊说什么?

“这个乡下仔,怎么知道我当初做了什么!”

何庆寿心脏狂跳,极度不安地拽紧了拳头:“而且,他还说出我给母猪下强力消炎药,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声誉?”

惊恐之下,他不禁上下打量着云殊!

只见他虽然只是穿着一条洗的发白的裤衩,套一件廉价灰色T恤,可是那双眼的自信和深邃,却是让何庆寿到无尽心寒!

“表弟,表弟!?”

见何庆寿脸色有异,王伟力和李春菊暗吃一惊:“咋滴了?不会出事儿了吧?”

“没事、没事。”

何庆寿急忙稳住心神,语气冰冷地抛了一句:“这乡下仔在装尾巴狼而已,咱们不用管它!”

可是王伟力和李春菊也不是傻子,当然可以看出云殊的话对何庆寿带来!

这样的话,岂不是证明云殊有办法治好母猪的不孕症?

那么,自家不是要输给云殊三万块钱!

在这时候,云海忽地双眼一亮:“我想起来了,约在半年前村里的猪圈进水把猪给泡过!”

“后来王伟善找来这何庆寿来治病,然后怕它们得猪流,就给它们喂了强力的消炎药!”

听言,王伟力和李春菊更是傻眼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