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之少女神棍》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少女神棍

状态:已更新167.1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16-07-28 19:25:23

简介:《八零年代大玄医》现代异能玄学爽文连载求收藏!———————————–她是佣兵界第一人,清纯可人是假象,冷情腹黑是本性,一身功夫出神入化,出手果断;这样的她,一朝重生,得到一个古老传承;天眼开,天机现;观过去,算未来,尽在掌控中!掐指算人心,举手招天威;不怕死,就和姐对上,风水师杀人,何须动刀枪!苏茉:“来来来,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卜卦相面,…

重生之少女神棍免费阅读

重生之少女神棍免费阅读第一章 破烂卷轴

  “咳咳咳!”

  一声紧似一声,如拉锯般的咳嗽声从破旧低矮的老土屋里传出来。苏茉听到声音,从门前菜地里起身,朝土屋里看了一眼,略站了站,还是抬脚朝屋里走了过去。她的手里,还拿着几棵刚从地里拔起来的杂草,在跨过门槛时,扔向门前的空地上,草叶从她的手心划过,带来一丝痛意。

  苏茉抬手去看,虎口处多了一道血痕,很明显是草叶划伤的。不过这样的伤,她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雷老头三年前出了一趟门回来就这样了,没日没夜地咳。苏茉早已经听习惯了。从前日开始,老头儿咳得越发狠了,苏茉生怕他会一口咳出内脏来。

  “老头,你怎么还起来了?怎么,嫌死得不够快,还把窗户打开了?”

  苏茉站在老头住的东厢房门口,见老头儿坐在了床边,一只手拿着一个卷轴,另一只手撑在床上,支起身子。他手里拿的与其说是卷轴,还不如说是一块泛着毛边的破绢布,卷在一起。

  苏茉只扫了一眼,便转身要去关窗户。虽然是初夏的天气,风从后山吹进来,还是带着丝丝的凉意。

  就这么一会儿,老头的咳声就没有停过,他摆手制止苏茉,指着自己面前,“搬把凳子过来!”

  老头明显有话要说,苏茉却没有多大兴致,也没有去搬凳子,而是走了过去,站在他跟前。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个子已经长到了一米六五,就算是弓着身子,也依旧高过坐着的老头一大截。

  “有什么话就说吧!”

  老头儿抬头看了她一眼,苍老而浑浊的眼里,竟然闪过了一丝精光。苏茉也不以为意,依旧是那么平静地看着他。

  见苏茉如此,老头儿也就没有再坚持,相伴十五年,从抱到手上的那天起,老头儿很清楚苏茉的性子,她是一个比五十岁人还要有主见的娃儿。

  只是,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老头儿也不愿再说了,他把手里的残破卷轴递给苏茉,道:“你拿着吧!”

  虽然只有四个字,苏茉却知道,老头儿这是在交待遗言。苏茉低头看着被塞到手里的卷轴,她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但从那斑驳的绢布,迎面扑来的古朴的气息,可知,手中这玩意儿,恐怕并不简单。

  一下子,苏茉觉得有点烫手,她笑了笑,看着意兴阑珊,已经歪倒在床上的老头儿,在他咳声的间隙间,说了一句,“这个,给我,恐怕不合适吧?”

  有些像是说笑,但老头儿知道绝不是。“咳咳咳!”几声剧烈的咳嗽之后,老头儿显得有气无力,连抬眼皮都有些困难了,他摇摇头,“傻丫头,说什么呢?爷爷就你一个孙女,不给你给谁?床头还有几个钱,就留着你以后用吧!”

  苏茉瞟了一眼老头儿的床底,那就是老头儿说的“床头”,她小时候有一次在门口偷偷地看到老头儿在那里挖地洞埋钱,被老头儿发现后,他扫过来一记凌厉的眼神,苏茉到现在都还记得。从此后,她连看都不往那一处看,却不知,老头这一次,怎么转了性子?

  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苏茉摇了摇头,单看老头儿睁着眼睛说瞎话,便知,他的心思只怕并不纯。苏茉并不是老头儿的亲孙女,她来这世上的时候,虽然只是个婴儿,但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这老头儿,而是一个年轻的母亲,抱着她开心得像是捧到了全世界。等她一觉醒来的时候,身边就变成这糟老头了。

  寻常的婴儿,自然是不带记忆的。但苏茉却不同。前世她是佣兵界第一人,赫赫有名的黑寡妇佣兵团团长。苏茉的佣兵图曾经并不叫这个名字,苏茉出道即成名,手上没有她收割不了的人命。比这世间最毒的毒物“黑寡妇”蜘蛛还要厉害,业界便开始用“黑寡妇”这个名字来称呼苏茉。

  其实,苏茉真正的称号是“王”,当着她的面,谁敢喊她黑寡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恶多端,苏茉年纪轻轻就死了。二十三岁的年纪,算得上是夭折。没来得及谈恋爱,没来得及把挣来的钱花光,一场飞机失事,醒来后,就到了这个世界。

  苏茉笑笑,在老头儿剧烈的咳嗽声中醒过神来。她没必要去说破身世的事,老头儿心里其实也应有数,从她会说话开始,她就从来没喊过老头儿一声爷爷,与老头儿之间总是很疏离。恐怕,老头儿想破头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吧?

  毕竟,灵魂重生这回事,向来只听说过,却没有几个人能够遇得到的。

  手里的画卷,并非是第一次看到,三年前,老头儿第一次出远门,便带上了这张A4纸大小的画卷,却不知,这次为何会给了自己?想不出来,苏茉也懒得去想,正要转身出门,老头儿的话,又在身后响起。

  “咳咳咳,村东头你李婶家里的事儿,这次,就你去办吧?”

  苏茉愣了一下,扭头去看老头,一张脸已经呈死灰色了,这是死气萦绕,归家在即!这老头儿,连死都不放过她么?

  “你知道,你那一套,我可不会,别到时候人家老人出不了门。”

  “你看了那么多,看都要看会了。”老头儿一字一字地往外挤,声音忽高忽低,要不是相处这么多年,苏茉还真听不懂他说什么。

  苏茉瘪了瘪嘴,不置一词,才从老头儿房里出来,大门前便冲过来一人,挨着门槛就跪下了,孝衣草绳,面带凄容,正是老头儿说的东头李家。

  “李叔,您这是?”苏茉扯着嘴角,走了过去,在门槛里,低头看着跪在她跟前的李老三。

  苏茉所在的这小山村,位于大别山麓,这里的风光别致,因司马迁的一句话“山之南山花烂漫,山之北白雪皑皑,此山大别于他山也”,而命名为大别山。这里的习俗也保守得很,一直延续着那些古时的礼法,红白喜事都有一套严厉的礼法要遵守。

  李老三的爹刚死,还没下葬,热孝在身,是绝不能碰别人家门槛的,要不然会给这家带来噩运。这也是他为何要跪在门槛外的原因。只不过,此时,见苏茉不让他起身,他心里很有些不舒服。苏茉问他,他也懒得理,只大着嗓门喊:“雷老爹,我父亲走了,麻烦您帮忙主持一下!”

  苏茉一笑,也不搭理,转身准备回自己房间,却听东厢房里传来的阵阵咳声,还有那残弱的声音,“让,让茉儿去吧!”

上一篇 2021年11月29日 下午4:05
下一篇 2021年11月29日 下午4:0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