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S学习网
致力于研究小说分销等CPS广告的引流推广方法

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最新章节,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免费阅读

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

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小说介绍

经典小说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是网络作者夜小暖的代表作,本书主角是阮明心霍铮,男女主的感情挺平稳的,虽然挫折和磨难很多,但是两人坚定的信任是可以摧毁一切阴谋的!!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是一本最新上线的言情力作,超级好看,夜小暖文笔精湛,值得一追。主要讲述了:百年世家,数代清贵,当家老夫人岂是善与之辈。她字字句句在情在理,这在常理上绝对没什么问题。可是,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正在稚龄的孩子,而是经历过家变、宅斗、争位、沙场、后宫风云的女子。所以,阮明心眼圈立刻红……

后来居上之师兄你被潜了免费阅读 第27章 此事不能善了

百年世家,数代清贵,当家老夫人岂是善与之辈。

她字字句句在情在理,这在常理上绝对没什么问题。

可是,她面对的不是一个正在稚龄的孩子,而是经历过家变、宅斗、争位、沙场、后宫风云的女子。

所以,阮明心眼圈立刻红红,咬着嘴唇似惧似怕又似委屈地说道:“奶奶,您这是在说明心说谎吗?”

她说这话时候小小的身子忍不住轻颤,看上去仿佛弱不禁风的花枝在风中摇摆。

“小六,你可知道你今天做了什么?!”阮老夫人一脸的威严,眸光中有一丝厌恶一闪而过。

“明心只是做了一个女儿该做的事,奶奶,明心头上此时还带着被恶人推下假山的伤,恶人以为这样能害死明心,但是不知道明心在跟着师父修习剑术之后有心经护体,所以并未摔死。”阮明心脸色苍白,头上缠着的纱布还很触目惊心,在心思电转之间,她已经决定把桂嬷嬷做的恶事夸大一下。

既然桂嬷嬷死了,那么就是死无对证了,既然是这样,那么也就没有人可以证明这事没有发生。

她这番话不但点出了桂嬷嬷想要害死她的事实,还点出了她的师父是大剑师。

这是她最大的靠山。

“什么,你说什么?!”阮老夫人还未说话,凤老将军已经急了,他看着阮明心头上的伤带,不知道这竟然是被人害的。

“外公,在别院之中,明心要不是命大和有师兄护着,现在恐怕就已经再也看不到外公和奶奶了。”阮明心说着眼泪就落了下来,虽然落着眼泪,但是那双眼眸却带着哀切看向阮老夫人:“奶奶,明心亲身经历,亲耳听到,难道奶奶还觉得明心是在胡说吗?”

说着这些话,小女孩的眼泪不停在掉。

在场所有人的表情顿时变得不同。

尤其是坐在上位的皇帝,眸光更是幽深起来。大剑师弟子,举国不过七人。阮明心是关门弟子,唯一的女子。

能入大剑师门下,并不是普通之人,都是将来南庆的护国之力。当年阮家幼女明心三岁稚龄被大剑师看中收入门下,也算是震惊全国,因为还不曾有女子被收入大剑师门下的先例。

四国之中,都不曾有。

可见这女孩的与众不同。

而此时,他已经见识到,六岁的孩子面对他不卑不亢,更是说话有条有理,面对祖母的诘难并没有无理取闹,而是说出了此事的隐情。

但是这里面的不对劲明眼人都可以看出来,皇上眸子淡淡扫了一眼阮兆麟,见到他表情似乎有些紧绷。

而老夫人更是面色一僵,她听说阮明心的事就立刻赶来,用身份直接压制,就是想把这件事的影响直接消弭。

但是没想到这个六岁的孩子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有这样的话,现在恐怕在场人心中都有一分衡量,这告御状的事情,只怕是真的。

但是现在骑虎难下,她也只能沉着脸说道:“小六,你说的话可是当真?”

“自然是当真的,奶奶,母亲出事和明心出事是在同时,明心被桂嬷嬷引着去了假山之处,然后被推下假山,若不是事发突然用了轻身术,肯定不只是伤到了脑袋这么轻而已。而且虽然当时是在昏迷,但是却是在龟息,因此听到了她说的话。”

“你听到了桂嬷嬷的话?”阮兆麟一惊,这是他根本没有想到的事情,难道是正因为这样她才会有今天作为?!

“是,不过明心只听到一点点,知道她有意加害。”阮明心一脸无辜地看着父亲,漂亮的凤眸因为泪水更显得清澈明湛。

“那你为什么不说?!”阮兆麟心里有些放心,知道至少阮明心并不知道全部。

阮明心泪水再度涌了出来,看上去表情更加委屈:“父亲听说桂嬷嬷的事情就责备明心处事不周,让明心日夜守灵,这些话明心还未来得及说。”

她这些话听上去带着女儿家的委屈,但是内里却十分犀利。

短短几句话点明了阮兆麟未了解真相,并且为了一个恶奴苛责嫡女守灵。

而且是不分昼夜。

这话一出,凤老将军立刻更怒:“所以要不是我儿过去别院,是不是你就要让一个孩子守在母亲灵前不出来了!”

这句话带着勃然怒气,让阮老夫人都僵立着无话可说。

“兆麟,这是怎么回事?!”阮老夫人转眼间立刻板起脸,责备地看着自己的儿子。

“儿子也不知道事情原委,还以为是小孩子无理取闹。”阮兆麟说着也一脸慈祥地看向阮明心:“明心,委屈你了。”

阮明心却擦擦眼泪,看上去十分懂事的说道:“父亲不知道恶奴竟然如此欺主,所以那样处置明心也无可厚非。明心不觉委屈,只是担心母亲冤屈不能瞑目。”

小小孩子说话间带着一分坚毅,大有不给母亲伸冤不罢休的样子。

这话一出,阮兆麟表情僵了僵,不由自主看向母亲,阮老夫人眉头微微一蹙,狠狠瞪了他一眼,立刻开口安抚着阮明心:“小六,虽说你听到了那样的话,但是开棺验尸……”

她还想要阻止此事,如果真的让京兆尹开棺验尸,那么阮家的人,也就丢大了。

“奶奶,如果可以不开棺而能定恶人之罪,明心当然愿意。”阮明心脸上泪痕未干,看上去惹人怜惜,她的开口直接打断了阮老夫人的话:“可要是不能断定,那么只有这样一个途径。”

明心说着直接跪在地上,看着阮老夫人央求地说道:“奶奶,请您同意明心的请求。”

说完,她直接伏身于地。

大有阮老夫人不同意,她就不起身的架势。

“心儿不必如此,你母亲不只是阮家的儿媳,更是凤家的女儿。”凤老将军此刻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冷若寒霜:“凤家的女儿这样消逝,阮家要是不给个说法,此事肯定不能善了!”

“不能善了?!”阮老夫人一声冷哼,拐杖再度狠狠磕在地上,显然被这句话激怒了。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你想看的小说,都在微信公众号 “邻家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