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重生凶悍世子妃》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凶悍世子妃

主角:沈钰珠慕修寒

作者:沙子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80章 无毒

简介:前世被亲人欺骗,爱人背叛,她葬身火海,挫骨扬灰。
涅槃重生,她是无情的虐渣机器。
庶妹设计陷害?我先让你自食恶果!
渣男想欺骗感情?我先毁你前程!
姨娘想扶正?那我先扶别人上位!
父亲偏心不公?我自己就是公平!
她惩恶徒,撕白莲,有仇报仇有冤报冤!
重活一世,她凶名在外,却被腹黑狠辣的小侯爷缠上:娘子放心依靠,我为你遮风挡雨。
她满眼问号:???
男人:娘子瞧谁碍眼?为夫替你灭了便是!

重生凶悍世子妃免费阅读

重生凶悍世子妃 免费阅读 第1章 挫骨扬灰

大周,乾元十五年,盛夏,极热时分。

柴房里昏暗的月色笼着屋子的一角,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狼狈的趴在那里,浑身鞭痕密布、血迹斑斑。因为天气炎热,伤口处脓水渗出,惨不忍睹。

最令人惊悚的是她十根手指都被硬生生夹断,两条腿无力的瘫在地面,膝盖处的骨头都被砸碎了,整个人气息奄奄,看上去似乎已经没了生息。

突然柴房的门被打开,冷冽的夜风瞬间卷了进来,随后一个身穿正红色裙衫,头戴金玉珠翠的艳丽女子在两个心腹婆子的扶持下走了进来。

沈钰珠猛然抬头,死死盯着眼前缓缓走进来的女子,恨不得冲过去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但是她根本不可能做到,两根粗大的铁链穿透了她的琵琶骨,轻轻一动,黑血便喷涌而出,撕心裂肺的疼痛袭来,她却无法喊出一声,因为她的舌头早已经被割掉了,她只能用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眼前的女子,如果目光能够杀人,她肯定早已将那女子碎尸万段!

沈知书站定在沈钰珠的面前,抬起玉手轻轻拂过镶嵌着珍珠的松散领口,故意露出洁白颈项上不堪入目的青紫痕迹,脸上带着妩媚的笑:“姐姐,我来看看你,刚刚姐夫……不,此番是我的夫君了呢,夫君在榻上孟浪得很,好不容易才睡熟了去,我这才找了个机会对姐姐道一声谢。”

沈钰珠看着眼前的艳丽女子,脸色更是白了几分,眼底满是愤怒,却是一句话也骂不出来。

沈知书浅浅笑道:“姐姐我是当真要谢谢你的,第一,我先是谢谢姐姐散尽家财帮着卢郎一步步走到今天吏部侍郎的位置,二来呢谢谢姐姐之前对我的细心培养,若没了姐姐,又怎会有今日的沈知书?”

沈钰珠脸上的恨意触目惊心,当年这个女人跟着赵姨娘进了沈府,她一直待她极好,把她当成亲妹妹一般对待,哪里想到这白莲居然是头喝血的母狼。

看到她这副样子,沈知书心中越发得意:“所以今日我也要来送姐姐一份大礼,想必你很奇怪,当日柔然王子的书信为何会出现在姐姐房中,让你背上私通叛国的罪名?看在你快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那封信可是夫君亲自放进你闺房里的。”

看着沈钰珠难以置信的目光,她唇角弯起,这还远远不够呢!

“你跟着卢郎几年都没有孩子因为是他在你的饭菜里下了红花,其实在他认识你之前我们便已经私定了终身,他从来都没有喜欢过你,一切都只是你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句话,彻底击垮了沈钰珠心中最后一道防线,让她整个人崩溃了。

原来他对她那么好,费尽心思讨得她的欢心,一切都是假的,那根本只是一场阴谋,是他们设的局!真正陷入局中的人只有她自己!

沈知书冷冷看着她,美艳的脸庞渐渐扭曲:“沈钰珠,这个下场是你应得的,自幼你便生的好,有高贵的身份,全家人都护着你,要是一切都让你如愿以偿,那上天岂不是太不公平了?所以现在我就要替天行道,取代你的地位,夺走你的一切!”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沈知书缓缓俯身死死盯着沈钰珠捂着唇低声笑道:“你那个老不死的爱你如命的外祖父,你的三个舅舅,还有那个一直暗中护着你的堂兄,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吗?”

沈钰珠猛地抬头,被折磨的脏污不成人形的脸因为惊恐和紧张而扭曲了去。

沈知书很满意沈钰珠脸上的绝望表情一字一顿道:“你外祖萧家被满门抄斩,堂兄沈知仪被江湖女子酒里下毒而亡,这一切都是我和卢郎的大手笔呢。不然

你外祖父的万贯家产如何到了卢郎的手中?我亲弟弟沈知礼又如何上位做了沈家的家主?”

沈钰珠猛地挣扎着朝着沈知书扑了过去,却被沈知书狠狠一巴掌扇在了脸上,顺势倒在了地上,她大口大口的呕着血,血和着泪一滴滴落在了脏污的地板上。

她好恨,便是因为她识人不准却是害死了那么多爱着她护着她的人,她真的好恨啊!

沈知书轻蔑的看着地板上蠕动着的浑身血污的沈钰珠,眼底露出了胜利者的残酷笑意,随即抬起手将身边婆子拿着的风灯扫落在地上,顿时火苗窜了起来。

火光之下,她那一双眼睛犹如地狱修罗、狰狞怨毒。

“卢郎说明日赏你个全尸,可是我还是喜欢你挫骨扬灰的样子呢!”

门外,沈知书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沈钰珠仰起头死死盯着门缝渗透进来的月光,混浊的眼睛里有愤怒,绝望还有浓浓的悔意。

她仰起头,死死瞪着眼前燃烧的大火,双目赤红。

她不甘心,不甘心啊!

——————

疼,尖锐的疼痛像是锋锐的锥子刺进了她的脑子里,沈钰珠不禁闷哼了一声。

“主子醒了!主子!主子!”耳边传来一个丫头紧张万分的呼喊声。

竟然是她身边大丫头云香的声音,那个傻丫头不是死了吗?

她还记得那封构陷她私通柔然王子的书信被发现后,云香为了护着她抗下了所有罪责被一刀刀凌迟处死,到头来还是没有保住她沈钰珠的命。

如今她真真切切听到了那丫头的声音,忙睁开了眼睛却是入眼一个穿着天青色褙子,模样可爱的十四五岁的丫头抱着她,眼睛都哭肿了去。

“云香?”沈钰珠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天真烂漫的小丫头,顿时狠狠倒吸了一口气,这显然是几年前的云香。

她忙紧紧抓着云香细软的手再也不松开,生怕她松开后再也找不到这丫头。

她环顾四周,装饰华丽的暖阁,镶嵌着南珠的床榻,靠着窗户闲置的刺绣架子和古琴。

沈钰珠狠狠打了个哆嗦一把掐着云香的手腕:“现在是何年?”

云香倒是被自家主子的眼神给吓住了,大小姐今儿去郊外寺庙上香半道出了祸端,驾着马车的马儿突然惊着了,要不是卢公子自家主子怕是被马儿踩死了去。

“快告诉我!”沈钰珠死死盯着云香。

云香忙忍着心慌道:“回……回主子的话儿,如今是乾元五年,今儿是七月初四。”

“乾元九年?”沈钰珠喃喃自语,瞬间松开了云香的手,倒像是用尽了一生的力气瘫在了那里。

上天眷顾,她竟然又回到了乾元五年,外祖父和舅舅们还活着,堂哥还活着,云香也还活着,一切——都还来得及,真好!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