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

主角:余诗言凌北爵

作者:香葱酥饼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3章 另一套礼服

简介:一场阴谋,无端的拆散了她的家和她的姻缘。
五年后落跑千金再次归来,看着曾经的准未婚夫,勾勾手指头道,“陪我一次,你说的我都答应你。”
男人以为她靠近自己,是别有所图。
直到他看着和自己如出一辙的两个孩子,男人怒了。
当两个软萌的小家伙都往他的怀里拱去,一口一个“爹地”,男人却说,“国家开放三胎了!”

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免费阅读

限量婚宠:总裁诱妻成瘾 免费阅读 第1章 陪我一夜

“你为什么要回来?”

“凌北爵现在是我的男朋友!”

对面女人咆哮着的愤怒话语,让余诗言愣了愣。

为什么要回来?

因为她是带着使命来的,握紧了手里医生开的药,她拨通了一个电话。

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路虎里电话声响起,路虎车速度虽不快但是目标很清晰的撞过来,撞向那个和余诗言说话的女人,“轰”的一声,那个女人被撞到在地,血流了一地。

看着下车的黄毛,余诗言把转账记录给他看。

黄毛手机里的短信提示声也已经响起,他扫了一眼,一百万,撞个人,不亏。

他勾了勾唇对着穿着一身淡蓝色纱裙,一头头发宛如海藻一般的余诗言道,“像你这么狠的妞已经不多了,很合我胃口嘛!不过我要去赶飞机了,出去避一避该死的条子,小美妞,有缘下次再见。”

余诗言没有理会黄毛的话,已经摁下了120。

“喂这里是春熙路嘛,有个女士出车祸了!”

“好,我们这就赶到。”

余诗言亲眼看着苏如烟被抬上了救护车的担架,她让黄毛以八十迈以下的车速撞来的,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会失血过多。

她打了俩出租车去了医院,坐在医院外的长廊上等着电话。

果然只十分钟,一个电话就打了进来,男人的咆哮声如雷震耳,“余诗言,你!很!好!如烟如果有什么事,我要你陪葬。”

这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如今的脾气真是暴躁。

余诗言拧了拧眉心,将自己脸上的酸涩抚平,淡淡的道,“凌北爵,放狠话没用,仔细想想你打电话给我的目的吧。”

“马上给我滚来医院,如烟失血过多,需要rh阴性血。”男人气得磨牙,果然是她,五年不见她倒是完全露出了獠牙。

想当初在自己跟前温纯的模样,果然都是假象!

凌北爵气得把领带都给拽开了。

“可以。”余诗言淡淡的道,一双丹凤眼微微挑起,带着算计,“我有个要求。”

“这就是你买凶撞人的目的?”

“错,她当初抢我男朋友的时候,我就应该撞死她的,现在晚了五年而已。”

凌北爵听到她提当年的事,含恨道,“如烟没有错,当年我们也不可能了,凌家和余家只可能是世代的死仇。”

余诗言微微屈起的手指就抠入了掌心之中。

当年的事,明明是两个父亲一起去海钓一起坠入了海中,凌北爵却笃定是余诗言的父亲下毒毒害了他的父亲,而后二人都遭遇了海难。

后面余诗言的母亲和继父收购凌家的公司只是形势所趋,就算不是余家也会有张家赵家李家。

订婚前夕,她又亲眼看到凌北爵和苏如烟躺在一张床上。

她负气离开,一去就是五年。

五年都过去了,现在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

她的手指无力的松开,继续冷声道,“陪我一夜,我救苏如烟。”

“呵……”电话那头轻蔑的嗤笑声响起,许久没有声音,久的都让对方以为挂断了一般,“可以!凉川医院,五分钟之内给我赶到!”

“我就在医院门口,她死不了。”

余诗言揉了揉眼睛,把眼里的酸涩安抚了下去,原来隔了五年,当初那个深爱的男人关心别人的时候,她的心还是会痛的啊。

“果然都是你一步步设计的,你想耍什么花……”

余诗言挂断了电话,没有和他解释的必要。

她将医生开的促排卵药的最后一颗放入了口中,五天了,她的计划布局了近一个月,终于到了收网的时候。

急救室门口,余诗言再一次见到了凌北爵。

他们曾经的合照被她撕成了碎片,但是他的模样被深深的烙印在她的脑海之中了,曾经一想起就是锥心的痛,痛到她不能呼吸。

“凌先生,你好!”余诗言抑制住心脏的狂跳,细听能听到她嗓音中微微的颤抖。

凌北爵一如五年前,只是如今一身黑色的西装,头发倒梳着露出他漂亮的额头,眉眼精致的没有一丝瑕疵,鼻梁高挺,只是唇略薄了些。

他站起来看着余诗言,没有多余的表情,“去抽血,救如烟。”

“好,记得你的承诺。”

凌北爵下巴微微扬起,唇角带起了一抹嘲讽的笑意,“余诗言,你是找不到男人了吗,怎么奥国的男人还满足不了你了,呵呵。”

余诗言没有吭声,进了抽血室。

护士给她抽血扎针,她一声不吭的,反倒是凌北爵眉头微微的皱起。

“小鱼儿最怕疼了,来我给你捂住眼睛。”

“凌北爵,我哪有你说的这么脆弱……啊,我好紧张,会不会很疼。”

两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一个画面。

这还是两人大学的时候去自驾游出了个小车祸,凌北爵才知道余诗言是稀有的rh阴性血,这种熊猫血会因为供血源稀有,而不能出事。

毕业后他亲自花钱包养了一个“血库”,正是躺在急诊室里的苏如烟。

余诗言看着自己的血缓缓的被抽离身体,流入了血袋中,她眼睛都没眨一下,想当初她受伤,苏如烟给她供血时又是什么一种心情呢。

真是风水轮流转。

“好了,你这几日注意休息,可能会出现轻微头晕,多吃,瘦肉,蛋奶。”护士拔掉针头,捧着血包送进了急救室。

等护士再次出来的时候,凌北爵迎上去道,“够了吗,不够再抽1000cc!”

“再抽下去,这位小姐就要抢救了。”护士看着余诗言微微发白的脸。

“她,命硬!”凌北爵冷笑道。

护士诧异的看了凌北爵一眼,又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余诗言,一边离开一边在揣度他们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余诗言无视旁人的目光,催促道,“凌先生,苏如烟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现在到了你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凌北爵一把揽过余诗言的纤细腰肢,近的那张俊脸都快要贴在她的脸上。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被我睡?”

“不,是你陪我,凌先生请摆正你的位置。”

凌北爵看着余诗言眼底的倔强,倒是想看看她还想玩什么把戏,当初她走的时候可是将他折腾的只剩下半条命。

他这个人都是如烟救回来的!

“你的目的达到了,黑羽酒店,1018,晚点就来。”凌北爵一把松开了余诗言纤细的腰肢,嫌弃的甩了甩自己的手,像是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随后丢给了她一张卡。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