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葬棺夺命最新章节完整版,主角王浩胡老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葬棺夺命

主角名:王浩, 胡老头

简介:就这么仰躺着被人拉走,我这辈子这还是第一次,都是胡老头给害的。要命的是,除了背部磨擦满是石砾的地面,辣作痛之外,蓝路虎那伙人还一边走,一边向四周房舍叫——“抓到杀人犯了,抓到杀人犯了,家都放宽心吧!”

葬棺夺命

葬棺夺命全文第27章

他们这一喊,四周便涌出许多小孩、姑娘、叔、娘、伯、爷来,他们看着我和胡老头指指点点,都没说什么好话。

居然就这样,被人拖着“游街“了!

真是奇耻辱呀!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希望我们从来没有打过,让名叫王将臣的僵尸把这一村的村民都给了血,那才好呢!

不过,看到蓝秀秀走在蓝路虎后面,一路上眼带泪花,颇为不忍的看着我和胡老头。我又希望僵尸王将臣别把她给祸害了。

很快,我和胡老头被他们拖到村西头的公社办公室。

“说,为什么逃来我们龙山村?”

李赤柱是个胖子,长着酒糟鼻,皮肤泛红,估计是长年烟酒给薰的。

我和胡老头就剩半条命了,喉头怕是都被血块堵住了,根本说不上话来。

“不说是吗?没关系,反正胡局长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将你们交给他们,你们自会老老实实交代的。”

李赤柱一副行事干练的的样子。

“李村长,这次杀人犯是我带哥们十几个一起抓到的,到时你在胡局长面前要多美言我们几句呀!对了,这次抓杀人犯,县里面有没有悬赏金呀?”

“为你们美言?你们要脱离村籍,搬到县里面公安局去住吗?”

、李赤柱没好气的说道。

“哪敢哪敢?我们这帮人你也知道,有时偶尔犯点事,时不时的就被公安局那边请去喝茶问话,我不是想趁这机会与那边的领导打好关系吗?”

“这样啊!那我考虑虑。”

“得勒,就知道你李村长是为我们老百姓服务的。来,先抽一支红河烟解解闷。”

蓝路虎说着便给李赤柱点了根烟,那巴结上头的模样就像一只摇尾狗。

“嗯,你小子懂做人,说的话中听。”

李赤柱躺进竹板沙发里,云吐雾,还起二郎,官架子得像抽烟的地主老财。

“呃,李村长,不知胡局长有没有从泥坑里出来,你打问问,如果他们还陷在泥坑里没出来,兄弟我这边那么多人,立马过去帮他。而且我们抓到了犯人,你将消息告诉他,他一定很高兴的。”

“对,对,对,我现在就将抓到犯人的消息告诉胡局长,也免得他老人家担心。他们做领导的担心我们老百姓安危,我们老百姓自然也尽量让他们领导安心,你说是不?”

“是是是。”

“我这就拨。”

李赤柱一手烟,一手从裤兜里出来,按来电显示,拨出了“胡局长”的号码。

“出我的爱,逼着我离开,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出我的爱,你背着良心债,就算付出再多情也不回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爱情不是你想,想就能,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手……”

慕容晓晓悦耳的歌声在这个时候响起了!

不用说,李赤柱打出的号码通到我裤兜里的来了。

听着这悦耳的歌声,办公室里本来嘈闹的氛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目都向我看了过来,眼中尽是讶然之色。

李赤柱愕然的望望我后,将挂掉,然后再次拨“胡局长”的号码。

他挂掉的时候,我里的停了。

他再拨的时候,我上的又响了。

就算是再笨的人,也知道他打给胡局长的通到我裤兜里来了。

李赤柱一下子从竹板沙发上爬起来,一双肥在我裤子上找,最终将我的从我的裤兜里掏出来。

我心想,这回总算要真相白吧!

岂料,李赤柱却一把揪起我的襟,声色俱厉的喝道:“胡局长的怎么会在你这里?说,是不是你把胡局长他……胡局长是不是被你们给害了……”

周围众人,尽皆哗然。

居然把局长给害了,这罪过该有多呀!只怕是清河县近几十年来最的杀人案了吧!

个个看向我的眼睛里,都透着凶狠。

我却在心中呼冤枉!李赤柱和这帮人居然是这么想的,我也真是服了!所谓的脑洞开,概也就眼下这情况了。

被李赤柱这么揪起来一摇,卡在我喉咙上的那口血气算是咽下去了,我这才能说话道:“你们都误会了,其实跟本就没有什么胡局长?”

“没有胡局长?”

李赤柱眼珠子一下子瞪得溜圆。

“李村长,你能不能让他们都出去,事涉国家机密,我单独向你作报告,你看行不行?”

一能说话,我的脑子便跟着灵活起来。想想,还是不能让李村长在全村人面前丢尽颜面,所以我决定还是私下里将实情告诉他。

“事涉国家机密?”

李赤柱的眼睛再次瞪得溜圆。

“村长,小心有诈,我看这小子眼里贼闪烁,不知道肚子里憋着什么坏水呢!”

蓝路虎概不想错过这种国家机密,所以竟恶意诽谤我。

“能有什么诈?我都伤成这样了,还能爬起来逃走不成。”

我苦笑。

“嗯,你想逃,也是逃不了的。这样吧,路虎,你先把他绑在凳子上,然后你们到外面去,我且听听他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李赤柱略一沉吟,如此说道。

敢情,他不绑着我,还不放心自己的安全呢!

蓝路虎本来还想争辩几句要留下来,结果被李赤柱喝斥几句,遂再不敢多言,只是将我绑到了椅子上,然后便带着众人退了出去,关好办公室的门。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