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土匪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土匪营

状态:已更新86.69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8-11-26 00:29:24

简介:  是穿越,但失去了记忆;  是英雄,却偏爱儿女情长;  穿过国军的衣裳,吃过八路的饭,目的只有一个:揍他娘的小日本!  他叫叶途飞,一个不记得自己过去的土匪头子,带着他的土匪营,铸就了一段铁血抗战传奇!…

土匪营免费阅读

土匪营免费阅读第一章 战前夜

  民国二十九年,清明,子时。

  出徐州城东门,向东偏北方向约百余里,有一镇子名曰贾家汪。自贾家汪向东南方向约二十余里,有片山脉,传说是当年二郎神赶山入海时的遗漏,故称为二郎山。这二郎山并无连天入云之势,但百余座山头首尾相连,连绵不绝,却也是另有一番雄伟气概。

  正是绿林好汉聚啸江湖的上佳之地。

  百余年来,二郎山一带的绿林匪帮起起落落,延至今日,却不下二十家之多。其中,当属报号‘忠义堂’的匪帮为鳌头。

  忠义堂把头名曰叶途飞,三年前率忠义堂十三罗汉上山立旗,短短一年时间,竟然横扫整个二郎山江湖,终获各路豪杰之尊称叶六爷。

  此刻,这个被尊称叶六爷的叶途飞正坐在他那张宽舒适的太师椅上,盯着面前的一箱金条,目,似乎有些痴了。

  奉上这箱金条的是个日本人,名叫竹下根。

  竹下根乃是日军王牌之师叽谷师团麾下小泉挺进队的作战参谋,此番拜谒正是受了挺进队小泉正雄队长的委托,劝说叶途飞能够看清局势,和皇军合作。

  奉上金条之后,竹下根开始了他的游说之词。

  “叶六爷,你们中国人有句话说得好,叫识时务者为俊杰,鄙人认为,六爷您当属俊杰中的俊杰,一定能够明辨局势,日本皇军所向披靡,徐州迟早是皇军的,是做皇军的朋友还是做皇军的敌人,这对你还有你的忠义堂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不是还有句话,叫,叫…”竹下根说的,一时忘了词。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叶途飞慢悠悠地给竹下根及时地做了提醒,但双眼却未从金条上移开半个毫米。

  “对,就是这句。六爷您想,皇军占领徐州之后,是需要朋友的帮助的,没有中国朋友的帮助,*****的理想就难以实现。到时候,您,六爷,还有忠义堂上上下下这些兄弟,都会有机会展宏图,成为上层社会的人。”竹下根滔滔不绝。

  叶途飞的双眼仍旧盯住了那像金子,慢悠悠地打断了竹下根,说:“你说你叫竹下根?是个纯正的日本人吗?”

  “是的,叶六爷,在下竹下根,绝对纯正的和血统。”竹下根不明白叶途飞的用意,回答的言词稍有些犹豫。

  叶途飞终于将目从那箱金条上转移开来,说:“没想到啊,竹下先生的汉语水平竟然这么好。”

  “回叶六爷,竹下在中国生活了一十八年,算起来,比我在日本生活的时间都要长啊!”竹下根回想到自己生平,颇有些触。

  叶途飞微微向前探了,将目凝结于竹下根的双眼,直到盯得竹下根浑身不自在似乎坐不下去的时候,才再次开口:“竹下先生的意思我都明白,对竹下先生的好意我表示谢。你说得对啊!面对你们的火炮,我们这些江湖乌合是绝对应付不了的。”

  竹下根出了笑容,将桌上的那箱金条向叶途飞方向推了一推,说:“小泉中佐委托在下转告叶六爷,事成之后,他定将亲自拜访叶六爷,今后叶六爷是愿意留在这二郎山,或是弃山进城,一切都任由叶六爷选择。”

  叶途飞微微一笑,说:“那若是事情不成呢?”

  竹下根一愣,刚想反问叶途飞此话的含义,却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打断了。

  叶途飞皱了下眉头,但最终还是允了门外之人。

  门外负责警卫的兄弟推门探进了半个,对叶途飞禀报说:“六爷,山下的金老板又来了,说是有要事禀报。”

  叶途飞看了一眼竹下根,竹下根则陪以毫不知情的表情。

  “让他进来吧!”叶途飞思筹了片刻,还是答应了。

  金老板走进屋来,见竹下根尚在,迟疑了一下,然后走到了叶途飞身旁,俯在叶途飞耳边悄声汇报了一番。

  叶途飞听着,眉毛渐渐地向中间蹙拢,表情也逐渐严肃。末了,他颇为无奈地对金老板说:“这帮扛枪吃饭的朋友是得罪不起的,还是请他上来吧。”

  待金老板离去,竹下根礼貌地站起身来,试探道:“叶六爷有贵客前来,竹下不便久留,就此告辞!”

  叶途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你就不想问一问,这深更半夜前来打搅的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么?”

  竹下根凛然回道:“叶六爷若不想说,竹下断然不敢询问,若叶六爷愿意相告,竹下在此洗耳恭听。”

  叶途飞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动作极为夸张。“金老板说,国军258团代理团长张罗辉求见,想必是和竹下先生抱有同样的目的啊!”

  竹下根心中一紧,虽然这个结果他已有预料,但叶途飞亲口相告还是令他紧张,他不知道叶途飞会做出怎样的决定。

  “叶六爷坦诚相告,竹下激不尽,只是。。。”

  叶途飞伸手搭在了那箱金条上,说:“我若是答应了竹下先生,只怕今后会遭受绿林唾骂,说我叶途飞不忠不义。我若是不答应竹下先生,却又拿不出能够跟贵军抗衡的实力,只怕会落个暴尸荒野的结局。”

  叶途飞看着竹下根,又看了看那箱金条,叹了口气,接着说:“也对不起竹下先生的这番美意啊!”

  竹下根此时猜到了叶途飞的想法,笑着说:“叶六爷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皇军借道二郎山一事从来就没发生过,或者是六爷您从来就不知道!”

  叶途飞出了会心的笑容,说:“竹下先生够智慧啊!好吧,我答应你,明日下午四点钟之前,这二郎山山谷通道自由开放,任何人都不需要跟我打招呼。”

  稍作停顿,叶途飞前倾,靠向了竹下根,说:“不过,四点之后,一切免谈!竹下先生,我想这时间对你们来说是足够的吧!”

  竹下根心中暗喜,连忙道:“足够,足够了!多谢叶六爷深明义,竹下这就告辞,我要尽快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小泉中佐阁下。”

  叶途飞淡淡一笑,说:“不着急,竹下先生,你就不看我是怎么回复那姓张的团长么?”

  正说着,金老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六爷,张团长,他到了!”

  叶途飞对竹下根拱了下手,说:“那就委屈竹下先生了,请竹下先生暂时移步到里屋,等我会完张团长之后,再走不迟。”

  竹下根微笑着对叶途飞鞠了一躬,去了里屋。

  这边,叶途飞对着门外朗声道:“有请张团长驾!”

  六个小时前,也就是部队刚准备吃晚饭的时候,张罗辉还仅仅是国军258团的一个副营长。等兄弟们吃过了晚饭,团里吹了紧急号之后,他却摇身一变,成了258团的团长,虽然这团长之前还有代理二字,但肩上徽章却是成色十足的中校军衔。

  这个变化令团里的兄弟们惊奇不已。

  然而,连升三级的张罗辉却是一点的意思也没有,反而哭丧着脸,像是一个刚刚得知自己患了绝症的病人。

  这也怪不得张罗辉。

  就在他端起碗准备吃饭的时候,团部的勤务兵慌慌张张跑过来对他说:“长官!五战区长官司令部来人了,说是要见你。”

  张罗辉吓了一跳,赶紧思索自己是不是犯了什么纪律,想了一会也没想起什么,一头雾水地询问勤务兵:“那司令部的长官说为啥要见我啊!”

  勤务兵没有回答张罗生,只是一个劲地催促他快点,再快点。

  到了团部后,忐忑不安的张罗辉向那位长官敬了军礼,然后胆战心惊地按照长官的意思坐了下来,接着就听到了长官对他的任命:“嗯,很好,从现在开始,你,你叫什么来着?对了,张罗辉,从现在起你就是258团的代理团长,授中校衔。”

  天上掉馅饼砸到了自个头上,除了惊喜,还是惊喜。

  张罗辉立马从刚才的惊慌失措中跳脱出来,极为利落地再次向那位长官敬了个军礼。

  然而,张罗辉忘记了,从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若是砸到了头上,就算要不了人命,那也要把头砸出个包的。

  “嗯,张团长,你知道,台儿庄会战已经到了一决胜负的时刻了,日军已成疲态,我军正在部署全面反攻。日军为求反败为胜的机会,出了个险招,就在昨日,他们组织了一支约七百人的快速突击部队,从台儿庄战场脱离出来,迂回至沂水河东岸,企图从我防守盲区穿过,直扑我台儿庄战场的后援集结要点——贾家汪镇。我现在命令你部立即整装出发,至二郎山一线阻击日军,务必阻敌24个小时。”

  张罗辉顿时从九霄云外跌落下来。

  这简直就是一个送死去的任务!

  七百人的日军,就算他258团以满编制兵力也无法抗衡,更何况现在的258团从前线撤下来后,仅剩下了不到一个营的兄弟。

  然而。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张罗辉还是无条件接受了任务。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