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主角叫易军的小说在哪阅读

潜龙都市护花行

潜龙都市护花行》小说介绍

主人公易军小说《潜龙都市护花行》是一本十分好看的都市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青狐妖,生动的情节,奇妙的构思,细腻的人物形象描绘 和读者与青狐妖之间的思想所产生的共识。主要讲述了:这时候,庄晚秋算是明白了——易军这货是在胡搞!于是,一肚子的火气。但是,易军又是钱三爷刻意招揽的人,似乎在钱三爷心目中极其重要。所以庄晚秋即便是一肚子的火气,也不能轻易向易军发泄。只能暗自恨得咬牙切齿……

潜龙都市护花行免费阅读 第35章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时候,庄晚秋算是明白了——易军这货是在胡搞!于是,一肚子的火气。

但是,易军又是钱三爷刻意招揽的人,似乎在钱三爷心目中极其重要。所以庄晚秋即便是一肚子的火气,也不能轻易向易军发泄。只能暗自恨得咬牙切齿,却还是微微勾起嘴角做出了一个极为勉强的笑容。话是说不出口了,点了点头就走出了车门。

这一回,庄晚秋可算是打了一场窝窝囊囊的大败仗。狐狸没打着,反落下了一身骚。

这时候,她的窝囊老公孙大才走到了车边。怔怔地看了看庄晚秋,又怯懦地看了看易军。当看到走出车门的易军那壮实的体魄时,这孙窝囊连问都没敢问,反倒勉强的堆起笑容:“晚秋你又喝酒了,瞧你累的都快走不动了,工作也要注意身体啊……热水都烧好了,你去洗个澡……”

我晕……易军几乎要昏死过去。

孙窝囊啊孙窝囊,你就是真窝囊,也不能窝囊到如此无耻的境界啊!现在的形势这么明显,哪怕易军和庄晚秋没有发生真刀真枪的那种事儿,但至少也是很不正常的——深更半夜、浑身酒气、身体发软、头发凌乱……你孙窝囊不但不敢问一句,甚至还嘘寒问暖的。男人做到这份儿上,也特妈堪称极品奇葩了。

易军没来由的想到了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真可恨。作为大老爷们儿,易军都觉得这货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

而一个差点成为西门庆的家伙,竟然如此可怜武大郎,同样堪称情史上前无古人的奇迹。

而听到了孙大才唯唯诺诺的问候,一腔怒火正没地方撒的庄晚秋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就回到了家里,爱理不理。

孙大才有点落寞、无趣、悲凉,足足愣神了半分钟。直到庄晚秋甩门关上的声音响起,这货才猛然一震,这就要跟着回家。但在回去的同时,还是把头转向易军,面前堆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非常“礼貌”的朝易军点了点头。

这男人,太有礼貌了!

尚未走进车里的易军摇了摇头,喊了句:“老弟,别走,咱们聊聊。”

武大郎哪有心情跟西门庆讨论什么人生理想?但这个孙大才比武大郎更加武大郎,面对魁梧的西门庆的邀请,压根儿不敢说半个“不”字。更何况“金莲”今天显然一腔怒火,他就是回去了也铁定一通挨骂,还不如在外头吹吹冷风。

“你……你好。”孙大才更加礼貌了,让易军起鸡皮疙瘩。

“我好个毛啊!”易军哼哼唧唧的坐在了大门前的石头墩子上,很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我说老弟,你活得……累不累?”

孙大才扭头看了看自己的家,垂头丧气。最终一声无奈的叹息,蹲在了易军的旁边,一言不发。

就这熊模样,还检察院公诉科科长呢!人家公务员一个比一个飞扬跋扈,都跟爷似的。这位倒好,真给公务员丢脸。

“老弟,不是我说你,男人做到你这份儿上,也真是震古烁今了。”易军叹了口气,“就你家这婆娘,可真得管一管了。好女人要爱惜,但要是个整天给你戴帽子还摆脸色的,真得好好修理修理。这种婆娘就是这样,你给她三分颜色她就开染坊。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没见过这样的西门庆,以至于孙大才都愣了,傻傻的看着易军。

易军则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别这么看我,我跟你老婆屁事儿没有。这样的女人,白给我也不要……对了,你信不信?”

“信。”孙大才倒是开口了,肯定的语气连易军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孙大才说,“我审讯过的犯罪嫌疑人很多,基本看得出一个人是不是在说谎。”

日的,这时候倒成了专业人士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奇葩怪才。只不过刚刚对这货生出一点点微乎其微的好感,但这货随后的一句话马上又让易军崩溃了——“谢谢你,没作践她。”

我勒个去,只要是不糟蹋你老婆的,你都要感谢一遍?!这是什么混蛋逻辑、狗屁思维。

“你……好吧,谢就谢吧。”易军无语了。甚至,连讽刺揶揄这个可怜人的兴致都欠奉。

孙大才面色苦悲,稍稍抬着头看着远处的黑暗,眼神之中终于流露出了一些悲伤。“其实晚秋也是个可怜女人,和我一样可怜的,她是身不由己……我知道你们瞧不起我这样的男人,也不是,我特么就不是个男人……呜呜……”

混蛋,你别哭行不行?易军头皮发麻,真恨自己这番话太多余,没来由的听了这么一通鬼哭狼嚎。偏偏这鬼哭狼嚎还死死的压抑着,仿佛一个闷屁被哽哽咽咽地放碎了。

“有把柄在人家手里?”易军硬着头皮问了句。

“没有,只不过人家是领导……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孙大才感觉自己说错了口,马上吓得不行。

而易军是什么脑子?当即就大体明白了——庄晚秋可能是被孙大才的领导给上了,但这个孙窝囊又不敢吱声,只能忍气吞声。

“好吧,我就当什么都没听见。”易军说,“不过我告诉你,有些事你要换位思考。虽然你害怕别人打击报复你,但实际上,他们更怕你把事情抖落出来。官场上混的,谁敢为了一个女人而跟自己的乌纱帽开玩笑?”

一向惯性思维的孙大才猛然一震。

易军随即接着说道:“其实看似你怕别人,而实际上别人更怕你!怕得要死!假如你壮着胆子吼一嗓子,他就得乌纱落地。你是光脚的,他是穿鞋的;你是合法的,他是非法的,究竟是谁该怕谁?好了,我就说这些,你好自为之。当然,攘外必先安内,想做个纯爷们儿,先从自身做起。”

说着,易军有意无意的看了看那别墅。

而孙大才似乎想通了一切,竟霍然站了起来。对着易军说了声“谢了”,大步返回自己家中。

易军知道,这回庄晚秋肯定要有点小麻烦。回到车中,坐在驾驶座上,惬意的点燃了一根红塔山,并未当即回去。

不是易军不解风情,也不是易军把美女恩当成了驴肝肺。因为他知道,庄晚秋这种女人,就该修理。她的那点小花招,还能瞒得过易军?只见他随手从座椅底下掏出了一个手机,在触摸屏上按了录音功能的终止键。

“动心倒是动心了,不过还给老子玩儿这样的把戏,真特妈欠抽。”

这个手机,正是庄晚秋偷偷塞到座椅底下的。只不过刚才被易军的飙车甩得头晕脑胀,加之一肚子的愤恨,以至于这妞儿气冲冲下车的时候忘了拿走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