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秦骁李清若的小说枭医狂婿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枭医狂婿

主角:秦骁李清若

简介:“这不是土鸡变凤凰么,一夜之间少奋斗五十年啊!”魏金生看着存折上一连串的数字,眼睛都花了,数了三遍才算清楚,三千六百四十万!

枭医狂婿免费阅读第29章

李清若要是嫁给他,自己不也鸡犬升天了么,随便要个百八十万还不跟玩一样?

这个时候,魏金生脑子里哪还有他爹的事,现在,杜季风就是自己爹啊。

杜季风看着魏淑琴跟何月娥母子夸张表情,心中势在必得。

昨天他从帝天厦回去后,郁闷了很久,望着满屋子李清若的照片,一口气喝下了六瓶洋酒,昏昏沉沉睡去。

直到今天中午醒来看到新闻,才发现昨天只是一场他不知情的“戏”。

既然那样,他就没什么可忌惮了。

秦骁依旧是废物,自己还是手握几千万的富人。

他打算重振旗鼓,重头再来。

一定要把李清若追到手,报先前之仇!

杜季风以为在帝天厦拿百万钻戒诚意不够。

所以,他今天特意订了99朵玫瑰,拿出了全部家当。

“杜季风,你到底想干嘛!”

李清若怒了,直接起身,躲开单膝跪地的杜季风,“昨天我已经说过,我不可能离婚!”

杜季风一愣,缓缓起身,眼中闪过一丝阴寒。

“姐。”魏金生劝道:“那废物和我爹被扣在百达赌场,生死不明,借钱你也打了,没有一人帮你。”

“所以,现在只有一条路可选,嫁给杜总,用他的钱赎回我爹和秦骁!”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秦骁的地方,要不是因为他,我们根本不会来市里,我爹也不可能去百达赌钱,更不可能会欠赌场六十万!”

嗯?

秦骁被扣在了百达赌场?

天赐良机!

杜季风猛地眨眼。

连老天爷都在帮老子!

杜季风心中暗爽,又生一计。

“你就是金生吧。”杜季风对魏金生笑道,“经常听伯母提起你,前些日子还听伯母说你看上一个姑娘,有这事么?”

说到这里,魏金生神色黯然,他确实看上一个女孩,可人家嫌自己家穷,根本没有嫁过来的意思。

杜季风见魏金生失落,趁机说道:“虽然你姐不答应我的求婚,可我依然把你姐当成心中最重要的人。你是清若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递到魏金生手中说道:“这是五十万,就当我给新人的见面礼。”

“我去!”

魏金生被这突如其来的五十万吓住了。

他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何月娥更是激动的乱颤,李清若没答应,杜季风都舍得给五十万,要是他们两个成了,那几百万还不是随手就来啊!

想到这里,何月娥赶紧眼神示意儿子收下。

魏金生也不客气,直接揣到怀里。

魏淑琴心里笑开了花,这才是金龟婿啊,有这钱在手,村里哪个姑娘不愿嫁?

我老魏家香火又能续上了!

三人眼神碰撞在一起,开始对李清若发动攻势。

“清若。”何月娥先开口,“我知道你爷爷临死前让你发过誓,不能离婚,只是如今这个状况,除了答应杜总,没有其他办法了。”

“我想,你爷爷在天之灵,一定会原谅你的。”

“姐。”魏金生故作悲痛道:“你我差不了几岁,情方面的事,我懂,也许你对姐夫动了情,若真那样,你更应该答应杜总。”

“爱他,就要牺牲自己,让他活着。”

说到这里,魏金生手捂口,竟然挤出了一滴眼泪……

“闺女。”魏淑琴努力回过的悲情电视剧,酝酿一会后,眼泪开始哗哗流,“平日我对秦骁是刻薄,但那也是因为恨铁不成钢。”

“其实,我打心里还是很喜欢这个孩子,现在他肯定被打的爹娘都认不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他会没命的!”

“一想到这,妈就心疼啊!”

说完,魏淑琴猛锤口,哭的鼻涕都起泡了。

一通话下来,李清若不屈的表情开始变柔和,众人心中一喜,继续劝说。

“如今事态紧急,六十万非今天送过去不可!”

“过了今日,恐怕秦骁和你舅舅尸骨无存!”

“这事解决后,可以让杜总给秦骁一百万,足够他再娶妻生子了。”

杜季风摆手道:“一百万哪成,只要清若愿意,等秦骁回来,我再给他两百万!”

“看看,杜总多深明义。”魏淑琴拉着李清若的手说道:“闺女,秦骁还有老娘在啊,若是这回真死了,李照莲连个养老送终的人都没有,她会恨你一辈子的!”

听到这里,李清若猛的抬头,已然是泪流满面。

“妈,我……”李清若哽咽的说不出话来,神情早就没了先前的决绝。

见李清若执念崩塌,魏淑琴心中喜,故作不舍地从掏出离婚协议书,上面还有秦骁的签字。

“来,闺女,把名字签上,我们去赎回他们。”

看着魏淑琴递过来的笔,李清若心痛的如蚂蚁啃噬,嘴唇都咬破了。

只见她哆嗦着右手,慢慢的拿起了笔……

“砰砰砰!”

“开门!”

魏志强的声音!

李清若把笔丢下,一个箭步跑了过去,杜季风心中一颤。

“舅舅,秦骁呢?”

看着一脸是伤的魏志强孤身回来,李清若慌问道。

“不知道!”众人把魏志强扶到沙发上,喂了一口水后,魏志强喘着粗气咧嘴道:“那小鳖崽子根本没拿钱过去,看了我一眼就走了。”

“这废物要求先放人,说一会送钱来,对方不愿意,这小子竟然跟人家打了起来。”

“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一会,就有人把我放了。”

“秦骁没带钱,你怎么被放出来了?”魏淑琴疑惑道。

没钱人家怎么可能放人,难道有人在背地里帮我们?

可我们认识的有钱人里,只有杜季风出手方,难道……

想到这里,所有人齐刷刷的看向杜季风,眼中全是不可思议。

“没错!”杜季风邪魅一笑,“是我付的那六十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