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小说《七星灵王传》全文免费阅读

七星灵王传

七星灵王传》小说介绍

强推热门玄幻小说七星灵王传,这本小说的男女主人是吴惠,作者是秋暖云逸,全文文笔顺利,故事情节让你一秒入戏,恨不得一口气把七星灵王传全部看完!男女主的爱情挺平稳的,尽管波折和苦难许多,可是两人坚定的信任是可以炸毁全部诡计的!!主要讲述了:鑫丰酒楼是泰林剑门的产业。当得知吴惠要来,提早关门谢客。吴惠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同样的别扭,心底有种错觉,自己走的不是酒楼而是刑堂。吴惠就像是一个即将过堂的犯人,在揣测主审官的心思。张鼎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七星灵王传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探听虚实

鑫丰酒楼是泰林剑门的产业。当得知吴惠要来,提早关门谢客。吴惠走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同样的别扭,心底有种错觉,自己走的不是酒楼而是刑堂。吴惠就像是一个即将过堂的犯人,在揣测主审官的心思。张鼎会是什么样的态度?会提出什么样过分的要求?如果他决定袖手旁观怎么办?吴惠心中一定也不托底。万幸的是,过堂的人不是自己一个。

今天吴惠和老仲巴就是来探听泰林剑门的态度。

穿过鑫丰酒楼,挨着后厨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单独的二层竹楼。竹门大开,段诲聪长老等候。

“拜见吴宗主,泰林剑门长老段诲聪,有礼。”规规矩矩行礼,段诲聪的余光扫过老仲巴。不等老仲巴的视线过来,旋即移开。老仲巴淡淡一笑,一点点灵念放出在段诲聪身上,一股巨大的危机感顿时袭来,段诲聪很不自在。

吴惠摆摆手,径直走进。

大堂中张鼎位居首位,看吴惠和老仲巴进来才站起。等吴惠近前,张鼎已经坐下。吴惠也没主动搭话,而是细细数了数心中有多少头草、泥马在奔、腾。

趁这功夫段诲聪使眼色给张鼎门主,再瞧瞧老仲巴,张鼎明白段诲聪的意思,不由得上下打量过去。

个子偏高一些,很瘦。近七十的年纪有着三四十岁壮年人才有的精气神。干干净净的下巴在上了岁数的修者当中很少见。好像蓄了胡须的老头会有格外的灵气加成,如同没文化的痞子带眼镜,会多出些斯文来。升阳宗弟子都会穿的,普通的清魂衫在他的身上别有些韵味。乍眼看过,竟然有些天地的味道。

修灵者身上有天地的味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那人是天、地境的修灵者。张鼎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坐早了。

张鼎和吴惠说:“昨儿才拿到的上等滇茶,等会儿回去带一包。”

道声谢,吴惠心说:“草、泥马的老张头,连声宗主都不喊,我吃不起一包滇茶吗?”

老仲巴咧咧嘴,明白张鼎的用意。手边有茶,张鼎拿起来朝着老仲巴停一下算是邀请,然后细细品茶,根本不管吴惠。

吴惠瞅过张鼎再看老仲巴,最后又转回头,盯着张鼎看了两眼也去喝茶。坐陪的段诲聪也在饮茶,偌大的屋子里溢满了茶香。

茶好喝,吴惠连嘬三杯。张鼎才喝了一杯。老仲巴更厉害,抿了半天还没到半杯,尽是吃茶香了。

第四杯捧在手里,吴惠微微抬头轻叹。心说,既然都等着自己说话,那就说吧。

吴惠说:“这里没外人,师侄讨些亲近,称呼张门主一声师叔。”

“不妥。秦胜屿在时可以,现在不行。毕竟你也是一宗之主。”张鼎一口回绝。

吴惠口说:“不行就不行吧,反正在晚辈的心中,您是得永远恭敬的前辈。”心中却在骂:“刚才咋不喊宗主,死老头儿,没鸡子眼……”

张鼎轻哼,仍旧沉浸在茶香中。吴惠这样虚头巴脑的话他听得太多了,也知道吴惠此刻在心里骂自己。这又能怎么样呢?

段诲聪说道:“吴宗主,您此次前来一定是为了青松大会。”

“正是。段长老您也知道,升阳宗连遭变故,受创甚重。前些时日门徒沙峰叛门,招致门中弟子受戮,堪堪断了升阳宗的香火。不得已,本宗主只能召回游历在外的宗门弟子,以及请出隐世许久的本门师叔——仲胜巴。”

老仲巴点头示意,并未起身。论着辈分,胜字辈的秦胜屿高过张鼎一辈,老仲巴如此并不失礼。张鼎没有起身行礼,倒是有些不妥。张鼎想想,那屁、股还是没有离开椅子。

“升阳宗实力强劲,底蕴深厚,想来也能逢凶化吉。”段诲聪不咸不淡的说道:“这位升阳宗前辈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吴宗主高枕无忧。”

老仲巴不理,继续抿茶。

“高枕无忧?如今我升阳宗与那道德风堂已经势同水火。没有沙峰之变,本宗主秉持师尊秦胜屿遗命,韬光养晦,不动刀兵。可他单凉老贼谋划沙峰之祸,包藏祸心,断我宗门未来。不啻于伐国灭族之恨!”

“你想怎样?”张鼎忽然问,吴惠回道:“以牙还牙,我想灭堂!”

喝了一口茶,张鼎悠哉的说:“道德风堂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吴宗主,依着老夫看,还是想想算了。”

“我怎么能想想算了!张门主……”

段诲聪打断吴惠的话,说道:“道德风堂行、事历来过分。此次不计后果的炮制出沙峰叛门,仍然超出世人意料,难怪吴宗主愤怒,诲聪也感同身受。”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这次拜访不为别的,只求泰林剑门看在几代盟友的情分上,多多给于支持。当然了,升阳宗上下也不会忘记泰林剑门的恩情,以后这镰刀湾森林,一定以泰林剑门马首是瞻。”

张鼎收了笑,美滋滋的饮茶。段诲聪侃侃而谈,老仲巴看出来泰林剑门早有安排,禁不住的担忧在心里泛起。你吴惠来借刀,恐怕自己要先做刀。

段诲聪说道:“宗门发展一道,无外乎外御强敌与内续传承的平衡。如今升阳宗外有道德风堂大敌当前,内有沙峰余孽乱心,平衡已失,实不是开战的好时机。听闻升阳宗弟子今日清晨已经在城门外测试孩童根品,此举甚好。诲聪建议吴宗主,这次青松大会上还是守成比较妥当,多多关注弟子的收录。再说,还没有确凿证据确定沙峰叛门就是道德风堂暗中策划,还请吴宗主多多思虑,莫要轻言开战。”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锤。这道理谁不明白?现在那些拜师弟子已经避恐不及,升阳宗现在不做点什么,谁还肯来?”

“只要在青松大会上表现得出众一些,尤其是面对道德风堂的时候没有败绩,情况就不会过于糟糕。泰林剑门也会施以援手,抢先挑战道德风堂精英弟子,最大努力分担升阳宗的压力,毕竟两宗两门世代交好,本门门主重情重义,一定会帮衬一二。”

吴惠试探的问:“这么说来泰林剑门是要袖手旁观了?”

“怎么能说是袖手旁观呢?”段诲聪的肩膀左右摇晃着抖三抖,说:“青松大会上的比拼,可都是性命相搏。我泰林剑门的弟子也是在冒着生命危险替你升阳宗挡风被雨。吴宗主您现在说的话,可真是曲解我泰林剑门了。”

手里的茶杯随手就要摔,想着还得求人,吴惠压着气近乎砸的将茶杯放下,扭过头去谁也不看,眉头拧着眼睛布满厉色,大有拂袖而去之意。老仲巴明白,该是自己上场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