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七星灵王传小说,七星灵王传免费阅读

七星灵王传

七星灵王传》小说介绍

网络作者是秋暖云逸的经典佳作《七星灵王传》火爆上线,这本书的主角是吴惠,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秋暖云逸精妙的文笔,让你体会异样的魂灵。好酒不怕巷子深,好书不怕引荐晚,这本书真的值得一看,引荐值四星半!主要讲述了:同盛居右跨院被升阳宗包下,进出有身着青衫的弟子把守,这才有了些许修行宗门的气派。吴惠进了同盛居后没有露过面。连着三天,升阳宗的人也从未在城中、出现过。大清早起胡闹抱着二蛋,脸贴脸的蹲在客房门前,直勾勾……

七星灵王传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老仲巴

同盛居右跨院被升阳宗包下,进出有身着青衫的弟子把守,这才有了些许修行宗门的气派。

吴惠进了同盛居后没有露过面。连着三天,升阳宗的人也从未在城中、出现过。

大清早起胡闹抱着二蛋,脸贴脸的蹲在客房门前,直勾勾的盯着守门的房祁,一直看到快晌午,看得房祁浑身的不自在。期间怎么劝解,胡闹就是不肯走。正好吴惠传唤,房祁算是得解脱。胡闹抱着二蛋,也跟着进了屋。

屋子里弥漫着恶臭,还有浓烈的草药味道。师父躺在床、上很安静,胡闹的心咯噔一下。他的样子和爹躺在山门前好像啊。怕打搅师父又怕师父真的和爹一样起不来,胡闹猫腰站着,脚不敢走,话不敢问,一时竟杵在那里。

“看你那怂样。”吴惠闭着眼和胡闹说:“是不是担心我死了,没人罩着你了?”

“师父。”急跑两步跪在床前,胡闹抓、住师父的手低声啜泣。

轻抚胡闹毛烘烘不知道多久没洗过的头,吴惠问房祁:“仲巴叔到了没?”

“仲巴老爷昨天传来消息,最慢在今日晌午入城。距现在还有一个时辰不到。”

“哦……去和大伙说,都出去活动活动。顺便通知战盔和老四,明日清晨带几个人去城东门测拜师弟子的根骨。”

房祁应了声是,门外忽有人语传进:“哈哈哈……还真是一门之主的风采!”吴惠听了扑腾坐起来,喜笑颜开。

门开,房祁见了此人立即躬身行大礼,喊了一声仲巴老爷。胡闹好奇的看着他,没看出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一个寻常的老头。可是他竟然能让房祁师兄这样的尊重,胡闹不懂。

吴惠指指胡闹和仲巴老爷说道:“仲巴叔,他就是我在信中提及的胡闹。”

仲巴老爷张开左手,两缕灵力倏忽进入吴惠和胡闹的百会穴。一股暖流顷刻流转胡闹全身,甚是舒服。没等舒服劲儿爽透,这缕灵力消失了。

胡闹听仲巴老爷说:“你提及到的顽疾无非就是经脉不畅,至多经脉不通。现在他的麻烦是右肩。那里的经脉全部破碎,还没有立即修补,恐怕要费些手脚。”看看胡闹,神情有些舒缓。“不过根骨不错,待修补完经脉,是棵苗子。”

“还请仲巴叔费心。”

“他的事不急,你的事才急。”靠前在床、上坐下,取了吴惠腿上的雾灵石,重新打入灵力进入到吴惠的膝盖中,沉吟半响。“经脉已经支离破碎,修补的话要十分小心。还有,这几日是不是又与人动手?”

“没办法,赶到节骨眼上,想躲也躲不开。”

很是不解,仲巴老爷问道:“以你的修为实力,按说不至于受如此重的伤。更何况你还有那两件宝物傍身,寻常地灵境的修灵者也奈何不了你,难道遇见那些老怪物了?”

示意房祁带胡闹下去后,吴惠简单了说了下经过。仲巴老爷微微皱眉,也没再追问下去,而是顺着进门前的话题说下去。

“看了你的信,我对青松大会也了解了一下。这个青松大会是在综合实力上对一家宗门的考较。规矩很简单,一对一的单挑,上至一宗之主,下到普通弟子都可以去挑战,被挑战。为了杜绝临时请外力相助,吴惠啊,我们的底细可经不起查。”

“想办法在青松大会之前把问题解决了。”

仲巴叔说:“怎么解决?除了打掉对手的一战之力,老头子我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仲巴叔一路辛苦,先吃过我们再谈。”吴惠吩咐房祁去准备,自己下床为仲巴老爷倒水。仲巴老爷接过却是不喝。“吴惠啊,不要逞强了。不是仲巴叔不帮你,只是我们没有必要在无关紧要的地方做出牺牲,不值得。”

吴惠慢慢坐下来,在思考。仲巴老爷这才慢慢喝下这杯水。见吴惠如此,又说道:“带着这娃娃走,老仲巴一定会将他医治彻底。你若没时间,我亲自调、教他。”

半响,吴惠说:“这样做的话,我会直接送他回寒灯山,为什么要找你?”

吴惠的话失礼,也很重,尽管他说的很轻。仲巴老爷正在把、玩的茶杯马上放下,目光变得暗淡。

“你要是决定这样,老仲巴就陪你走一遭。不过我还是要再问一次,你为什么不用你的力量?哪怕只是表明一下你的身份,事情都不会到兵刃相接的地步。”

吴惠重又给老仲巴倒满水杯,双手奉上。说:“当初鹰隼团队遇难,我吴惠不惜付出重伤的代价,也没有借用光明府的力量,更别提寒灯山。个中的苦楚只能我一人咽。这一次升阳宗有难,也是如此。”

老仲巴喝下水,没有继续追问。说道:“情况有没有什么变化,简单的说说吧,也好心里有谱。”

吴惠说道:“主要对手是道德风堂,在镰刀湾地界也算是翘楚宗门。地灵境修者只有堂主单凉,不超地灵境中期。堂中主要精锐大多集中在道德风三堂中的风堂,修为上以人灵境中期居多,少量的后期修者在装备上有些许缺欠。”

“对方的帮手,和我们的帮手?”

“我们的帮手是泰林剑门。对方的帮手都在观望。如果泰林剑门相助,他们会保持中立。”吴惠又简单介绍了泰林剑门。“泰林剑门门主张鼎,修为地灵境初期。同道德风堂一样,地灵境修者也只他一个。门中的精锐实力略低于风堂,绝对有一战之力。”

“情况很不好。”老仲巴说:“我们就是挤在中间的墙头草。不是草想倒向哪边,而是看两边谁要。”

“只要让泰林剑门知道道德风堂不可能一口吃下我们,事情就一定会有转机。”吴惠很有信心的说:“未必会动手,只要亮亮牙齿就好。”

“但愿吧。反正我把‘鹰隼’全员都带来了,实在不行就打一架,看看这个风堂到底有多硬。”

听老仲巴这样说,吴惠精神大振,兴奋的问道:“仲巴说你说的可是真的?”

“哈哈!不然我让你提前订制的升阳宗清魂衫是为了什么?”

吴惠大叫房祁。“房祁!房祁!”

“宗主,什么事?”房祁跑进屋,二蛋也跟着,胡闹怯生生的躲在外面探出个小脑袋瓜儿。

“让你做的清魂衫好了没?”

“好了好了,才刚送过来。”

房祁说完,胡闹走过门,在门前站定。一袭合体的清魂衫,竟然使得胡闹清秀了不少。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