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诱她降落超小笼包_超小笼包小说

小说:诱她降落

主角:超小笼包

作者:超小笼包

最新章节:第127章 永远热爱,永远期待

简介:听说高一新生里有个小同学,长得肤白貌美,名字还贼仙。叫什么,顾知栀?某校霸冷着脸蹭一下站起来:\

诱她降落免费阅读

《诱她降落》第1章 再遇林彻

海城九月多雨,一到这个秋天就病怏怏的,整个天空阴下来,云压得低沉。

午后,地上还是湿漉漉的。

中午的雨优柔绵长,虽然不,却把整个校园都洗了一遍似的,雨后显得有些空旷寂寥。

一阵风吹来,带着阵阵凉意,顾知栀不由得裹紧校服。

这片城市的土地,她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在这方天空下,或许是因为天气的原因,她心里五味杂陈。

遇到他,会是怎样的呢?

算了,还是不要遇到了。

她垂眸,长长的睫毛耷拉下来,给她眸间投下一点氤氲。

低头踩着路上一颗鹅卵石,用脚尖把它踢到花坛边。

洁白的帆布鞋上留下一滩水渍。

她无语凝噎。

刚的小白鞋弄脏了,那……她以后也就不用那么注意了,嘿嘿。

不远处并排走来两位穿着校服的男生,勾肩搭背说说笑笑,好不热闹。

他们见到花坛边慢慢踯躅的顾知栀,不由得拉扯着,纷纷朝她投来灼热的目。

“这是高一新生吧?好可爱啊。”

“对啊……眼睛好。我晕,咱们一高还能出这水美女?”

两人的声音不,却也落进了顾知栀的耳朵里,像小铃铛一样,在她耳里那根弦上摇。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埋下了头。

预备铃响起,顾知栀加快了脚步,要往教室里赶。

她动作不慢,甚至有些着急,一双明的杏眼里透着天然的无辜,一路走来都收获了路上同学的侧目。

越靠近教学楼,人越多,家都赶着室,索就在教学楼入口处堵塞起来。

周围的嘈嘈杂杂将她包住了,一面面人墙在她面前像是山。

人群外传来一阵动,明显可以听到一些女生不不小的惊呼。

“是林彻。”

像一根针落在地面上,清脆,微弱,却掷地有声。

熟悉的名字钻进耳朵,像是连带着那些记忆一起,如洪水般向自己袭来,将她淹没。

她觉天旋地转,脑里一片空白。

紧张得连呼也忘了。

在人群中,她顺着家的视线看去,一眼就看见了被几个人簇拥着的林彻。

也是,他总是瞩目的存在。

他漫不经心地走着,和旁边的人在说着什么,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校服拉开到一半,有些轻佻的张狂和懒倦,出里面一点黑色T恤的领子,好看的锁骨上画着什么,浅浅的,带着一些。

兴许是对自己起的动不以为意,他一手揣在裤兜里,一手拿起随意看了眼。

懒懒的。

她瞳孔骤缩,呼微顿,眼前少年的身影清冷,和当初一般无二。

清晰熟悉的眉眼如刀,生生刻在顾知栀心上。

顾知栀内心喊着,完了完了,怎么这么快就遇上他了。

她心里抽搐了一下,赶紧收回视线,将头转过去,背对着他。

身后有位男生抱着篮球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把玩,一个不小心将球落在顾知栀肩上。

不重,却也让她心里一呼,可是不能喊出来,她只想将自己隐藏在这寥寥的人群中。

“同学,对不起,你没事吧?”男生倒是很热情,关切地弯下问道。

顾知栀缩了缩脖子,摇摇头,耳朵上慢慢出一截小粉红。

她只希望此刻自己是透明人,可男生却不依不饶,在这个不合适的场景,非要起一阵关注。

“我不是故意的,你真没事吗?”他将手轻轻放在顾知栀肩膀上,想让她停下来,后来又觉得太过唐突,蓦地把手收回去。

这两句话,已经让一些人看了过来。

顾知栀欲哭无泪地偏着头,一双眼里急出了水雾,好看的脸上透着局促,她轻轻开口,温柔又无奈:“我真没事。”

然后快速转过头去,加快了速度,让前面的同学稍微让一让,很快走到前面去了。

男生看得一愣,这,都要哭了,还没事?

后面的人群里,林彻不紧不慢地走着。

身边的洪川叽叽喳喳,跟打了鸡血一样:“我艹,我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美女。”

周维白了他一眼,对他的话表示不以为意:“在你看来,谁不是美女?上次说带我去看二班新转来的妹妹,说是什么天仙下凡,结果也就那样。”

“兄弟们,信我,这是真的。像仙女一样,那眼睛好,好可爱,看一眼。”洪川扯了扯周维,强迫着他跟自己一起看。

周维嫌弃地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本是半信半疑,只是一眼,却炸开了。

不远处,一个穿校服的女孩红着半截耳根子,她眉眼婉转,带着丝丝水汽,和身后的人说着什么。

这丝儿水哦,沁到了他的心里去。

“我日,真的好看。”发自内心的,他觉,什么一高的校花,隔壁的一姐,全部被这小白花比了下去。

“没骗你吧?”洪川乐了,于是得意地拉了拉林彻的袖子,“彻哥,看美女。”

林彻不留痕迹地皱了皱眉,目不斜视地沉着声说道:“不看。”

眼看着小美女要消失在人群中了,洪川有些可惜,说出的话不过脑子,却是真心实意:“不觉得吗,这美女能吊打我们学校的校花。”

“啧啧啧,可惜。”

“唉,可惜啊。”

他一人低低地说着。

周维很快和他勾肩搭背起来:“别可惜了,我们彻哥对美女这种生物不兴趣。”

两人吊儿郎当往前走,嘻嘻哈哈间还不忘回过头:“彻哥,今晚去我家玩吧,我哥送了我一款新的游戏。”

林彻面无表情点点头,那副做派却自成风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