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北宋第一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北宋第一人

主角:花子虚李瓶儿

作者:汉庭风月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28章 造势

简介:穿越到北宋的花子虚,正赶上西门庆要在自己的灵堂上跟李瓶儿……
小爷如此玉树临风、天赋异禀,哪能被你西门小儿戴上帽子?
带着一千年后的经商理念和头脑,玩儿转区区北宋还不是手到擒来?
金莲?瓶儿?春梅?都是我的!
扈三娘也得是我的!
李师师更得是我的!
总之,金钱、美女、权势都是我的!
拿来吧你!

北宋第一人免费阅读

北宋第一人 免费阅读 第1章 大官人,不要!

“西门大官人,还请看在亡夫的面上,勿要如此!”

恍惚间,花子虚听到了一个女人惊恐慌乱的声音,还伴随着挣扎撕扯的声响。

他勉强睁开眼睛,只觉得浑身绵软无力,只看到了一道微弱的光亮。

接着他便听到了一个带着淫笑的男声:

“瓶儿,子虚兄已经去了,留下你一人孤苦无依,为兄如何落忍?你莫不如就从了我,日后也算有个依靠。”

“不要……求大官人放过奴家……”女人的声音带着哭腔。

“李瓶儿,你休要不识抬举!我西门庆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要知道,你丈夫的棺材还是我给你买的,今夜你若是不从,我便让人将那棺材瓤子似的花子虚从里面扔出去,你就用草席卷着他下葬吧!”男人明显有些恼怒。

花子虚懵了。

西门庆、李瓶儿、花子虚?

那本名叫金啥梅的名著改话剧了?

等等!

强撑着抬手摸向四周,皆是冷硬的木板;再看看眼前那一道微弱的光亮……

我特么躺在棺材里?我就是花子虚?

我特么……穿越了?!

他顿时慌了,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没能如愿。

打从第一次看过那本“名著”,花子虚就想问问他那个总是以文人骚客自诩的老爹,当初给他起名的时候是不是喝多了,要不然咋能选这么个名字?

不过他爹似乎对“花子虚”这个名字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喜爱,硬是死活没让他改。

除了名字有点儿“虚”之外,花子虚在其他方面的确称得上是个人才;虽说文化程度不高,但是赚钱的手段却要把那些硕士博士甩出好几条街,凭借打了三年黑拳攒下的本钱开始做生意,三十出头就成了坐拥十几个亿的资产的富豪。

在他记忆的最后一刻,还在两个花大价钱从岛国请来的当红女星身上纵情驰骋,不知怎么就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就躺在了棺材里。

外面,那两个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大官人,求你行行好,放过奴家吧……”女人哭着哀求。

“少废话,你若不从,我现在就叫人把花子虚扔到院子里去!”男人怒声威胁。

“大官人……”女人显然绝望了。

接着便是一阵窸窸窣窣撕扯衣服的声响。

“大官人!不要在这里,这是我亡夫的灵堂!”

“那又如何?我就是要让他看着我怎么玩儿你!”

“如此……只求大官人快些……”

黑暗中,听到这句话的花子虚两只眼睛瞬间比之前大了一倍。

这么狗血吗?

这不是当初金莲妹子在王婆那间破屋里跟西门庆说的吗?那接下来是不是就该开始“鼓掌”了?

在灵堂办这事儿,特娘的西门庆也是个人才啊!

从二人之前的对话当中花子虚也听出来了,是西门庆威胁李瓶儿;不过,曾经熟读过那本“名著”的他知道,李瓶儿原本就是梁中书的小妾,是因为李逵大闹翠云楼之后才逃到清河县,嫁给花子虚的。

因此,花子虚对于李瓶儿的固有印象并没有因为之前听到的对话而发生半点儿改变。

不过,现在他就是花子虚,这李瓶儿怎么说也是他名义上的老婆,在自己的灵堂上跟西门庆“鼓掌”,这事儿他可忍不了!

试了试,觉得身体恢复了几分力气,花子虚深吸一口气,腰间猛然发力。

“咚!”

“嘶!卧槽!”

棺材不够深,他这么一坐起来,脑袋直接撞在棺材盖上,发出一声闷响。

同时,也疼的他倒吸一口凉气,一句“卧槽”脱口而出。

这一声,可把外面的两个人给吓得够呛。

刚把自己脱成白条鸡的西门庆“嗷”的一声怪叫,转身就往外跑,不小心被门槛绊了一下,直接滚到台阶下面,摔了个狗啃屎。

可他根本顾不上疼,爬起来一溜烟儿的冲出院门,一拐弯儿就钻进了自家大门。

撞的眼冒金星的花子虚从棺材里探出头的时候,就只看到了西门庆白花花的后鞧在门口一闪而逝。

李瓶儿倒是没跑,直接吓的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花子虚缓了好一会儿才从棺材里爬出来,却连走几步的力气都没有,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

忽然一阵香气飘进鼻腔,花子虚咽了口唾沫,肚子里一阵咕噜噜的响动;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浑身没劲儿应该是饿的!

他伸手从供桌上拿过烧鸡,撕下一条鸡腿就往嘴里塞,那吃相绝不逊色于现代的那些吃播。

花子虚一口气儿干掉两只鸡腿,喝了几口水便不敢再多吃,起身走到李瓶儿身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浪荡女人。

他记得金啥梅的名著中介绍李瓶儿,说的是五短身材,容貌姣好。

可眼前的女人虽然算不上高挑,却也不算矮。

身高一米六五左右,身材略显丰腴,却凹凸有致,标准的微胖型。

作为新时代的LSP,花子虚对于女人的身材有着绝对的发言权。

微胖这个词,跟胖其实没有半点儿关系。

蜂腰配蜜桃,外加+32C,再来一张略微有点儿婴儿肥的脸蛋儿,这才是微胖这个词的正确解释。

而眼前的李瓶儿,绝对是微胖女神中的王者。

就在这时,李瓶儿一声嘤咛,悠悠转醒。

看到站在面前的花子虚,李瓶儿这一次没有害怕,而是满脸惊喜的撑起身子看着他:

“相公!你没死真是太好了!”

花子虚又有点儿迷糊。

因为,这个视角下的李瓶儿,实在是个尤物,是个正常男人都会血流加速。

此时的李瓶儿跪坐在地上,仰头望着他,凌乱的衣衫领口大开,两座山峦随着呼吸颤颤巍巍;檀口微张、星眸如水,微微上挑的眼角更添几分妩媚春意。

这踏马……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媚骨?

花子虚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强行压下那股冲动,往后退了半步,移开目光冷声说道:

“我没死,你失望吧?”

李瓶儿一愣,眼泪缓缓溢出眼眶,一双一对的落在地上:

“相公,瓶儿绝无此意!下午你被差人送回的时候,差人告知瓶儿你已身故,跟着那西门庆便来到家里,出钱为你买了一口棺材。

刚刚,他威胁我说,若是不从他,便要让你草席裹身,瓶儿……实在不忍啊!”

听了这话,花子虚只是撇了撇嘴。

当初李逵大闹翠云楼之后,李瓶儿可是带着一百颗西洋大珠和一对儿二两重的鸦青宝石来的清河县,嫁给了花子虚。

用现代化说,李瓶儿在当时就是个妥妥的小富婆,还用西门庆出钱买棺材?

不过,现在花子虚可没有心情跟李瓶儿掰扯这些没用的破事儿,他心里已经开始琢磨着怎么收拾西门庆了。

娘的,死了的花子虚跟你西门庆咋说也是结义兄弟,你踏马要对二嫂下手也就罢了,毕竟兄弟都死了,就当你是“继承遗产”。

可你在你兄弟的灵堂上就要跟李瓶儿“鼓掌”,这踏马是人干的事儿?

老子必须弄死丫的,也算是咱这个“继承人”给挂了的花子虚一个交代!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