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妖孽总裁的暖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妖孽总裁的暖宠

主角:舒乐萧煜诚

作者:最后一只猪仁仁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97章 谎言

简介:十年前,他们的缘分就已注定,而十年后,他们奉家族之命闪婚。婚后,一边是妖孽总裁的暖宠,一边是儿时的青梅竹马,她的心却不偏不倚地倾斜在她的冷面总裁。两人从疏远到亲密,打情骂俏又是生死相守,他们的爱情,是一见钟情或是日久生情。
可当两人的前任分别回归,两人的婚姻面临危机,霸道总裁霸气宣告:他萧煜诚认定的人,这辈子都不准跑掉!
暖婚宠爱,在爱情毒药面前,相爱便成了唯一的解药。
主智商情商双在线,暖宠不虐,揭秘豪门爱恨情仇,解锁相爱的一百种虐狗方式。

妖孽总裁的暖宠免费阅读

妖孽总裁的暖宠 免费阅读 第1章 民政局登记

“萧总,人来了。”

“注意你的言辞。”

“对不起,萧总,夫人来了。”

民政局的门口,一辆迈巴赫62稳稳地停在门口,新颖低调的奢华让很多路过的夫妻都忍不住驻足看一眼。

隐在车窗后的穿着慵懒,一尘不染的白色单鞋被他穿出了超越男模的别样风味,这是2015年的旧款,记得当时流行了街小巷,可就是这么一双再普遍不过的鞋,却像是瞬间被萧煜诚赋予了新的解释,冷冽。

的脸也恰好证实了所有人的猜测,棱角分明的五官,认真地诠释着什么才是“精致”和“天作”两个词汇,车厢里略带昏暗的线丝毫挡不住眼神的凌厉和冷峻。

“她为什么只站在那儿?”萧煜诚看着听着路边的女孩,微微皱眉,五官依旧是出乎完美的好看。

“刚刚被张哥带过来了。”

“叫她到车上来。”嘴唇微启,说不出地慵懒和。这样的他,就这么让她不待见,以至于逃婚?想到这里,萧煜诚还是到心里莫名的失落。

这是他第三次见她了,对记忆里惊人的他来说,却又一次刷新了他心跳的频率。

第一次见她,她穿着背心和棉布短裤被他母亲领过来,他站在楼上远远看着她,发现世界上竟然有女孩可以裙子。在萧煜诚的身边,所有的女生都是妆容精致,发型和裙子都是统一的一丝不苟的精致,微卷长发和公主连衣裙成了这些名媛的标配。

以前萧煜诚不反也不喜欢这些公主小姐的装扮,直到看到这个叫舒乐的十岁女孩儿,简单的背心短裤,利落方便又透着活泼和灵气,最重要的是,在她没有高傲和骄纵,和是萧煜诚从来没见到过得局促和闪躲,看着让15岁的他那么心疼。他想保护她,从那一刻开始。

第二次见她,是在他的归国晚宴上,15岁的她安静地坐在角落拨弄着,岁月静好的模样让他忍不住微笑。

出落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了,可他什么时候才能真正保护她?

那时的萧煜诚有些落寞,因为就在他要上前和她说说话的时候,另一个男孩出现在女孩温柔的目里,她笑颜如花地扑到男孩怀里,嚷着要他带她走,远离这个无聊的庆功宴。

那天,20岁的萧煜诚头一次听到了自己的心一片一片碎掉的声音。

第三次,也就是现在,她比以前更好看了,也更瘦了,弱不禁风的单薄如同一个孤独的影子。

想必她一定很伤心吧,要做自己的新娘了,而不是她爱的男孩的新娘。

这是现在的一切萧煜诚都不后悔,他不相信他掌控不了她。萧煜诚微微有些动容,对一个只见过3次面的产生这种情,一定是惊世骇俗了。

这种疯狂的想法很其妙,让萧煜诚自己都不敢想象,向来冷静甚至有些冷血的他会生出这样的想法。可是这样的他,却是这样真实,在她面前。

不到一会儿,舒乐便被带上了车。此时的她浑身狼狈,衣服因为刚刚和顾楠的拉扯变的皱巴巴的,舒乐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心里阵阵打鼓,逃婚的她会落到怎样的下场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刚打开车门就被车里的强的气场给震慑到了。

“他会不会把我辱一顿,然后让我滚?像顾楠那样。”舒乐心里暗想,可是当她完全看到靠在后座眯眼休息的萧煜诚时,脑袋里的怪异想法在此刻消散得无影无踪,直觉告诉她,他不会那么做。

“你就这么想逃开我?”车厢里传来淡淡的磁,微微张合薄唇,吐着舒乐难以言说的情绪。

“现在不想逃了。”她苦笑,逃到哪里去?谁还会要自己?

“方便换衣服吗?”萧煜诚缓缓地睁开了眼,舒乐这才完全被的容颜折服,毫不夸张,他有一双海星辰般无与伦比的眼睛,微带一点绿色的眼眸很深邃,深邃到舒乐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听萧阿姨说他有四分之一的德国血统,现在舒乐看到他立体的五官,仔细看还拥有亚洲人柔和轮廓的优雅线条,以及墨色的眼瞳,终于见识了传说中最完美的。

就是这么美的人竟然要成为自己的丈夫?舒乐不敢想象,虽然不认识他,但美人的确有治愈力,刚刚被前男友劈辱的舒乐,现在竟然完全沉浸在此刻这个的盛世容颜里。

“看够了吗?”过了好久一会儿,萧煜诚终于忍不住直勾勾的目了。

“不好意思,”舒乐的脸瞬间红到发烫,“方便,在哪里换衣服?”她顺便又瞅了瞅自己皱巴巴的T恤,她竟然头一次这么狼狈,还是在自己未来丈夫的面前。

“就在车里吧,这里放了新的白衬衫。”微笑,舒乐又解锁了美男的另一种惊艳方式。

“原来是要穿情侣装啊。”舒乐在心里小声嘀咕,她顺带有看了看萧煜诚穿的白衬衫,领口轻轻解开两颗扣子,修长白皙的脖颈暴在暗色的空气里,锁骨分明。他真的很好看,舒乐再一次叹道。

“你就在这里换,我出去等你,换好了就去办手续好吗?”

“好。”

舒乐跟着点头,他极尽优雅礼貌,让她更加局促起来。话说她也只见过他不过两面,她只记得萧叔叔家的儿子一直在德国留学,很少回来,至少她在他家的10年他就回来过一次。

上次见面还是5年前,他学成归来,在他的洗尘晚宴上,她远远地见到了他。

那时的他略显青涩,一种邻家哥哥的觉,唯一与现在的沉稳冷峻相似的是,那双怎么看都略带忧郁的眼睛。当时她叹这样被上天眷顾的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可他偏偏给她一种他不开心的觉或是错觉。

想不到她现在离他这样近,坐着留着他淡淡温度的车座,在上面、、、脱着衣服。

2分钟,舒乐终于将崭新的衣服套在,半身短裙配白衬衫。这风格,果真很小女生啊。

舒乐略显无奈地苦笑,随后钻出车外。

“谁给的衣服?”

没想到,在看到舒乐的那一刻,萧煜诚竟然会说出这句话,不是惊艳赞赏,也不是失望鄙夷,而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这句话。

“萧总,我的。”一个中年弯着腰凑到萧煜诚面前,态度十分谦卑。

“太便宜了,你应该知道她只能穿什么价位以上的。”萧煜诚并没有看一直低着头点头称是的张建军,而是把目又转移到舒乐,“很好看,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不喜欢也没关系,待会儿带你新的。”

“很好,谢谢。”舒乐被眼前这一幕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她看了看H&M新款裙子,不知道萧煜诚口中的“太便宜”到底在哪个价位。

“时间不早了,我们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