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山村青年的坎坷人生陈军祁红_白象王小说

小说:山村青年的坎坷人生

主角:陈军祁红

作者:白象王

最新章节:第333章:结局

简介:山村青年陈军在父亲被谋害,母亲被拐之后,报仇未果,被逼出逃,他一边打工,一边寻母。一心想传宗接代的祁厂长和夫人生了个女儿之后,男方在事故中丧失了生育能力,这对夫妻同时选中了他。面对机遇,陈军将开启怎样的人生之路!

山村青年的坎坷人生免费阅读

《山村青年的坎坷人生》第1章 :父亲竟然抓着娘的头发

小时候,饿得难受,父亲怕我偷摘别人树上的毛桃、枣子或者自留地里种的红薯、黄瓜什么的,总是教育我说“饿死不做贼”,我心里很是不服,饿死不就是等死吗?

父亲的教导还是起了作用,我不管多饿,还是管住了自己的双手,从来没有向别人的树上或者自留地里的庄稼伸过手。

但是,还是出事了!

我捉泥鳅回家的时候,胖和几个同龄小伙伴从我身边跑过的时候,丢了几个半熟的桃子在我的小竹篓子里。

他们跑后,我发现装泥鳅的小竹篓子里有桃子,正要拿出来丢掉,保证我的清白,三蠢他娘追了过来。

她看见我的竹篓子里有桃子,不由分说,抢过我的小竹篓子,拖着我就往家里走。

边走边骂着粗野的脏话。

我的辩解,她根本不听。

快到我家门前的时候,我娘正好出门,两个面对面,我娘正惊愕之时,三蠢娘破口骂:“看看你这个贼婆娘养出的贼小子,我树上的桃子还没有熟透就被他们偷完了!”

“不是我偷的!我没有去!胖他们把桃子丢在我的篓子里的!桃子是他们偷的!”

娘在我辩解的时候,给了我一巴掌:“你爹怎么教你的,说了‘饿死不做贼!’你怎么……”

娘气得说不出话来。

三蠢娘还是不依不饶骂着人。

我没有跟着去摘桃子,当然死不认账。

娘见我拒不认账,跟三蠢娘说“是不是去找胖证实一下”,三蠢娘骂骂咧咧地拖着我说:“好!你不认账是不是?那就去三人对六面!”

到了胖家门前,胖娘和胖二婶,三婶,早已聚集在门前,概她们是听到了吵架声。

胖站在他娘身边,我见到胖就说是他和几个人去摘了三蠢家的桃子。

胖脑袋一歪:“陈军你自己偷桃子怎么怪我?你问我娘,我吃过中饭没有出门!”

胖娘也很惊奇地说:“陈军,你个短命鬼的,你自己摘了桃子怎么能怪我家胖?”

娘知道我敢来“打对仗”,加上我平时从来不说谎,她走向胖娘说:“这事,我们先问清楚……”

“问什么问?你家里肯定没有米下锅了,你家里的短命鬼饿得,偷了人家桃子!却赖上我家胖!真是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崽!你个贼婆娘养出贼小子,不用问就是他偷了桃子!”

胖娘指着我娘骂着,我争辩的话被她的声音压了下去。

只一会儿,胖娘就抓住我娘的头发,紧接着,胖的二婶和三婶都围了上去。

三蠢娘却自顾离开了。

三个的围攻下,我娘倒在了地上,我丢下小竹篓子,跑了过去,抱着胖娘的咬了一口。

紧接着,我被推倒,还挨了几脚,我娘便死命地护着我,她的沾满了脚印!

我被娘用护着,心里只是难过得嚎啕哭,我知道,娘正在替我挨打。

我想帮娘,但是,娘的却佝偻着护着我。

我看不见人,哪怕是想再用嘴咬人,都咬不住!

听到有说话了。

以为会拉开几个,制止打架。

却听到胖爹冷冷地说:“这些娘们爱打架!那就让她们打吧!”

我气得手爪子死劲抓着泥巴的时候,听到了父亲的声音:“你个臭婆娘!怎么跟人打架了!”

一会儿,我被娘抓着手拖着站了起来,我能看见人了。

但是,我却彻底懵了!

父亲竟然抓着娘的头发,拖着她,又吼道:“你个婆娘!看我回去不打死你!”

娘的脸上已经青一块紫一块,头发凌乱,狼狈的样子刺得我的心尖都痛。

镜头,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娘也哭着,却没有放开我的手!

此时,我却听见胖娘她们几个的冷哼声。

爹!你为什么不帮我娘!为什么?

爹!你不帮我娘!你还要抓着我娘的头发拖着她回家,还说要回去打死她?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心里不断地呐喊着!

爹平时不是很疼爱娘吗?不是说自己无能,亏了娘吗?

娘现在被人欺负成这个样子,你却还帮着外人欺负娘!

你不是我爹!

我没有你这样的爹!

当时,我对爹的恨,比对胖娘她们还要恨!

娘就那样被爹拖着,我被娘拉着手,回到了家里。

进了家门,父亲把门关上。

父亲找到一根钢管拿起,我一见,吓得抱着爹的:“爹!娘没有错!我也没有错!”

爹甩开了我,没有冲着瘫坐在地上娘冲过去,却是到了门边,把钢管放下,拿了一张小凳子坐在门边。

然后,他拿出烟来,吧嗒吧嗒地抽起来。

我已经被吓软了,爬到娘的身边,喊着“娘”,我和娘的泪水不停地往下掉,汇在了一起。

娘最后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抽噎着。

天黑了。

没有做饭。

半夜时分,我抽泣着睡着了。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我被家门外的声音吵醒了!

听到有人问“谁投水了?”,我一骨碌滚下床,朝着门外跑去,只见门前的坪子上围着一圈人。

我挤的时候,娘刚好被救醒过来,我嚎啕着朝着娘扑过去。

娘伸出手,着我的头,两行泪水滚了出来。

后来我才听说,娘是陈波救起的。

陈波一早扛着锄头出去,正好经过我家后面的水塘,听到有人投水,才救了我娘。

我看着娘湿漉漉的头发和衣裤,竟然哭不出声来!

父亲把娘抱着回到家里之后,娘在地上坐了会儿,去洗了澡换了衣裤。

我对爹的怨恨不但没有减,反而增加了!

爹太窝囊了!

如果不是爹帮着外人欺负娘,我娘怎么会投水自尽?

爹却还是一言不发。

吧嗒完了一袋烟,爹去拿着家里生蛋的老鸡婆杀了。

老鸡婆可是家里用来生蛋换钱盐的,我不知道父亲为何舍得杀它,平日里,连一个鸡蛋都舍不得给我们吃的他,这是怎么了?

中饭的时候,爹竟然住一个鸡先放在娘的碗里,然后,再住一个鸡放在我的碗里。

我把鸡到了碗里,赌气不吃。

爹看了我一眼,端着饭碗走了。

娘没有说话,又把鸡到我碗里:“军儿,你吃。”

话刚出口,娘的泪水滚落下来,掉在了她面前的碗里,正好掉在爹给她的鸡上。

娘拿起鸡,咬了一口,连同泪水,一起咽了下去!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