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江湖闯王最新章节完整版,主角初六苏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江湖闯王,又名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主角名:初六, 苏梅

简介:可苏梅说过,赌场的扑克,是专门定制的。并且,有专人看管。就连荷官,在上台前,都没有机会接触。而我刚刚也仔细的看了下。这扑克的确没有任何问题。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全文阅读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全文第27章

这一点,我可以肯定。

那这个秃,到底是用什么方式出千的呢?

这秃,有点意思。

我对他的兴趣,更浓了。

这一把,秃继续下了一万。

我一边悄悄的观察着秃,一边准备下注。

筹码还没放。

忽然,有人在背后,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

一回头,就见侯军,正站在我身后。

一双眼睛,冷冷的盯着我。

我知道侯军调来赌场工作了。

看他穿的马甲颜色,他现在应该是服务生主管一级的。

“有事吗?”

我冷冷问道。

“你跟我来一下……”

我本不想搭理他。

这把秃下了注。

按正常来说,他一定还会出千。

可侯军叫我,赌桌上的所有人,就包括荷官,都看着我。

我如果不和他走,似乎也说不过去。

走到一旁,侯军压低声音问:

“是你领老黑去超市认的扑克?”

看来超市的小老板,把那天我和老黑去的事,告诉给了侯军。

我也不隐瞒,冷冷点头。

“对!”

“到底想干什么?”

侯军一脸愤怒,低声质问我。

我不由的皱了下眉头。

侯军的确!

他用老千扑克千自己最好的兄弟。

他居然问我想干什么?

21点的赌台,已经开始发牌。

并且,我离开的位置,也被别的赌客占上了。

这么好的观察机会,被侯军硬生生的搅和。

我心里有气,看着侯军,口中蹦出两个字:

“滚开!”

侯军一愣。

他没想到,我的态度会如此强硬。

但马上,他的声调提高,故意声道:

“初六,我知道你是个小老千。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我们场子里出千,别说我对你不客气!”

老千。

是所有赌场和赌客心中,最为敏的词语。

果然,侯军话音刚落。

所有人的目,都看向了我。

包括秃。

也包括赌场里的明灯暗灯。

我知道,侯军是想把我赶出去,但他没有这个权利。

所以,他就用这种方式,想让我自己灰溜溜的走。

因为他这么一说。

别说赌客,就连暗灯的注意力,也都会放在我。

一个人赌钱,背后被无数双眼睛盯着,都在怀疑你出千。

就算你心理素质再好,即使不出千,你心里也难免会不舒服。

“怎么回事?”

赌场负责安保的主管,带着两个打手模样的人,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一到我身边,他便恶狠狠的盯着我,问说。

“你出千了?”

棒槌!

这他妈是个地地道道的棒槌!

哪有这种安保,上来就问对方是不是出千。

就算出千,还能直接承认?

这场子,真是养了一群废物!

看热闹的赌客,越来越多。

安保也意识到,这样不行。

他刚想带我走。

就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位冷艳美女,快步的走了过来。

而安保和侯军,一见这美女,立刻恭敬说道:

“梅姐!”

这,正是苏梅。

她应该通过监控,知道我这里出事了。

才特意赶了过来。

苏梅故意装作一副偶遇的样子。

“初六,怎么是你?”

“我下班过来玩两把,侯军和这个安保,却说我是小老千……”

我淡淡说道。

苏梅秀眉一皱。

看着侯军和安保,一脸冰冷。

“胡闹!初六虽然是天象的服务生,但下班后到场子里来,他就是客人。你们没凭没据,就说人是老千。你们这么弄,还让不让客人们玩了?我告诉你们,这是第一次。如果再有一次,你们全都给我走人!”

侯军和安保低着头,谁也不敢再说。

苏梅又摆了摆手,示意两人滚蛋。

接着,又冲着周围看热闹的赌客,客气的说道:

“没事了,家继续玩吧!”

周围又恢复了赌场该有的喧嚣。

苏梅看着我,特意问了我一句:

“怎么样?输了赢了?”

我知道,苏梅问的输赢,并不是筹码。

而是问我,有没有看出秃是怎么出千的。

我冷着脸,摇头道:

“输了!”

“那好,继续玩吧……”

苏梅看了我一眼,便转身走了。

能觉到,苏梅的心里有些复杂。

一方面,希望我抓到老千。

毕竟,老千对赌场的杀伤力太。

除了损失钱财之外,还会造成赌场的声誉下降,客源越来越少。

还有一点,也是最关键的。

如果老千抓不到,就会导致天南地北的老千,越聚越多。

当这里成为老千的天堂时。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只有一个,关门吉。

而另一方面,苏梅又有些不想我成功。

因为我成功了,她就要兑现承诺,陪我一晚。

苏梅一走,我便又在场子里,随便的转了转。

过了一会儿,见秃21点的桌上,有了空位,我才过去坐下。

之前和秃一桌时,他连看都没看过我一眼。

但因为刚刚的事、一见我坐下,秃竟给我递了支烟,开始和我搭话。

“刚刚怎么了?那小子你认识?”

我知道,秃是在套话。

他也怕我是赌场请来的暗灯。

而侯军不知道详情,过来点破了我。

这个秃,还挺多疑。

抽了口烟,我一边拿着筹码下注,一边随意说道:

“认识,以前都是一个洗浴的,就楼上的天象。他是我组长,我得罪过他。故意找我麻烦……”

秃“哦”了一声。

神情也顿时松弛,不再理我了。

看了一眼秃,他手里的筹码,已经有七八万了。

如果再不能抓住他出千的证据。

今天他很可能就要撤了。

这把,他依旧下了一万。

而我还是下了一个小注,200。

荷官依次发牌补牌,到了秃时。

他两张牌,一张7,一张5,12点。

这种牌正常是需要补牌的。

但因为他是尾门,看我们前面的补牌,如果都没有补出10点。

他也可以选择不补,争取把十点留给庄家,等庄家爆牌。

秃依旧在思考。

而我不再盯着秃的手,而是看着他的眼睛。

如果认识牌,他一定会看向牌靴。

但很奇怪,秃并没看牌靴。

但他的眼睛,却一直看着荷官。

准确的说,是在看荷官的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