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都市之逆袭生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之逆袭生涯

主角:夏秋云惊鸿

作者:关东风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03章 大哥,饶了我吧

简介:开局被未婚妻羞辱,怒而退婚却遭百般欺凌。
为尊严冲冠一怒,18岁的农村小子夏秋被迫离乡。
来到钢筋混凝土筑成的大都市,站在高楼俯望全城。
夏秋攥紧拳头:最穷不过讨饭,不死总能出头!

都市之逆袭生涯免费阅读

都市之逆袭生涯 免费阅读 第1章 东窗事发

“小敏,我把三金买好了,喜欢么?”

咻!

一条微信语音和照片发送出去,夏秋满怀期待的等着未婚妻周敏的回复。

很快,周敏一个电话打了过来,夏秋刚接起,还没开口,就被劈头盖脸一顿骂。

“夏秋你什么意思?上坟烧报纸你糊弄鬼呢?我要的是白金,白金懂么?戒指上得带钻!”

“三金不就是黄金吗?再说钻戒太贵了,咱村也没人戴啊……”

“贵?张寡妇便宜,你咋不娶呢?还给你带个大儿子,娶一送一,进门就当爹好不好?”

夏秋听到如此不堪的言语,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这说的什么话?”

“什么话?实话!”周敏再次喝道:“夏秋你特么看清楚了,像姑奶奶这样的,要身材有身材,要样貌有样貌,能嫁给你是你夏家祖坟冒青烟,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要不是我周敏可怜你,娶个寡妇都算你烧高香了!让你买个钻戒还跟我磨磨唧唧的,我告诉你,今天要是不买,你就守着你那老不死的爹妈,打一辈子光棍吧!”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夏秋气的浑身颤抖。

如鲠在喉的感觉,让他呼吸都变得艰难,那屈辱的感觉,更是让他的心如火在烧,如刀在扎。

饶是如此,他还是咬着牙把三金换了色,买了钻戒。

他只能忍!

为了娶这个媳妇,父母付出了太多。

去年父亲打工摔断了腿,拿到八万赔偿,母亲就张罗给自己娶媳妇,周敏说结婚不想和公婆住一起,要求盖房子。

于是母亲盖了个大瓦房,八万块钱一分没剩。

然后周家要十八万彩礼,母亲跑到娘家求了一圈,父亲也拄着拐棍把全村跑了一遍,这才凑够了十八万彩礼。

这十八万让本来静养差不多了的父亲又瘦回去一圈,母亲则满嘴大泡。

还有不到一周就结婚了,母亲整天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周敏过门,夏秋也知道,唯有生个大胖孙子给他们,或许才能让恨不得把骨头砸成渣换钱的父母稍有慰藉。

买吧,等结婚之后好好干,帮家里还债,让他们二老含饴弄孙、安享晚年。

呼!

走出县城唯一金店的大门,夏秋深吸一口气,如此才能缓解压抑的心情,文人不是说了么,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一个大老爷们,总不能哭出来吧。

“哎呀,人家都被你折腾惨了,还来……”

刚走出金店,就听到前边不远处传来一个娇媚的声音,夏秋只觉有些熟悉,抬头一看,顿时瞪大眼睛,脑中轰然炸响。

而此刻在他面前,一男一女从酒店走了出来,女人依偎在男人怀里,那男人搂着女人的柳腰,嘴巴还凑在其耳朵上。

这旖旎的画面,让夏秋脸色苍白,浑身颤抖,整个人都要炸开,因为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刚刚还对自己呼来喝去的周敏!

而男人,竟然是镇上的卫生站站长候常文!

两人正亲亲我我,浑没注意不远处那一双要喷火的眼睛,仍然腻歪着。

“一想到你这小妖精要结婚了,我就忍不住呢。”候常文笑眯眯的看着怀里的周敏。

周敏娇声笑道:“放心吧,那煞笔夏秋在我面前就是一条狗,我让他干啥就得干啥,今天就让我支市里去买三金了。”

“等结了婚,我就让他去城里打工赚钱,到时候那大瓦房就成咱俩的了,嘻嘻……真没想到夏家穷成那个鬼样子,还能拿出那么多彩礼,那个瘸腿老瘪犊子还挺能张罗,不然你以为我会嫁给他?”

轰!

夏秋只觉大脑轰隆一下,险些栽倒!

这个女人……

这个贱人……

父亲摔断了腿,得到的八万块钱,给她盖了新房!

母亲为了能让她过门,顶着天塌的压力,张罗了大半年!

她竟然在婚前,和一个老男人在县城鬼混!

而她要嫁给自己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找个适合偷情的场所,竟然要把自己当成狗,当成赚钱的机器!

怒火瞬间冲上大脑,夏秋只觉头皮发麻,身体更是剧烈的颤抖着,看着迎面走来的两人,夏秋此刻只有一个想法,他要活剐了这对狗男女!

“夏….夏秋?”正在嬉笑的周敏不经意间抬起头,突然看到立在前方的夏秋,顿时一愣,接着浑然无视夏秋那杀人的眼神,气势汹汹的道:“我不是让你去市里买三金么?你怎么来县城了?”

还敢质问自己?

夏秋气的牙齿打颤:“去尼玛B的市里,就你这种臭婊子也配戴三金?”

“混蛋,你敢骂我!”周敏勃然大怒:“你特么才是婊子,你妈就是老婊子!姑奶奶没进你家门,也不是你媳妇,我愿跟谁跟谁!”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德行,要不是你那个瘸子老爹,求我三姨做媒,要不是看你家能拿出两个破钱,我能看上你?”

“就你们家穷的那个鬼样子,姑奶奶下嫁过去那是你家祖坟冒青烟,是你家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特么还嫌弃我,天生王八命还想找处女,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

“卧槽尼玛!!!”夏秋听到如此恶毒言语,蹭的一下就窜了出去,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撕了这个贱人。

“夏秋,你放肆!”看到夏秋冲过来,候常文怒喝一声,直接拦了上去。

他不出声还好,看到他出声,夏秋更加怒不可遏,一拳头就砸了过去,两人瞬间厮打起来。

看到夏秋气势汹汹的样子,周敏慌了神,当下左右一看,正见酒店门口有花盆,二话不说她抱就朝夏秋脑袋砸了上去。

咣!

虽然周敏力气不大,但夏秋毫无防备,大脑遭受重击,直接倒地,脑袋上瞬间流下鲜红的血液。

周敏两人毫不迟疑,转身就跑。

大脑震痛之后,夏秋只觉额头撕裂般的疼,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伸手一抹,粘乎乎一片,张开手一看,一片血红。

嗷!!!

怒火中烧的夏秋,只觉胸口要炸了,一声嘶吼传出。

街道人来人往,只是人们看向夏秋的眼中,有怜悯还有几分胆怯,却没人上来关心询问。

县城这么大,哪里还能找到那对狗男女,夏秋直奔客运站。

坐在回乡客车的最后一排角落里,夏秋双眼满是戾气。

这半年来的一幕幕画面,不断在脑海中反复播映,父亲拄着拐棍的佝偻背影,母亲张罗结婚的操劳,还有那每晚睡觉前,总能听到的轻微叹息……

然后,那对狗男女从宾馆走出来的一幕,周敏那个贱人的恶毒言语。

痛!

不是头上的疼痛,而是来自精神的摧残。

就像有人揭开了一道伤疤,然后又撒上一把盐。

回去退婚!要回彩礼!

一分都不能少!

要让那个贱人身败名裂,要让狗日的候常文万劫不复!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