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同居攻略我为冠军侯_我为冠军侯小说

小说:同居攻略

主角:我为冠军侯

作者:我为冠军侯

最新章节:第489章 结局(二)

简介:“帅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不,你错了,长得帅可以为所欲为。”刁蛮任的集团小姐,俏皮可爱的女学生,御姐范儿十足的律师,温柔的空姐,格迥异、风情万种的双胞胎姐妹……桃花运不断,美女纷至沓来,他却谦虚表示:除了长得帅,我真的一无是处!

同居攻略免费阅读

《同居攻略》第一章,被当成变态揍了一顿

“你现在在哪儿?”

“啊?网吧!”

“地址发给我。”

“干嘛?你要过来吗?”

不待我说完,里便传来挂断的声音,我摇了摇头,心想这姑娘今天又抽什么风了?将地址发给韩彩彩后,我把扔在桌面上,继续玩我的游戏。

我玩游戏一直很坑,意识操作都跟不上,每次与我的朋友双排,他都会无奈地问:“张嘉文,你是干美团的么,这么能送?”随后就是一堆“下路栓条狗都比你强”之类侮辱人的话。

面对朋友的愤怒,我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只在特别的时候才会嘟囔一句,“游戏就是游戏,认真你就输了,继续继续……”朋友只能无奈地翻白眼。

二十分钟后!

一个巨的行李箱出现在我的身边,韩彩彩坐在箱子上,用毛巾擦着头发上的水,目望向我的屏幕。

“天哪!”看到我犀利的操作,风的走位,她发出了崇拜的声音。

我嘴角微微上扬,鼠标点得更快了,心想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今天非让对面的五头猪体验一下被白银选手支配的恐惧不可。

眼看敌方五人抱团推中,玩得一手好亚索的我,没有选择避其锋芒,而是滑步上前,攒风、EQ闪、开!

只可惜我只完成前两步,还没来得及放招,就被对面的小法师晕住,落得个“五马分尸、横死当场”的下场。

眼看我的屏幕黑了下来,韩彩彩笑得花枝乱颤,险些从箱子上跌下来。

我眉头一皱,怒上心头,正要转身喝一声:“you can you up,no can no bb”,韩彩彩便已将我推离座位,自顾自坐了下来。

“你也会玩这个游戏?”

韩彩彩没有回答,趁着亚索还没复活,啪啪啪在键盘上一阵敲,边敲边说:“怪不得这么菜,连快捷施法都不会用。”

我一听这话,脸都绿了,心想老子看你玩,看你能秀出什么好操作,如果玩得比老子还菜,老子非笑你个三天三夜不可。

谁知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我,韩彩彩葱白的手指在键盘与鼠标间飞舞,每一次上前,必是一番精彩的操作,各种EQ闪、越塔强杀、残血反杀……逐渐将战局拉回,不到二十分钟,对方点了投降,并在公屏打字:对面的小崽子绝逼请代练了,生儿子没P眼。

作为一名资深的键盘侠,我怎么受得了这种侮辱,推推韩彩彩的肩膀:“快快快,打字骂回去。”

韩彩彩摘下耳机,将游戏退了,转头说道:“我饿了,我们先吃饭吧。”

沙县料理,那绝对是世上最好吃的东西,不然韩彩彩怎么会吃得那么香?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已经吃完一碗炒饭,喝了一盅汤,还催我再给她点个菜。

我问她:“姑娘,你是有多久没吃饭了?”

韩彩彩啃着汤里剩下的骨头,头也不抬地说:“别废话,快帮我点菜。”

又是一盘菜,两碗饭下肚,韩彩彩终于地揉揉肚子,笑着道:“终于吃饱了。咱们回去吧。”

我不由一愣:“回去?回哪里去?”

“当然是你家呀。”

目落在她巨的行李箱上,我此时才发觉,事情没有我想得那么简单。

“你不会是想住我吧?”

被我揭穿,韩彩彩俏脸一红,低声道:“借住几天,借住几天,等我找到工作了就搬走,不会影响你的。”

我住的地方,离公司很近,因为属于市中心,每月房租差不多2000块钱,这对于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每次见到房东阿姨,我总是满脸堆笑,目中充满真诚地强行寒暄几句,就想她给减点房租,给予我这个背井离乡的苦命孩子一点关爱。

为了减轻房租的压力,我发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发小叫了过来同住,美其名曰:共同学习,找寻机会,一起创业,走上人生巅峰。

这个骗局随着发小搬来后就被识破了,我俩都是重度游戏爱好者,一到周末就是一波网吧两连坐,每天入睡之前还不忘探讨一番游戏的小技巧,有时探讨得激烈了,便翻身而起,穿衣穿鞋,前往网吧决一死战。

solo上百局,各有胜负,谁也不服谁。尽管在别人看来,我俩是菜鸡互啄,但我们乐在其中。

推开沉重的铁门,一股若有若无的脚臭气息扑面而来,韩彩彩皱了皱眉,掩住鼻子,往沙发上一躺,吩咐道:“给你三分钟的时间,把你们的臭袜子臭鞋收拾一下。”

我老脸一红,淡淡应了一声,开始收拾起屋子来。

屋子不,勉强算是两室一厨一卫,主卧面积,为了方便探讨游戏,我与发小在里面并排放了两间床,另外一个房间用作客厅。

韩彩彩一边休息,一边四处打量,发现客厅再放张床,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便起身朝着我的房间走去。

“不要!”不等我开口阻拦,韩彩彩已经进了房间,随后拎着我换下来的红问道:“你本命年?”

“关你什么事?”我将一把夺下,往衣柜里一塞,生气地说:“以后没有我允许,不要随便进我房间。”

“你的房间?”韩彩彩不屑地笑了,“以后是我的房间了,你睡沙发。”

“放屁!”我忍不住道,“记住你的身份,这是我租的房子,要睡沙发的人应该是你。”

见我有些恼怒,韩彩彩语气缓和道:“沙发那么小,你忍心看我受罪?”说到后面,已经多了几分撒娇的意味。

我心肠一软,心想反正她也住不了几天,我就委屈自己睡几天沙发吧,可是韩彩彩和发小住一个房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总归有点不好吧。

别多想,我不是担心韩彩彩,而是我发小的安危,别看韩彩彩一米六出头,体重不过百,但从小练习跆拳道,三两个汉别想近她的身,若是我发小举动稍有不妥,恐怕会被打得他妈都不认识他。

想到这里,我倒一口凉气,只盼望韩彩彩赶紧找到工作,赶紧搬出去。若是她一直呆在这里,不知会把我平静的生活祸害成什么样子。

说起与韩彩彩的相遇,那可谓极其、非常狗血。

我所在的公司乃是国内有名的食品巨头,有二十多家分公司,就连国外都有我们的处。我学学的是电子商务,毕业时签约的也是一家电商公司,到了快要报道的时候,我与几个死党筹划着创业,梦想着开家火锅店,创业走上人生巅峰,便毫不犹豫地违约了。

后来几经波折,进了现在的公司,负责品牌推广。初进公司,毫无工作经验,着实吃了不少苦头,多亏有个好领导,手把手地教我,这才逐渐上道。

转眼间入司半年,领导与一个跨国品牌——百盛达成合作,开始一系列校园推广活动。

那天,我带领几个新同事到达活动场地,将展位布置完毕后,我掏出烟,朝着厕所走去。

抽烟这个恶习,是进公司以后染上的,初进公司,除了上级领导,没啥说得上话的人,后来我发现一到休息时间,男同事们就呼朋唤友地朝着楼道走去。

好奇心起,我就问身边的女同事:“他们这是干啥去?”

女同事沉浸在工作中,头也不抬地说:“毒!”

我倒一口气,心想毒可是犯法的,为什么她说得那么云淡风轻?不行,我得去看一下。

等到了楼道,才知道女同事说的“毒”,其实是烟,男生嘛,就这点爱好,工作压力来一支,情不顺来一支,有事没事来一支。别说烟有害健康,平日小餐馆饭饭菜里那么多地沟油,那么多有害细菌,家不还是照吃不误,人活着,要的就是自由自在。

见家一边抽烟,一边聊得开心,我赶紧拍拍身边的一位男同事,要了支烟过来点上,见我也抽烟,家似乎和我找到了共同话题,开始天南海北地聊起来。

初时的我,见到同事们总是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见谁都唤一声某哥。现在的我,觉得叫他们哥,简直是在玷污自己,于是私底下都管他们叫“狗东西”,当然他们也这样叫我。而且更过分的是,由于本人长相帅气,格“风”,这群犊子没少给我取绰号,例如尹正、冯巩……

叫我尹正,是因为我常把自己想象成古代的文人客,兴致来了,便忍不住即兴赋诗一首,但我的水平,就和那位喜欢唱、跳、rap、篮球的明星篮球水平一样——菜的一批!而我做的诗,常常把家逗得笑,家于是又把我叫作冯巩。

那天,我一边抽着烟,一边踱进厕所,解开裤子对着便池就是一顿狠浇,到一半,忽听到背后响起开门的声音,随后是一声尖叫。

“变态啊——”

我还没明白什么情况,头上就结实地挨了一巴掌,打得我眼前直冒金星,我骂了一声“谁特么打我?”随之转过身去。

——

作者有话说: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