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张小卒刘雀儿小说章节目录来阅读,悍卒斩天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书名:悍卒斩天

主角:张小卒刘雀儿

简介:一行五人,速度极快,只一刻钟的时间就攀上了山。顺着痕迹追寻到崖边,惨烈的画面让他们不由地呼一窒。“那是什么?是狼吗?怎地这么?是与那人战斗,最后被那人一刀劈成两半了吗?那人是死是活?”

悍卒斩天免费阅读第26章

红裙少女站在两丈外,拿一块丝帕掩着口鼻,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血味让她不喜。地面上全是血,还有狼王的肠子内脏撒了一地,让她恶心作呕,不愿靠近。

跟随她的两位老者,只是初至时流出短暂的震惊,随后马上就恢复常态,似乎对这种场面已是司空见惯。二人听见红裙少女一连串的问题,便走上前去查看。

“竟然是三目天狼王,难怪能驱使数万头野狼!”戴冠老者查看完狼王的尸体很是惊讶。

“是个少年郎。”赤面老者把昏死趴在地上的张小卒翻了过来,看见了张小卒年轻的面庞,又查看了番张小卒的伤势,道:“伤的很重,应是脱力昏死,不过他昏死前似乎服用过灵药,伤口都在快速愈合。嗯——”

赤面老者微皱眉头,想了想,道:“应该是续骨生肌丸。”

说完,他目扫向张小卒腰间的布袋,便解开袋口伸手,掏出白瓷瓶,打开瓶塞闻了闻,道:“没错,是续骨生肌丸。只是——”

“只是什么?”红裙少女急问道,相较于三目天狼王,她对张小卒更兴趣,挥手吩咐身后的四个中年奴隶,道:“去,把他抬过来,轻着点,别伤了他。”

赤面老者让开位置,让四个奴隶抬走张小卒,同时回道:“观他穿着,应是普通出身,而续骨生肌丸至少二百两银子一粒,这与他的身份不符。”

“洪老,人不可貌相,或许他身份高贵,却故意穿了一身粗衣,也是有可能的。”红裙少女道。张小卒已被抬到她面前放下,她当即好奇地上下打量起张小卒。那一道道血淋淋的伤口让她触目惊心,很难想象眼前这个样貌普通的少年到底经历了怎样一场残酷的战斗。

“小姐聪慧,但他肯定不是。”赤面老者摇头道,“小姐,你且看他,浑身皮肤黝黑粗糙,这是长期风吹日晒的结果,再看他双手的老茧,明显不是习武练兵磨损出来的,而是长久农作造成的。再者,他的兵器,也是很普通的精铁钢刀。所以老夫才会断定他出身一般,正常情况下应该用不起续骨生肌丸,况且这丹瓶里尚剩四粒,算上他服用的,至少千两白银,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即便是小富家庭也难以负担。”

“洪老目如炬,让人叹服。”红裙少女称赞道。

“小姐谬赞了,老朽不过是仗着年纪经历的多罢了。以小姐之聪慧,只需红尘历练两年就能超越老夫了。”赤面老者恭维道。

红裙少女咯咯一笑,对赤面老者的夸赞很是受用,绕着张小卒转了一圈,微皱秀眉道:“莫不是打家劫舍的盗匪?”

“等他醒来一问便知。”赤面老者道。

“这少年郎恐怕不简单呐。”戴冠老者走了过来,皱眉看着昏迷的张小卒。

“哦,如何不简单?”红裙少女问道。

“你们看这是什么?”戴冠老者伸出右手,在面前摊开手掌,掌心托着一颗鸽子蛋小的珠子,珠子呈淡蓝色,晶莹通透,似玉非玉,呈现在照下,似有水纹在其中荡漾。

“妖丹!”红裙少女和赤面老者异口同声,听得出,他们非常惊讶。

戴冠老者点点头,道:“那不是一头普通的三目天狼王,而是一头化妖的三目天狼王。兽化妖,又是生好战的三目天狼,再加上那么庞的体型,其战力最低也得是气门级别的。这少年郎能将它一刀斩成两半,可见他战力也不俗啊。观他相貌,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十六七岁就有这般战力,自是不简单。”

“是不简单。”红裙少女使劲点点头,看张小卒的眼神愈加明亮,就像在欣赏一件珍宝一般,突然语气不容辩驳道:“我要收他为扈从,带他参加明年的孤岛求生战。”

“嗯,此少年郎确实值得好好栽培一番。”赤面老者和戴冠老者都点头同意。

“让老夫看看他的修为。”戴冠老者在张小卒身侧蹲下身,扣住张小卒的手腕脉门,片刻后,脸色古怪,张嘴支吾:“这——这——”

“怎么了?”红裙少女不解问道。

“他——他竟然战门闭塞,没有修为。”戴冠老者惊异道,接着又补充了句:“是战门先天闭塞,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怎么可能?!”

赤面老者和红裙少女都瞪眼睛,不相信戴冠老者的话。

“让我看看。”赤面老者道。

戴冠老者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起身让开,赤面老者蹲下,扣住张小卒的脉门,不一会儿他的表情就变得和戴冠老者一样,难以置信道:“老刘说的不错,他确实是战门先天闭塞,是个不能修炼的人。可——可——可他是怎么做到的?”

赤面老者指向三目天狼王的尸体,不明白没有修为的张小卒是如何斩杀三目天狼王的,并且是一只化妖的三目天狼王。

这也是戴冠老者和红裙少女所惊讶与不解的,若单说张小卒是不能修炼的废人,他们一点也不会奇怪,因为十个人里面至少有一个是战门先天闭塞的,这很正常。可把战门先天闭塞和独斩妖兽狼王连在一起,他们就无法理解了。

“可惜啊可惜。”红裙少女很是失望地摇头,“原以为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孰知偏偏是个废材。”

“呵呵,小姐也不必太失望。”戴冠老者笑着安慰,道:“等他醒来问问他,如若他真有斩杀妖狼王的战力,且又身份不特殊的话,小姐不妨收他做战奴。稍加训练后带到拳场,定能在无修为擂台杀四方。”

戴冠老者语气平淡,似是在说一件极其普通的事,可他说的话却是诛心之言,三两句就定了张小卒未来的命运,要把张小卒变成低贱的奴隶。

听其平淡语气,可见他平日里没有少做这种事,普通人在他眼里当真是如物件一般,想怎么摆弄就怎么摆弄。

可怕的是,红裙少女非但没有丁点抵触情绪,反而高兴地拍掌称赞:“刘老所言极是。到时候定能狠狠杀一杀秦家那两个臭婆娘的威风,出一口恶气。”

显然,在红裙少女的意识里,对张小卒的生死命运是极为冷漠的,似乎不管她把张小卒怎么样,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

昏睡中的张小卒哪能想到自己的命运就这样被安排了,还不如一个物件呢。

……

在一处群山环绕的盆地里,有一片湖,湖水清澈,碧波荡漾,湖的四周长满了芦苇,此时节正直芦花绽放之际,清风吹过,一片白茫茫的芦花随风舞动,又有一些白絮飞起,在空气中飘荡,如下雪一般。

蓝天、白云、青山、绿水、碧波、飞絮,此处风景秀丽动人,完全没有受到旱灾影响。

中午十时,湖西边的山峰上登上一群人,有男有女,皆武者打扮。这一行人在山巅站定,望向盆地,恰能把盆地里的湖尽收眼底。

若张小卒在这里,会认得这群人中站在靠前位置的五位年轻,正是在峡谷口驱赶拦路恶霸的秦心如五人。

“天长老,以你之神通,不能将那青碧蟒从湖里赶出来吗?”段白飞望着盆地里的湖面,轻摇折扇,问身边的一位白须老者。

白须老者轻捋长须,笑道:“段三公子高看老夫了,老夫这点微末境界,尚做不到翻江倒海。”

“天长老过谦了。”段白飞笑了笑,他虽然从未见过城主府这位天长老的神通手段,却没少听过他的威名事迹,这位在白云城绝对是一位排得上号的恐怖存在。

“小女子的微末小事,让长老费心了。”秦如兰朝白须老者躬身作礼道。

“二姑娘客气了。”白须老者道,“俗话讲的好,食君之禄为君分忧,老夫既然受城主府供奉,自然要为城主府分忧。二姑娘切莫再与老夫道谢了。”

“辛苦长老了。”秦如兰欠身作揖。

白须老者笑着点点头,转而看向秦心如,道:“姑娘,听说你们来的路上遇到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子?”

“是。”秦心如点头道,“那小子只看一遍别人的招式,自己就能依葫芦画瓢照着施展出来,施展两三次之后就能运用自如,甚至还能把自己对招式的理解融入,单论这份理解力和悟,堪称天才。只可惜他战门先天闭塞,是个不能修炼的废人。”

“那姑娘觉得他是天才多一点呢,还是废人多一点呢?”白须老者问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