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扎纸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扎纸匠

主角:孙三变王寒

作者:天山漠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9章 我要活的比他们都好!

简介:秀手一捏便是身,诀诀默念便招魂,从小学习《阴魂扎纸术》的我背负诅咒,必须唤醒爷爷留下的纸人,没想到纸人唤醒那天,我也要死了……

扎纸匠免费阅读

扎纸匠 免费阅读 第1章 坟生三变

我出生在坟地,我妈没文化,就打算叫我坟生,还好家里是爷爷说了算,他掐指算了算,说是天上的星象变了三次,就叫我三变。

从记事起我就被村里老人排挤,说我是死人生的,是脏东西,不吉利,小孩子们也总是欺负我,连我爸妈都不待见我打算把我扔了,就因为我是在坟地出生的。

听爷爷说,埋着的是一只成了精的黄皮子,本来应该建祠堂世代供奉的,但村里实在没钱,又怕被黄仙报复,就想了个辙。

村里人把那块地立为坟地,村里有人死了就埋到那,希望他们死后可以去侍奉黄仙,好让活人免得被黄仙报复,至于死人受不受罪他们可管不着。

据说,家里有先人埋在那的还会受到黄仙庇佑,至于真假谁也不知道,反正我是不信。

就是因为它,我才会被全村人讨厌排挤,被亲爹妈抛弃,要不是爷爷肯收留,我可能早都已经死在外边儿了。

一想到这,我就想去把那黄皮子的坟给挖了,都是因为它我才会这么惨,它不是仙吗,不是会庇佑吗,我倒要看看它能不能庇佑自己的坟不被我挖了。

唰!一道破空声,我头上一痛,挨了一竹篾。

“扎纸最讲究一气呵成,你这样成天胡思乱想,什么时候才能练出来?”爷爷拿着竹篾瞪着我骂道。

“我又没想练出来。”我了头上挨打的地方,小声嘀咕了一句。

“胡说什么,再给老子说一遍?”唰,又是一下,爷爷拿竹篾指着我,一双做其他事都昏花,唯独打我时不昏花的眼睛里没有一点情。

这次我没再头,爷爷的习惯就是我越被打的地方,他就越照着地方打,一下比一下重。

我放下手里编了一半的竹马,也同样瞪着他,声吼道。

“我说,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你自己都不扎纸了,凭什么要我学?”

“混账东西!”爷爷一抬手,我头上顿时辣的痛。

“能学就学,不能学趁早滚蛋,老子不养废物!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还敢跟老子叫板,反了天了!”

这句话一下子戳到了我的痛处,是啊,我就是有娘生没娘养的野种啊,这可是我亲爷爷说出来的话,想想真是好笑,连亲爹妈都不要我了,爷爷又能亲到哪里去呢。

我抿着嘴又坐回自己编的竹板凳上,捡起编了一半的竹马继续编起来,等到爷爷扔下竹篾出了门,眼泪才不争气的流下来,我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哭着哭着我又想笑。

我笑我自己,村里比我的孩子还在爹疼妈爱呢,我五岁已经自己洗衣服做饭,用竹篾编人编马了,凭什么他们有人疼有人爱,我就什么都没有?

我越想越来气,手上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直到手上的竹马突然一下子散开,一根根弯曲紧绷的竹条一下子弹直,在我手上留下一道道印子,有的地方甚至破皮出血。

我看着自己满是伤痕的手,轻轻甩了甩,进屋拿出爷爷给我的书,翻到下一页,开始学习编轿子。

对,我就是这样没出息,我不想学但我不得不学,因为我想活下去。

其实我一直怀疑爷爷压根就不会扎纸,因为我学的东西都是他给我的三本书上的。

有两本我还不识字学不了,有一本上面全是画,我就是照着那上面学的,连扎纸前要先学会用竹篾编框架都是书上说的。

爷爷只是每天去砍竹子来让我编,关于扎纸的具体操作他一个字都没说过。

这也让我更加不理解,凭什么他自己不会的东西非要让我学,这玩意儿学会了有什么用,扎的再好不还是一堆只能烧给死人的废纸。

爷爷却因为这个甚至不让我去上学,只带了课本回来让我自己看,所以我心里始终是有些抵触的,但七岁时发生的一件事让我不敢再乱想。

概因为我是怪胎,所以爷爷对我的要求也很奇怪,每天我只能在中午太阳最的时候起火做饭,夜里月亮最的时候去井里打水。

那天爷爷照常一早就出门儿去了,我趁他不在家赶紧生火,准备把一天的饭都做好。

可不知道怎么搞的,草换了一把又一把,火就是生不起来,好不容易点着了一会儿又灭了。

我正烦着呢,一会儿爷爷回来又做不成饭了,那可就只能靠喝水了,爷爷可不管我的死活。

我缓了口气,又换上一捆草打算再试试,刚把火柴划着忽然就觉肩膀被拍了一下,我还没过来手上火柴已经灭了。

我回过头看了看,身后除了柴火什么都没有,我摇摇头,可能是我心里着急觉错了,于是又继续点火。

啪!

肩膀又挨了一下,这一下更重更明显,而且又让我浪费了一根火柴,我不耐烦的回过头,还是只有柴火。

“王八犊子,给老子滚出来,老子把你家烧了!”

我喊了一嗓子,既是给自己壮胆,也是想把人吓唬走,肯定是村里那几个调皮头子又来找我麻烦了。

等了半天也没人回应,我哼了一声,又掏出一根火柴,只剩下三根火柴了,要是用完火都没生起来,得好几天吃不上饭了。

这次我留了个心眼,拿着火柴比划着但没有立即划着,故意在等,结果等了好一会儿那也没再出现。

“胆小鬼!”这帮王八犊子也就敢背地里阴我了,我骂了两句,这才放心的划着火柴准备生火。

啪!

第三下,火柴刚划着,又没了,我火蹭的一下就起来了,我扔下火柴和草,准备把后面的柴火都搬开,看看是不是藏着哪个孙子,今儿个不收拾他一顿这饭小爷还不吃了!

结果我刚回头就愣住了,一个纸人靠在柴火堆上,面朝着我,就好像在盯着我看一样。

纸人很怪,它是白色,但眼睛是黑的,嘴巴又是鲜红的,这要是在晚上很容易看走眼被当成真人。

爷爷说过,扎纸人最忌讳将纸人扎的像真人,所以一般扎纸人都不会用纯白的纸,画眼睛和嘴巴时也会避开黑、红两种颜色,宁愿不画也不能用这两种颜色画。

一下子我心里就有点发毛,爷爷虽然教我扎纸,但屋里从来没有任何纸扎的东西,就算给我练手的那些,晚上睡觉前他也会都拿出去扔掉。

他说他年纪了,屋里摆这玩意儿不吉利。

那这个纸人是从哪来的?我记得清楚,柴火堆上刚才什么都没有,它是从哪冒出来的?

我盯着它看了半天,它好像也在盯着我看,看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出来,我也只能算了。

回过头我又出火柴,准备生火,忽然觉后背一重,好像有什么东西压过来,我一愣,想到纸人,心里又有点发毛。

我慢慢转头,看向自己右边,纸人头正靠在我右肩上,也斜着头,好像在看着我。

我虽然害怕,但心头的火更旺,几次三番点不着火,我憋了一肚子气,也顾不上那纸人是不是爷爷扎的,小爷自己就是扎纸的还能让你个纸篓子唬住喽?!

我一股脑将它扯过来,直接划着火柴点在它,纸火可比草快多了,一点就着,看到火终于点着,我一喜,赶紧将整个纸人都塞进灶洞里,开始添柴做饭。

等爷爷回来,他没问我也就没说,只当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可当天夜里就出了意外。

子时,月亮已经最,前院完全被月照住,家里从来不让点明火,所以我只能借着月去打水。

我熟练的走到水井边,井水清澈,印出天上的月亮,我正要把水桶放下去,忽然看到井水里印出的月亮慢慢变成了一张纸人脸!

白底,黑眼,红嘴,正是白天被我烧掉的纸人的脸!

“我靠!”我一下子跌到地上,它不是被我烧掉了吗,怎么可能出现在水井里?难道这还能跑到月亮上不成?

我赶紧抬头,看到月亮正高挂在天上稍稍松了口气,要是天上的月亮也变成纸人脸,我可能真要被吓死。

一口气还没喘匀呢,不知道从哪起了一阵阴风,吹的我后背发冷,手上寒毛全都炸了,月亮也被吹来的一片乌云挡住,没了亮院子里也漆黑一片。

我下意识的就想跑回屋,但院子黑的太快,我还没跑回去就一点亮都没有了。

看着面前模糊的影子,我打算黑回屋,但那屋子黑漆漆的跟个怪物一样,敞开的门就像它张开的嘴,等着我走就一口把我给吞了。

事儿最经不起多想,这一多想,刚刚还让我充满安全的屋子一下子变得危险起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