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初六苏梅的小说江湖闯王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江湖闯王又名我不做千王好多年

主角: 初六, 苏梅

简介:我和老黑蹑手蹑脚的靠上前。一到门口,老黑猛的一抬脚。就听“咣当”一声。木门应声而倒。

探案灵猫全文

我不做千王好多年免费阅读第23章

几平米的空间内,一老一少,正看着我俩。

老的是躺在一个纸壳铺的床上。

虽然是夏天,但他还是盖着一身脏兮兮的厚被。

少的则是小乞丐,他正站在床边,手里还拿着一瓶水。

见我俩忽然进来,小乞丐明亮的眼睛里,透出一丝惊慌。

而蓬头垢面的老乞丐,倒是一脸镇定。

老黑也不废话,举着擀面杖,指着小乞丐,骂说:

“你个臭要饭的,敢偷老子的钱,给老子拿出来……”

我本以为,小乞丐会害怕,乖乖的把钱拿出来。

可没想到,小乞丐竟梗着脖子,瞪着老黑,说道:

“你个大黑鬼,你才是臭要饭的……”

一句话,说的我和老黑同时一惊。

我俩对视一眼,都是一脸的意外。

本都以为,这小乞丐是个男孩儿。

可一开口,竟是个女的。

“你就不是要饭的,你也是个小偷,小贼,小蟊贼,女毛贼!”

老黑继续说着。

我心里有些哭笑不得。

这个老黑,虽然长得一副凶神恶煞神鬼莫近的模样。有时候还憨的泛傻。

可今天接触下来,我发现他还有些碎嘴。

这些特征,和他凶恶的外在形象,实在不符。

小乞丐也不认怂,马上反驳。

“我就是贼,也比你们强。你们出老千骗人钱,别以为我不知道……”

小乞丐的话,说的我心里一惊。

我自认为我的千术水平,还算高明。

一般老千,都不可能看破。

可这小乞丐一开口,就点明我的身份。

难道是我的动作手法,被她给看出来了?

老黑并不知道我出老千。

他先是一愣,马上说道:

“放屁!老子是凭点子赢的钱。老子要是老千,早他妈去赌场发财了,还在这鬼地方混?”

在老黑的眼里。

老千应该是无所不能的。

出入赌局赌场,说赢便赢。

而真实的老千,却是谨小慎微,处处小心。

既要盯着牌桌,又要防备同局的高手,还要防着各种明灯暗灯。

因为一旦失手,那就是万劫不复。

“切!”

小乞丐面露不屑,指着我说道:

“他就是老千。他先是等着坐庄,然后又连赢两把蜈蚣那个棒槌。他怕蜈蚣抢他的钱,还特意给你发了一把豹子3。把钱转移到你那里……”

老黑惊了。

小乞丐说的头头是道。

他不由的转头看着我。

脸上,一片茫然。

我现在可以确定,她并没看清我的动作。

但我还是惊讶。

这么多年,除了六爷。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把我内心的计划,洞悉的如此明晰。

老乞丐本来一直安静的听着。

当他听到我们出千这里,忽然站了起来。

右手握拳,左手再上。

接着,左大拇指朝天一立,开口说道:

“西山北岳万支花,金戈蓝荣是一家。敢问小兄弟,走的是什么道,入的是什么门?”

老黑和小乞丐,听的是一头雾水。

而我也同样抱拳,左拇指朝上,答道:

“万水恒流总归海,四方五行称八卦。我走的是蓝道,入的是千门。即是旁门,也是左道……”

我们两人说的,属于早些年跑江湖的春典黑话。

金道,指的是阴阳算命。

戈道,指的是江湖卖艺,玩杂耍的。

蓝道,就是我这样,以赌为生的人。

荣道,说的就是小偷儿。

对于这些春典黑话,我懂的也不多。

也曾见六爷,和人说起过。

我本想和六爷学学。

但六爷摇头叹息。

说现在的江湖,金钱为大,利益为上。

这些江湖旧派的规矩,早就没用了。

老乞丐马上又说:

“五湖四海万条河,太上老君背上驮。能问一下,这位蓝道兄弟的名讳吗?“

老乞丐前面这句春典,是告诉我他姓牛。

太上老君的坐骑,就是一头青牛。

我答:

“爹赐姓,妈赏名,贱名初六。给牛老先生道好……”

牛老听着,微微躬身。

接着,便回身便训斥小乞丐说:

“虽非同门,但是一道。小朵,你学艺不精,拿人财物,被人追上门。还不赶快磕头道歉,把钱还给人家……”

叫小朵的姑娘却眉头一皱,倔强说道:

“不行,这钱还了,明天拿什么给你买药……”

我一听,便明白了。

怪不得牛老这么热的天,还盖着厚被。

并且和我说话时,身体还总是不由自主的发抖。

看来,他是得病了。

牛老双眼一立,立刻说道:

“没有规矩,就是虚活百年,也是皮囊一副。我们虽是贼,但盗亦有道。恩主上门,就要把钱还回去。你再废话,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牛老一脸严肃。

小朵气的小嘴鼓鼓的。

但她不敢违背牛老的意见,还是把那沓一万块钱,拿了出来。

递到老黑的面前,赌气的说道:

“给你!”

老黑有些懵,他转头看了我一眼。

而我慢慢摇头,淡淡说道::

“算了,钱不用还了!”

说着,我又从兜里掏出一万块,放到旁边的床上。

“牛老,你刚说了,我们虽非同门,也是一道。帮不了太多,几餐饭钱,聊表寸心,还请牛老收下!”

牛老和小朵明显愣住了。

就连老黑,也有些意外的看着我。

我不是什么善人。

更不是同情心泛滥。

只是六爷当年教诲。

江湖之上,但凡遇到山穷水尽,道尽途穷之人。

能帮一点,便帮一点。

不为善缘,只为良心。

牛老也是爽快人,见我这么说,他也没推迟。直接说道:

“好,这钱我收了,初兄弟这情我记下!日后我一定会送初兄弟一份大礼!”

我帮他,纯粹是江湖之情。

根本没想什么大礼回报。

但帮归帮,该计较的事,我还是要计较的。

转头看向乞丐一样的小朵,我冷着脸,说道:

“钱的事结了,但你出手伤我朋友的事,是不是还得了一下?”

或许小朵是出于孝心,偷了我们的钱。

但不管怎么样,她被抓住时,竟出手伤了老黑。

这一点,从道义上,规矩上,都说不过去。

我帮他们是帮他们的,要说法是要说法的。

这叫山归山,水归水,一码是一码。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