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

主角:南念初陆湛

作者:末喜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0章 南念初,我们本来就不熟

简介:他是人人忌惮的救援队队长,她是南家千金。
初见时,他拿着酒瓶子,帮她爆了渣男友的头。
告诉她:“对男人就要狠。”
再见时,两人滚到了一起。
“我没钱没势,你愿意跟我?”他问。
“我养你。”她笑得妖娆。
再后来,有人问南念初:“你就没查查你男人的家底?”

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免费阅读

偏偏宠爱:湛少娇妻她好甜 免费阅读 第1章 爆渣男的头

“念初,位置发你了,那狗男人就在会所。”那边笑意盈盈的声音。

“知道了,我在路上。”不轻不重的声音,挂断电话。

港城有名的会所,门口灯红酒绿的牌子,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白色的轿跑猛然刹住车,发出刺耳的声音。

南念初停稳车子,一身高定的裙子,手里拎着一瓶酒,直接朝会所走过去。

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到了一包厢门口,南念初推开门。

一屋子的奢靡,烟酒味儿极浓。

男人和女人,在这风月场所,就那档子事儿。

南念初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一男人身上。

那男人搂着一女人,女人衣冠不整,男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江少,你好坏啊…”女人笑骂着,娇滴滴的。

南念初突然出现,整个包厢都静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南念初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拿着手机拍了照片。

男人一慌,推开怀里的女人,朝着南念初走了过来。

“念初,你怎么来了?”江名干笑着整理衣服。

南念初抬眼,目光平静地可怕:“我打扰江少好事儿了?”

“没有的事儿,我们去外面,你听我解释。”江名要解释。

南念初嫌恶的往后退了两步。

江名面子有些挂不住,再次赔笑:“念初,你听我说。”

南念初和江名到了门口。

江名再要说话,南念初已经冷声开了口:“回去跟你家老爷子说,订婚取消。”

“念初,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江名急了,伸手要去扯南念初。

南念初躲开,江名力气大,又着急辩解。

忽然,南念初只觉得拿着酒瓶子的手被人握住。

手和酒瓶子跟不受控制似的,直接朝着江名的头过去。

酒瓶子碎了一地,酒顺着江名的头,流了一地。

江名的衬衫浸透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南念初转过头,看了过去,身边站着一男人。

一米八几的个子,足足比南念初高出一个头。

男人穿着类似工作服的制服,作战靴。

一张侧脸,紧绷而刚毅,没看见正脸,也能猜得出,这男人好看。

男人周身的气势,压的人喘不过气。

江名被爆了头,懵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搓了把脸,瞪着面前的男人。

“你谁啊?”江名问着面前的男人,打量着。

“陆湛。”男人不重不轻的回道。

陆湛看着江名眼皮子微抬:“今天来,是警告你,不该动的人别动,要不然,下次就不是爆头,而是断你一条胳膊。”

南念初看着男人,说不震惊是假的。

直接用酒瓶子爆了江名的头,还要断江名的胳膊,解气。

她知道陆湛肯定是替别人出头,不是为了她。

但结果和目的一样,都是教训江名,其他不重要。

江名笑了,只是看着面前的陆湛,不像个好惹得。

可他也不是好惹得。

“来人,把他给我打死。”江名喊了一声。

有人带着人过来,直接冲上去,要跟陆湛动手。

南念初本想拦着,陆湛已经跟那帮人打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混乱,对方人多。

南念初以为陆湛会吃亏,直接喊道:“江名,别打了。”

江名听见南念初维护陆湛,气坏了,跟着喊道:“给我打,打坏了算我的。”

江名一说,那帮人更狠了,抄着家伙,不管不顾的上。

南念初瞪着江名,刚要说话。

忽的,陆湛拿着一钢管,越过人群,直接捞过江名。

钢管压着江名的脖子,脖子上的冰凉,让江名瞬间冷静了不少。

“陆湛,你想干什么?”江名声音有些颤抖。

陆湛又狠又绝的开口:“弄死你。”

陆湛说着话,手里的钢管又压了几分,江名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江名怕死,声音软了不少,陪着笑脸:“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让他们滚。”陆湛显得有几分不耐。

“好,好。”江名连忙说道,转而让自己的人离开。

那些人走了。

陆湛才松开江名,手里的钢管直接扔在地上,发出脆响。

陆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南念初看着眼前的一幕,才回过神,心里不由感慨,这男人真够狠辣。

南念初不多想,转身离开。

江名朝着南念初喊了一声:“念初。”

“闭嘴。”南念初头也不回,嫌弃的喊道。

她真是一刻也不想跟江名多待,恶心。

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跟江名在一起,江名会演戏,哄得老爷子高兴。

两家又有生意上的往来,老爷子便想着两家联姻。

她不想惹老爷子心烦,含糊着答应了。

她等着抓到江名的把柄,再取消婚约,老爷子和江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今天来抓江名,她有备而来。

也是提前得到林娜透给她的消息,说江名在这儿找女人。

她来抓人。

没成想,遇上今天的好戏。

南念初出了会所,目光四处找寻着。

只见不远处,那穿着制服的男人,上了一辆SUV。

南念初二话不说,直接上了车,发动车子,打了方向盘,跟上那辆SUV。

起初,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在主路走着。

忽的,前面的越野车上了辅路,去的是郊区,车速快了不少。

南念初微微皱眉,踩了油门,追了上去。

车子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附近停下,穿着制服的男人下了车。

南念初没有多想,跟着停了车,目光追着男人而去。

南念初刚刚停稳车子,下了车,再去找那男人,哪儿还有影子。

“跟丢了?”南念初小声嘀咕。

可心里不甘心,南念初小心翼翼的朝胡同走,寻找着。

这小区算不上太旧,可也有些年头了,巷子很窄,不能过车。

南念初正顺着巷子走着。

忽然,只觉得手腕一紧,南念初心里一慌,惊呼一声:“啊…”

再下一秒,南念初撞上一堵肉墙,疼的发晕。

空气里,一股子烟草味儿。

南念初惊恐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

不等南念初说话,一声痞笑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

“害怕了?”声线很低,有压迫感。

南念初看清楚是陆湛,整个人松了口气。

不清楚为什么,她不怕他。

南念初没有说话。

陆湛语气不善,再次开口:“大晚上跟着一个男人,跟了那么久,现在才知道害怕?”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