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喜劫良缘傅湘君凌慬,喜劫良缘明恩华

喜劫良缘

喜劫良缘》小说介绍

男女主人公是傅湘君凌慬的穿越小说《喜劫良缘》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明恩华十分给力,男女主的爱情被明恩华赋予了更深层次的含义,值得一读!文风诙谐轻快,女主不小白不弱势,在矛盾与抵触中显示出女主的智慧和男主的担当。主要讲述了: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悲惨起来,连喝凉水都是塞牙的。天牢什么的,以前没见识过,现在见识了,还挺冷的,大好的夏天,就像是在冰窖里头,阴得发冷。还有老鼠!真担心没被处死,就被各种细菌感染病死,……

喜劫良缘免费阅读 第4章 天牢夜审腹黑过招

俗话说的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人悲惨起来,连喝凉水都是塞牙的。

天牢什么的,以前没见识过,现在见识了,还挺冷的,大好的夏天,就像是在冰窖里头,阴得发冷。

还有老鼠!真担心没被处死,就被各种细菌感染病死,好在她这些年啥都没干,就锻炼了身体,毕竟身体可是本钱。

微弱的烛火之下,傅湘君面前用天牢里头唯一而残缺的被子,挡住一只老鼠,看它自己乱跑。

同时面露嫌弃的与它交谈,

“老鼠啊老鼠,你说,你为什么在这里生活?难道这里伙食比较好?”

“看来,你过得很好。”

一声陌生的感叹由傅湘君的头顶传来,傅湘君倏然抬头,面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高大的黑影。然后她立刻否认自己的想法,不是一个,是两个!

黑漆漆的身影,刚好挡住天牢里头的烛火,看不清他的脸,可她记性不错。

“民女见过王爷!”

“民女?”

他的话里,包括了一声微微的冷哼,傅湘君听出来了。

他是在挖苦自己之前自称属下的事情。果然,这男人是爱记仇的。

不过啊,既然他有意见,自己就先道歉好了。傅湘君立刻恭敬的跪坐在地上,低头朝他行礼,一并开口。

“是啊,民女。先前的事情,还请王爷见谅。”已经这么诚恳了。

突然,傅湘君低着的头,被人抬了起来,一双冰凉凉的手,就在她的下巴上。对上他的眼,凌厉中,多了些狠毒,如鬼魅般的声音就这样出现在她的耳边,

“堂堂的傅家二小姐,怎么会是民女呢?”

就算是靠着微弱的烛火光,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太透彻,仿佛随时都能把她看穿似的。不自觉的,她的手早已握拳。

一定不能乱了阵脚,需要冷静,傅湘君闭眼三秒后,睁开,缓缓笑道,

“傅家二小姐,与王爷的显赫身份相比,确实是民女!”

对于他能这么快就查到自己的身份,一点都不惊讶,在太和殿中的人,都造册登记过了,她也不例外。

凌慬看她闭眼,然后冷静的看着自己说着话,让他非常的不悦,骨节分明的手指不小心加重力道,直到看到她的眼里终于出现因痛苦而产生的变化。

不过,她不抵抗,这一点,有些失望呢!

想着,他收回了自己的手,站直,朝身边的人说道,“把她带出来!”

随后举步离开。

傅湘君以为,是要转换审判场地,结果,只是走了几步,到了空旷的刑罚区。墙上各式各样的刑具,单是看着就会觉得害怕的,她也不例外,停住脚步,看着,呆呆的看着。

她停住脚步,还是冷静的看着刑具,凌慬看她的眼中多了一抹沉色,问她,

“怎么?害怕?”

当他知道她是傅家千金的时候,一开始很失望,不只是因为她没有特别的身份来‘刺杀’太后,或者是他。但是,下一刻,又很高兴,因为她,是傅家人。

“是人都会怕。”被人安置在一条长凳上坐着,傅湘君才回答他的问题。

凌慬还是选择坐在对面,但是,他的椅子,是皇家特供,虽然觉得他这种在天牢中都铺张浪费的行为很看不过去,可只要想想他是什么身份,也就理解了。

过了许久,凌慬都是坐在傅湘君的对面,看着她,一言不发,她只好先开口,

“王爷来此,有何贵干。”

若是不问,是不是一定要坐在这里,受他的眼神凌虐?

“傅二小姐是明白人,怎么会不知道本王来此所为何事!”

凌慬又把话抛给她,傅湘君无奈啊,她怎么知道他到底想要干嘛?难道太后的伤,很重?不应该啊……

傅湘君陷入思考中,眉头一皱,看着地面。

思虑一番后,傅湘君抬首,问他,“敢问王爷,是不是太后的伤……很重?”

后两个字,她问的很小心,哪怕是很确定自己没有失手的几率,可还是会怀疑的。

而且凌慬一开始就没打算先开口,一味等着她说,这种方式,看起来很费力,可是,很有用。

因为总有人很煎熬,比如她。

凌慬嘴角一笑,摇头。

“那是皇上或是王爷打算送我上路?”

只有这个可能了,他们想要杀了自己,毕竟她伤了人的。

哪知凌慬还是摇头,眼中还是混着笑容与算计,这种人,很难看得懂,她并不喜欢。

“请王爷直言,民女实在想不出王爷的目的。”

他这种把人放在锅上,小火烘烤的方式,非常的让人烦躁,好在她平日里头心静,暂时不会被惹怒失去理智。

终于,凌慬愿意先说话了,

“傅二小姐可识得这个?”

傅湘君见他手往后一招,他的随从便把一块丝帕恭敬递到他的手里。丝帕正中,正是她先前伤了太后的手术刀,她并不惊讶,可就是想知道,他想知道做点什么?

“自然识得。”傅湘君点头。

凌慬还是端着她的刀,很平静的继续说道,

“本王记得,傅二小姐进宫是来参加太后准备的聚会的……”

傅湘君胸口一震,恐怕还有下文。

“私自携带武器进宫,好像也是死罪吧!傅小姐?”

他在问自己,可这明明就是确定的,是她忘了,选择不被侮辱,反抗太后,思虑不深。导致现在,她的生死,捏在他的手里。

“恩。”

傅湘君低头,即使她不怕死。

她很听话,答案也是自己预期的,可凌慬就是觉得不悦。很快,他发现了,是她的表情让自己不悦的,她太冷静。

“不过,本王有个问题需要向傅二小姐讨教讨教,可否?”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凌厉的想要把她看透。

傅湘君抬头,看着他,

“民女不敢,王爷请问。”

古代的人,总是心思缜密,一句话,转几个弯,或是深藏痕迹,她看面前这位,更是,心思细腻无人能及,却又从不表现出任何能看透他一点点的表情。

这种人,最好不要是仇人,否则,会死的很惨。

凌慬玩转着自己手里的小刀,怪异的样式,手掌的长度,刀刃却十分的锋利,也不看她,便说,

“傅二小姐用刀插了太后十几刀,太后却只是皮外伤……而且,只有一个伤口。”

他要原因,傅湘君知道。

不假思索的,傅湘君回道,“回王爷,很简单。因为民女每次插进去,都是同一个伤口,而刀本就不长,更不会让人重伤。”

太后那里,确实是轻伤,只是凌慬对自己有了疑惑点,或许想要知道原因。这是他没有让人立刻处死自己的原因,她想。

说得这般容易,还没有一点的冲突,凌慬很满意,却也很不满意。

一个长年居家的名门千金,竟然会有这么娴熟的‘杀人’手法,如今是伤人,若有一日,自然也是可以用于杀人的。

她,到底是谁?

凌慬眼中,越来越多的锐利,眼中的她,很有意思。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