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绝代神婿最新章节完整版,主角严建昆夏紫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绝代神婿

主角名:严建昆,夏紫妍

简介:说完,他快步走到严建昆面前,一脸歉意的说道:“严少,您没事吧……”“没事。”严建昆冷笑道,“但是我女儿被他吓了一跳。”严建昆指着躲在自己身后的月月,如是说道。

绝代神婿全文第10章

陶明哲急忙走到了月月面前,点头哈腰的说道:“小小姐,真是对不起,我现在就把他们赶出去!”

夏家一行人也震惊无比!徐谭超捂着脸,似乎忘记了疼痛,满脸不可思议。

严建昆就是最尊贵的客人?没听错吧?

严家在七年前就倒了,现在的严建昆,就是一个刚出狱的废物,他怎么就成了郁金香会所最尊贵的客人了?

而且就因为严建昆一句话,堂堂郁金香会所的负责人,就向一个小女孩低头?

“爽!”

看到徐谭超被打,以及夏家众人脸上的表情,不管是老丈人夏建林,还是丈母娘黄丽梅,在这一刻心里就一个字,那就是爽!

就在刚才,他们一家子像落水狗一样被赶出包厢,遭受了夏家众人的嘲笑,讽刺。

谁知还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变成了最尊贵的客人,而夏家众人要被扫地出门。

这种反转,让夏建林和黄丽梅的心情都畅快到了极点。

夏老爷子不愧是老狐狸,脑子极快,不会放过任何攀关系的机会,他面带微笑看向陶明哲:“陶总,看来刚才是误会了。建昆是我二儿子建林的女婿,都是一家人,他们今天来是给我庆祝生日的。”

“是么?”陶明哲可是听服务员说了,严少一家被赶出来的事情。

“是啊,陶总你误会了。”

夏老爷子看向夏建林,眼神里带着几分威胁的味道:“建林,快给陶总说说你今天是来给我庆祝生日的!”

“这……”

看到父亲的眼神,夏建林顿时有些慌了。

而黄丽梅这一刻觉很不爽,特别是想到之前夏老爷子发怒,把他们一家人赶出包间的事情,她瞪了一眼自己的丈夫,你丫要是敢说情,那老娘跟你没完!

夏建林本就格懦弱,从小怕父亲,娶了老婆之后又怕老婆,这下把他为难得不知所措。

“陶经理,我们一家五口人吃饭需要安静,这些无关人员马上清理掉!”

严建昆直接开口,也算给老丈人解围。

夏建林和夏渊是父子关系,因为这一层关系,不好开口,而他可没什么顾忌的。

“是,严少!”

陶明哲冷笑着看向夏老爷子一行人:“来人,把他们给我赶出去!”

在陶明哲的命令之下,保安们蜂拥而上。

徐谭超以及夏家一群人,直接被赶出了郁金香会所。

“严建昆小畜生该死!”

到了门口位置,夏老爷子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骂了出来。

对于夏建林的格,夏渊很清楚,自己这个儿子是绝对不敢违逆自己意愿的。都是严建昆小畜生开口,才导致陶明哲把他们赶了出来。

“爸,你消消气!”旁边的夏建国安慰。

“建国,你派人调查一下,严建昆小畜生怎么成了这里的贵客?”

“是,我马上派人调查!”

夏建国也觉得奇怪,严建昆早已是个落魄少,他哪有什么资格成为郁金香会所的贵客。

“喂,你们磨磨蹭蹭在干什么?”

就在他们两站在门口停下来说几句话的工夫,身后的保安已经不耐烦了,其中一个带头的保安直接走上前,朝着夏渊推了一把。

“赶紧滚,别在门口碍眼!”

夏渊怎么说也是夏氏集团董事长,尽管夏家在昆州不属于级家族,但好歹也算得上富贵之家,以他的身份,现在被一个破保安一边骂一边推,哪里受得了?

又又急之下,他只觉得怒火攻心,口位置瞬间传来剧痛,一软,直接就倒在了地下。

“爸,你怎么了?”

“爷爷……”

看到夏老爷子倒下,夏家众人连忙围了上来。

“他妈的,碰瓷是吧?我就轻轻推了一下就倒了!”刚刚推搡夏渊的保安看到夏渊倒下,忍不住骂,他刚才确实没用力。

“碰瓷郁金香会所,你们胆子不小啊!”

“碰瓷碰倒了郁金香会所头上,我在这工作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

其他安保人员也纷纷开口嘲讽,他们都不信,这个倒在地上的老头明明健朗,轻推了一把就倒下,这不是碰瓷是什么?

听着身边保安的议论,这一刻就连夏家的人都觉得是不是老爷子在演戏,毕竟老爷子的一直都很好。

“建国,快,送我去……医院……”

夏老爷子脸色苍白,冷汗布满了额头。

夏建国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知道父亲是真出事了,连忙吩咐:“子明,快把车子开过来。”

夏家一群人慌慌张张,送着夏渊前往最近的医院。

……

郁金香会所。

严建昆一家人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此时他们已经被安排进了最豪华的包间。

而且,接待他们的,是梅兰竹菊四旗袍美女。

上的菜,自然是郁金香会所的级菜肴,郁金香会所的厨,是陶明哲花高价请来的御厨传人,厨艺精湛。

菜肴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动。

夏紫妍还有她爸妈,显然是第一次来这样高档的地方吃饭,显得有些紧张。

“严少,菜全部上齐了,您们慢慢享用!”

陶明哲送来了一白一红两瓶好酒之后,就很自觉的离开了包间。

“爸,红酒给妈和紫妍喝,咱们喝点白的?”严建昆看向夏建林。

“行!”

今天是夏建林第一次在夏家人面前扬眉吐气,心里高兴,一般不怎么喝白酒的他主动喝了起来。

岳母黄丽梅,心里也畅快无比,她看着严建昆好像也没那么反了,抿了一口红酒后,问:“建昆,陶总怎么说你是这里最尊贵的客人?”

黄丽梅这么问,夏紫妍和夏建林也一脸好奇的看着严建昆。

“啊……是这样的,十年前陶明哲在人生低谷的时候,我爸出手拉过他一把,对此他一直心存激。”

严建昆随便想了个借口。

“哦,原来是这样。”

夏建林恍然悟。

“看来,严家当年的人脉也还在一些的嘛!”

……

昆州市第一人民医院。

痛中心急救室。

夏老爷子已经开始输液,但是,他的脸色还是极为苍白,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还是不停的冒出来。

一名身穿白褂,年纪五十多岁的男子拿着一份报告走了进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