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末流召唤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末流召唤师

状态:已更新111.65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5-12-11 18:55:15

简介:  “未卜先知”知道自己要穿的麦高达终于穿了,穿成一个伯爵爵位唯一继承人阿扎德·奥图曼,祖先是一位传奇召唤师。可能他前世的名字和创世神犯冲,很多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样,主角环一直隐晦不明,幸好,相亲事件使一切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后来越发展越让他难以对自己定位,因为星际文明现身了,魔王来搅和了,甚至仙侠人物也早在暗中躲躲藏藏……  难不成身为主角只是来打酱油?不应该啊………

末流召唤师免费阅读

末流召唤师免费阅读第一章 我不是主角

  “知道吗,像我这样知道自己会穿越的人是很少很少的,我可是拥有主角环的人,虽然注定将会是龙傲天一般的人物,学不学点啥真是一点都无所谓,但谁叫我天生是谦虚好学的人呐,这是多么优秀的品质呀,所以呢,我时刻让自己在不断学习中成长,诸如唐诗宋词元曲周易八卦太极阴阳圆周率,中医西医巫蛊毒,中餐西餐手抓饭,汉语外语火星文,什么什么舞呀琴呀乐呀,什么什么冷兵热武机关暗器肉搏,什么什么四发明八奇迹……”

  “朵朵呐,少爷我好歹三好学生五道杠,品学兼优少先队,中学团干部,学学生会……朵朵,你说我多学点东西有错吗?创世神老肯定看我这么优秀嫉妒我,玩我,他,他真是太小心眼了,我打心眼里就没想过抢他位置。”

  清晨的阳照射在赖床的阿扎德。

  “少爷,你又犯臆想症了。”被阿扎德改名为朵朵的女子是现任父亲威伍·奥图曼怀着只可意会的目的安排的女仆,她原是农家人后代,九岁的时候被威伍·奥图曼一眼相中并断其身,带进古堡刻意培养,逐渐懂事的她明白了自己的地位,接受了命运,伴随照顾少爷成长,近十年来对温柔又小帅的少爷从心底产生好:或许,这样的安排是我的幸福呢。

  “朵朵啊,我的寂寞你不懂呀。”阿扎德看看比自己三岁,脸蛋俊俏可人,身材凹凸的女仆。

  “少爷,如果你想排除寂寞,朵朵愿意。”朵朵脸颊绯红说完,真真正正贴在阿扎德一边。

  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反正迟早要吃,反正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青梅竹马”,反正她对他毫不设防。

  “朵朵,我早告诉你这样是不对滴,少爷我尚在发育,太早做会影响未来健康,会影响寿命。”阿扎德的狼手轻车熟路在其高峰低谷揉揉捏捏“以后不许这样。”

  “是。”少爷的话要听,至于少爷想什么时候占便宜,那是少爷的事,自己只要时刻做好准备就行。

  “朵朵,你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阿扎德揉捏过瘾后,放开女仆。

  “是,少爷,老爷说今天有重要的事,要少爷早点起床。”

  “知道了。”

  朵朵整理好凌乱衣物,出去,关门,守在外面。

  曾经风无限,帝国国王的老,传奇召唤师沃勒查·奥图曼第十八代,单传独苗阿扎德·奥图曼,现在以衰落贵族爵位继承人身份居住在森尔伊帝国索法行省卜奇岩小镇坎布涧乡古堡。

  阳开始耀眼,越过窗,阿扎德眺望远处田野,熟悉又逐渐陌生的过往迎面翻涌。

  那世界,阿扎德是一个叫麦高达的孩子,他有快乐的童年,尽管只与爷爷生活在一起,但没有遗憾。爷爷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不知道麦高达的声音念着像英文的什么,更不知道高达是那劳什子动漫里的机甲,“高达”只是他认识为数不多能表达对孙子喜爱的两字,他一直为取出念着喜庆又表示盼望庄稼丰收这样有意义的名字津津乐道,直到他在麦高达十岁时去世,之后,他被父亲从乡下转到小城里相依为命生活,因为母亲在他三岁以后就没再见过。

  年少懂事的麦高达一点不用父亲操心,学习优异,兴趣广泛,十几年后身高一七七体重一一七的他不仅厨艺精湛,还捻得一首首好诗,更懂得一些搏击技巧,加上念叨“穿越”的时候显出忧郁气质的帅脸,简直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就在所有认识他的人认为他要抱得校花归展身手出人头地时,麦高达却一夜间蒸发了,那晚麦高达在床上心有灵犀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在某次翻身后,他猛然发现世界不一样了,是的,那一刻他穿了,没有电闪雷鸣坠机车撞,也没有先天致命疾病,更没挨降龙十八掌蚀骨穿心钉之类的,简单到不像穿越的穿越了,首先他无力开口说话,极不适应的小胳膊小没有一点力,然后一个眼睛通红形容枯槁的“外国”对视良久后喜极而泣,叫着喊着满嘴听不懂的话。

  偶要镇定,机智的麦高达当即发现属于自己的命运终于降临,果断不说话,决定慢慢了解此世界,学习好此世界语言,开出一片疆土。之后,渐渐康复的麦高达知道自己只有“六岁”,刚刚在一场疫病中从死神怀抱挣脱出来;知道现任母亲在这场疫病中没能坚持住,先他一步而去;知道阿扎德·奥图曼是自己名字,现任父亲是威伍·奥图曼,神一样的姓氏啊;知道自己“祖先”沃勒查·奥图曼是一位历史上传奇召唤师,灰常灰常牛叉的那种;知道整个家族十八代以来一直再没出现过有召唤师天赋的人物;知道自己是一个没落贵族唯一后代,名存实亡伯爵爵位的继承人,没有被剥夺爵位是因为某个帝王家族很“念旧”;知道……

  尼玛,为什么就没有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好歹是穿越的主角人物,优秀青年,神器啦神兽啦公主啦神功啦随随便便丢几样给我意思意思很难么?难道我因为的名字和你犯冲?麦高达的抱怨在次年产生了效果,不开眼的创世神用人类十八代的时间打了个盹,一个嚏把自己弄醒,别以小人之心怀疑创世神会不会冒,他老人家可是想冒就冒,想不冒就不冒的神,他的世界你不懂。只见他揉揉鼻子,想了想,漫不经心把一颗霉变的不知道是什么的小种子丢下凡间(也不要问种子怎么会霉变的,反正就是霉变,神的世界我们不懂),落在某个穿越人物,让正和朵朵玩过家家玩得很嗨的麦高达(别问为什么玩过家家)突然鬼使神差在地上画了个记忆里“召唤通鉴”的召唤法阵,从法阵里揪出了一只类似兔子的小动物,虽然马上失去了契约……

  奥图曼家重现荣的日子不远了!传说中的隔代遗传居然隔了十八代!得知消息的威伍·奥图曼一嘴巴亲得麦高达差一点见到麦高达真身,摆流水宴请乡里乡亲啃了三天,然后一年一年兴致勃勃,又兴致勃勃,接着兴致勃勃,最后兴致,勃勃看儿子不断召唤出了鸡鸭牛羊鱼小虾等等各种农产品,就是没有一只可以称为魔兽或者尖牙利爪的东西,直到现在……至少,至少摆流水宴的耗费早赚回来了,威伍·奥图曼如是安慰自己与儿子,他对重现荣这事已经不抱希望。

  “阿扎德,你今年十六了,要为奥图曼家尽自己的责任。”

  “说吧,父亲,我听着。”餐桌前阿扎德一边啃肉一边应答。

  “你必需为奥图曼家尽早出个下一代。”念旧情的威伍·奥图曼一直未再娶。

  “哦,我懂。”意思是让我和朵朵尽早那啥吧,我明白,可不可等上二年,等我威武雄壮了质量会更好,我也是为奥图曼家着想不是?

  “你懂就好,那么我们谈另外的事,暗中有人想谋害我们,想绝了奥图曼家的根,所以,必需和博塔家联姻才行。”

  “是我吗?”有人想我死,哪个天杀的贼胚,我招你惹你了?阿扎德一愣,瞬间没了胃口。

  “难道是我?”

  “那,我们凭什么?”

  “没有,如果一定要有,只能凭你的表现。”

  “博塔家的小姐是怎样的?我好对症下药。”阿扎德对自己有些方面好有信心的说。

  “你要见机行事。”

  “父亲,我先说明,不漂亮我可不要。”

  “博塔家的,有不漂亮的吗?”

  “这就好,吓我一跳。不过,朵朵怎么办?”

  “你想怎样就怎样。”

  父子两一点不避嫌朵朵在场伺候的情况下把话说完,一会威伍·奥图曼离开,给两人留空间。

  “朵朵,你愿意吗?即便这样,少爷我不勉强。”浪费可耻,阿扎德继续吃。

  “我早做好准备了,我只是个……”

  “坐下,坐下尝尝少爷我的手艺。”阿扎德指了下一边的椅子,示意朵朵坐。

  贵族与其仆人身份有巨差别,严格的尺度使刚发育成熟的扭扭捏捏不敢在餐桌前与主人同坐,尽管除了最后一步,能的该看的全无保留。

  “一定要有那一步你才敢坐吗?”

  朵朵红脸不说话,也不坐下。

  “好吧,不勉强你,我给你两年时间,若你觉从了我是最好的结果,少爷我也乐意,若是两年后你有其它想法,我成全你,给你自由。”事实是朵朵女仆这辈子只能跟他,麦高达貌似,却变着理由给自己成长争取时间,因为他固执认为拿没有完全成熟的就去爱爱是以生命开玩笑,会折寿,不符合穿越主角长命百岁的常规现象。

  “少爷对朵朵真好。”抱着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心态的女仆激道。

  “嗯嗯,剩下的肉归你,少爷我散步去了。”吃饱,阿扎德留下收拾餐桌的朵朵,拍拍肚子扬长而去,可耻剥削者的生活就是滋润呀。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