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都市最强仙尊》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都市最强仙尊

状态:已更新403.66万字,最新更新时间2020-03-31 21:01:39

简介:秦冥灵魂重生成为万中无一的昊天神体,修炼最神秘的功法,携带万千法术,透视、医术、炼丹、炼器无所不能,逍遥人生!…

都市最强仙尊免费阅读

都市最强仙尊免费阅读第二章 昊天神体

  从浑浑噩噩中清醒过来,当脑子里面双重记忆尽数融合之后,秦冥猛地睁开眼睛,“我重生了?”

  上一世的他,是隐世宗门“长生宗”的弟子,擅长丹药、医道、炼器、阵法等等。

  只不过由于天生经脉不通的原因,难以在修炼上面有所成就。

  长生宗本就是追求闲适淡然,触摸天道的隐世宗门,与世无争。

  可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血妖门打进来,措手不及之下,竟然导致了灭宗之祸!

  也就在最后关头,师尊云中子不惜耗费百年寿元,将秦冥的魂魄保护起来的话,可能整个长生宗已经没有延续了。

  “可我又怎么会借体重生了?”

  秦冥有些搞不懂,只记得当时整个宗门已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天上的修士们斗法之时波及到他,最后师尊朝他丢过来一个小小的鼎,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鼎?

  对了,昊天鼎!

  秦冥灵光一闪,估计是因为昊天鼎将他的魂魄带离那里,这才有机会借体重生的。

  他低头看去,脖子上果然有一个拇指大小的鼎。

  他还想多看两眼,却不知道现在整个班的人都注视着他。

  秦冥是江州一中高三的学生,是一班公认的废材,每次考试绝对垫底。

  所以不仅是同学们嘲笑他,连很多老师都看不起他。

  尤其是最近,秦冥已经被赶出秦家,不再和他们一样是有钱人家的子弟了,就更让人看不起了。

  此时他们面含讥讽,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讲台上,政治老师兼班主任的老巫婆恶狠狠地盯着这个肆无忌惮的废材,心中的嫌弃与鄙夷已经到了极点了。

  果然是没用的废物,不仅考试总是倒数第一,最近又被赶出家门成为丧家犬。

  现在竟然还敢在她的课堂上睡觉?简直胆大包天了!

  愤怒之下,她抓起肮脏的黑板擦就用力丢了过去。

  “嗖——”

  正在检查昊天鼎的秦冥听到一道颇为凌厉的破风声,立刻抬起头来。

  双眸之中的光芒犹如浩瀚的星河一般,看着已经到眼前的黑板擦,他漫不经心地一把抓住。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那逼人的目光把讲台上的老巫婆都给镇住了。

  不过他这个举动无疑是在挑衅教师的威严,周围的同学立刻大感兴趣,甚至有的人都快要笑出声来了。

  他们的班主任叫做费霞,人长得又矮又胖。

  关键是脾气非常不好,尤其是受不了自己的课上有人表现不好。

  所以这样一来,公认的差生——秦冥顺理成章就成为她发泄的工具了。

  要是平时,秦冥被丢粉笔、黑板擦的话,绝对不敢吱声,但是他今天竟然那么大胆?

  所以所有人都幸灾乐祸起来,一个个满脸期待,就等着看好戏。

  讲台上,费霞那油腻的脸庞有些僵硬,因为她刚才好像看到秦冥眼中有道莫名的光芒,那骇人的意味让她有点不知所措。

  半晌之后,她才回过神来,脸上立刻充满了威严与厌恶,她来到秦冥面前,破口大骂:“睡得很舒服是吗?”

  “你自己算算,成绩有哪次及格过?为人不知上进也就算了,还上课睡觉,你知道产生的影响有多恶劣吗?整个班级的素质全都被你一个人拉低了!”

  她越骂越起劲,旁边的同学也越看越有滋味,“我教书那么多年,就没见过你这种烂泥,自己臭就算了,还要熏死别人才行?学校是学习的,不是给你这种渣滓睡觉的!”

  秦冥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身材比例失调,但是却极为泼辣的女人,心里本能地厌恶与反感。

  教师的身份,难道就是辱骂学生的资格吗?

  她好像骂累了,红着脸喘着气,就这样瞪着秦冥,好像在等待他求饶认错一样。

  其他同学眼睛放光,也似乎等着看秦冥的丑态,然后好去嘲笑他一样。

  但是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秦冥却一言不发。

  整个教室陷入了短暂而尴尬的安静当中,就在费霞还要开口的时候,秦冥忽然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看着费霞。

  “说够了吗?”

  他淡淡道。

  这四个字,让所有人脸色微变,他们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还要顶撞老师?

  这不是找死吗?随后又很是兴奋起来,这样一来,这个废物可算是彻底激怒老巫婆了吧?

  仰头看着眼前这个还算英俊的学生,那淡漠的语气和眼中的不耐,都让她感到很不舒服,甚至还有些畏惧。

  为了防止自己失态,掩饰畏惧的情绪,费霞瞪着那绿豆大的眼睛,尖声道:“怎么,你想动手吗?你敢对老师动手吗?你这种废物最好滚出我们班,滚出学校!”

  她的话让秦冥杀机闪过。

  虽然他现在灵魂重生,没有什么力量,但也不是这种泼妇可以辱骂的。

  “跪下!”

  他怒喝了一声,单薄瘦弱的身躯之上,竟然爆发出了极为强烈的气势。

  这股气势宛如蛟龙出世一般,狠狠地对着费霞碾压过去。

  这一刻,身为修炼者的气息完全打开,化作了狂风暴雨一般的冲击迸发出来。

  他的气息,只针对费霞一人而已,所以周围的同学无法感受到。

  听见秦冥竟然还命令班主任跪下,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我没听错吧?他让班主任跪下?是不是中二病犯了?”

  “我看像是脑子进水了!”

  “敢对班主任这样说,这个废物死定了,看他下场有多惨!”

  所有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这样得罪班主任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费霞这种泼妇睚眦必报、小肚鸡肠,哪怕只是有点不爽,她也会借机报复的。

  更别说现在当面命令她跪下了!

  “扑通!”

  在众人的嘲笑声中,费霞惊恐的睁大了眼睛,身子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因为太过用力了,导致膝盖骨差点碎裂!!!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惊得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满脸的不可思议。

  费霞这个泼妇竟然……竟然真的给他跪下了?

  这可是心胸狭窄、有仇必报的女人啊,平时她不招惹别人就算好了,现在竟然主动下跪?

  而且,还是给秦冥这个废物下跪???

  所有人都觉得太不真实了,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之下,秦冥直接转身离开,走出教室。

  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他没空和这些人在这里纠缠。

  来到树林的小路,秦冥第一时间就查看昊天鼎。

  虽然只有拇指大小,但是非常的精致。这是一个三足双耳的圆鼎。

  据师尊说是一件厉害的神器,不过他师尊得到昊天鼎那么多年,似乎也没办法使用。

  好像昊天鼎就只能当装饰品一样。

  秦冥就纳闷了,难道他错了,让他灵魂转生的不是昊天鼎?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一个很好听的女声却让他回过神来。

  “秦冥,你怎么在这里?”

  闻言,秦冥转身就看到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

  秦冥眼睛一亮,这绝对是难得的美女,即便是长生宗内,都难有样貌比她好的女修士。

  看到了秦冥,这位女老师脚步加快,却没想到鞋跟一下子踩进一道裂缝中,脚扭了一下之后,尖叫一声,整个人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上。

  秦冥眼疾手快,赶紧伸出两手上前扶住。

  两个人同时愣住了,他们距离极近。

  慕菡蕾一张脸快要红透了,她赶紧从秦冥身上爬起来,慌乱地整理自己的衣服。尽量让自己恢复正常的状态。

  “那个……秦冥,你……你这次考试又不及格了!”

  害怕秦冥说些什么,她赶紧丢出一张英语试卷,上面是大大的“30”。

  她尽量让自己平静,但是心跳的砰砰声好像打鼓一样,而且也不敢看他的眼睛。

  幸亏这里没有别人,否则她肯定没脸待在学校了!

  秦冥没理她,而是皱眉看着她,发现脚踝已经肿了。

  “啊!你干什么?这里是学校!”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慕菡蕾再次惊叫起来,但是她试了几次,也没能把脚抽开。

  秦冥认真道:“你脚崴了,不按摩的话会更严重的!”

  说着,也不管慕菡蕾同不同意,两只手就在脚上按摩起来。

  慕菡蕾本来想拒绝,可是经过他这么一按,脚踝处竟然有一股暖流一样。不一会儿,红肿也没了,和之前一样。

  “老师,你找我有事吗?”

  站起来,秦冥问道。

  慕菡蕾贝齿轻咬红唇,目光有些闪躲,道:“在这里被人看见不好,咱们还是回办公室吧!”

  来到办公室,慕菡蕾已经恢复如常了,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不过她看向秦冥时目光还是有些闪躲。

  她坐在椅子上,两条腿交叠,美丽的脸庞之上也多了一丝教师的威严。

  她抬头看着秦冥严肃道:“再过不久就是最后一次模拟考试了,以你现在的成绩,别说三本了,就连专科都没人要。”

  身为一个称职的英语老师,对学生的成绩是无比上心的。

  即便秦冥是难得一遇的差生,她也希望能激起他的学习积极性。

  秦冥此时已经了解自己的身份了,高三学生,一个月后就最后一次模拟考试,接下来就是最重要的高考了。

  如果不能在模拟考试上取得好成绩,恐怕也与大学无缘了。

  不过现在的他,的确已经不在乎是否能上大学了,现在他只想把事情搞清楚,然后看能不能恢复实力。

  看秦冥不说话,她以为刚才的话刺激到他了,不由得有丝歉意。

  她知道前不久他刚被赶出家门,心情肯定不好,而且就算考好了,学费方面也很难去解决。

  “老师,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不用那么着急……”

  秦冥刚说话,立刻就被慕菡蕾打断了,她气得挺直腰板,急忙道:“只剩下不到两个月了,时间还多?你知道现在大家都已经进入最后复习阶段了吗?”

  “现在没人敢放松,大家都嫌时间不够用呢,你再这样拖下去,这辈子都拖没了你知道吗?”

  她这番话说得颇为急切,秦冥看得出来她是真的为自己着想,心里不由有些感动。

  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两个月的确足够了。

  “经过这几天的反思,我已经知道自己的不足,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努力学习的。”

  想了一下,秦冥还是打算敷衍她一下,先离开这里再说。

  只是他的反思显然没什么真心,慕菡蕾不满地盯着他,心说自己不相信他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学生,可是为什么连一点努力都不肯付出呢?

  “既然如此,今晚我就帮你补习,。”

  似是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般,慕菡蕾重重呼了一口气,认真道。

  秦冥心里咯噔一声,今晚?他还要重新修炼呢,哪里有时间补习?于是他摇头道:“不用了,我觉得不需要。”

  慕菡蕾愣了一下,脸色陡然一沉,有些怒了。

  有多少学生花钱请她补习她都不答应,现在主动替人免费补习,他竟然还不要?

  她忽然觉得,这个学生真的是无可救药了,她转过椅子背对他,也不说话,显然是生气了。

  秦冥站在她背后有些尴尬,他不想把事情变成这个局面的。毕竟他对慕菡蕾还算有好感。

  旁边一些老师看不下去了,慕菡蕾在教师队伍中可是天仙一般,现在见她生气了,当然不会放过这个表现的机会了。

  一个帅气的男老师安慰她:“慕老师,别理他了,他就是一滩烂泥,扶不上墙的!”

  秦冥对这种踩人上位的举动极为反感,便冷冷地注视那个老师,不过慕菡蕾比他还不爽,骂道:“我教育我的学生关你什么事?”

  那男老师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尴尬还是生气的原因。

  沉默片刻,慕菡蕾的情绪有所缓和,轻声道:“秦冥,你先回去吧。”

  看到她这样,秦冥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也没说什么,说了声“好”之后就走了。

  现在已经是下午放学,晚上有自习,但他不打算上了。出了学校就找到一个出租的地方,花600块租了一个小房子。

  在学校宿舍的话,不方便他今后的修炼,而且宿舍的那几个人恐怕也不欢迎他,还不如自己租房好。

  房子虽然小,但是锅碗瓢盆竟然都有,不用自己买,正好省下一些钱了。

  傍晚,他出门买了一些中药之后,就回来炼制。

  在长生宗的时候,论修为,他或许比不上其他师兄弟,可是论炼药的话,他绝对是最强的。

  将中药都倒入锅中,然后通电熬煮,不一会儿就得出一碗黑乎乎的液体。

  他喝下去之后,就感觉全身毛孔舒张,温和的药力在全身经脉中流动,非常舒服。

  半个小时过去,他的身上就有一层黑色的杂质,那是从体内排出的脏东西。

  他又接连喝了好几碗之后,通体舒泰,好像全身浸在清泉中一样。

  当药力耗尽的时候,身体内部似乎产生了奇怪的轰鸣。

  秦冥感觉到,他的身体仿佛在此刻爆发出了极强的吸力,贪婪的吸收着周围的天地灵气。

  丝丝灵气进入体内,让原本空荡荡的经脉多了些东西。

  等修炼结束之后,秦冥惊喜地睁开眼睛,大喜道:“炼气一阶!”

  通常来说,不运转功法是很难吸收灵气的,更难突破。

  可是他现在仅仅是喝了几碗伐经洗髓的药,就自动突破了,这简直是太罕见了!

  就在他狂喜之时,脖子上的昊天鼎忽然亮了起来,它自动飞出来迎风而涨,变化成为一个直径一米五左右的大鼎。

  鼎中灵光闪耀,透着莫名的威势,秦冥看见一团光芒从鼎中忽然飞出,他一把将其抓住。

  待光芒散去之后,他发现手中的是一个卷轴。

  昊天鼎又恢复了原样,安静地躺在地上。

  捡起昊天鼎后,秦冥好奇地打开卷轴,一层金光徐徐出现,与此同时,一排排上古甲骨文飘飞而出,在空中荡漾。

  金色的甲骨文最后尽数冲入秦冥脑海当中,化成了一部神秘的功法。整整一个小时,他才完全把功法消化。

  “昊天神卷?”

  他惊讶地睁大眼睛,这竟然是一部上古功法?按照里面所说,自己是万年难得一遇的昊天神体,正好引起昊天鼎的感应,继而送出这卷《昊天神卷》。

  “我是昊天神体?难道我的灵魂重生,真的是因为昊天鼎吗?”

  也只有这个说法才能解释了。

  按捺住激动的心情,他尝试运转高台昊天神卷的功法,让体内的灵力在经脉中运转,同时还吸收外界的灵气,不一会儿他就感觉灵力壮大了。

  “太美妙了,就连宗门内最高深的功法,也比不上昊天神卷,仅仅是几个周天,我就感觉灵力充实,甚至隐隐有再次突破的感觉!”

  秦冥无比的激动,上一世他难以修炼有成,但是现在不同了,不仅体质特殊,更有逆天功法在身,恢复到原来的实力指日可待。

  修真界中,共有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合体期、渡劫期、大乘期八个大境界的划分。

  以前的他,正是处于筑基期,算是比较弱的了。

  就这样修炼了一段时间,把药都用完之后,他又下楼买其它药。

  摸着薄薄的口袋,秦冥有些汗颜,他现在只有一千块钱了,要是平常的话还可以撑两个月,可是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撑三天。

  从中药店出来之后,秦冥都快变成苦瓜脸了,因为口袋只剩下两百块了。现在他孤身一人,一下子就陷入了困境。

  “没想到我堂堂长生宗的真传弟子,竟然也有这么落魄的时候,想在这个红尘俗世混得好一些真不容易。”

  他叹气道,不过如今世道如此,不止是他,还有更多的人过得比他还差,甚至有些人只能露宿街头。

  “救命啊!”

  一声女孩子的呼救声打断了他的思绪,他立马停下脚步辨认方向,听出呼救声是从一条巷子里面传出来的,毫不犹豫地就赶过去。

  身为长生宗真传弟子,不说顶天立地,最起码也是一身正气,碰到这种事情当然要拔刀相助了。

  “小妞儿姿色不错!”

  四个流里流气的小流氓嬉皮笑脸的围住一个女孩子,女孩子惊恐地攥紧了拳头放在胸前,不住地后退。

  一个流氓嘿嘿笑道:“放心吧,这里绝对偏僻,而且这么晚了,你叫也没用。”

  说着,他就要上前抓住女孩的手,还想顺势撕掉女孩的衣服。

  女孩吓得哭了出来,心里面已经绝望了,打算拼死反抗的时候,一个救命般的声音突然响起。

  “不想死的就给我住手!”

  月光下,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站在巷子口,在流氓和女孩子的注视中,他一步一步往里面走。每一步,都坚定而从容。

  对于这种市井小流氓,秦冥真的觉得非常讨厌,就像那些不入流却又异常嚣张的小妖一样讨厌。

  他冷冷地注视这四个混混,不打算放过他们。

  女孩子先是惊喜,随即又焦急地叫起来:“你快跑!他们都是流氓,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闻言,秦冥眼睛微亮,道:“就他们,还没资格让我跑。”

  一个红毛的混混上下打量了秦冥一眼,发觉这个少年穿着大裤衩宽短袖,还踩着拖鞋,怎么看都不过是一个没用的宅男而已,心里就放心不少。

  红毛嚣张道:“小子,搅了老子的好事就等死吧!”

  其余三人已经围了过去,一脸的凶相,甚至还掏出了雪亮的刀子,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秦冥。

  看到他们手中竟然有刀,那女孩急得都快哭了,大喊道:“你快走啊!他们有刀你快走!”

  那红毛嘴巴一歪,狞笑着就扑了过去,“走?来了就别想走了!”

  其余三个人同时扑了上去,在这一带混那么久,解决一个废物宅男而已,根本就是手到擒来,而且事后也不会被人查出来。

  在他们亮刀的时候,秦冥心里甚至产生了杀意。

  随随便便就动刀,可想而知这伙人平时有多么猖狂,恐怕类似今晚的事情都做过不少了。

  想到这里,他脚下立刻用力一弹,整个人立刻消失在原地。一阵清风之后就不见人了,这让四个混混大骇。

  “小心,在你后面!”

  一个绿毛大喊,那个嚣张的红毛看也不看,立刻用刀插向后方。但是他只看见一道黑影闪过,右手立刻传来一阵剧痛。

  红毛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秦冥身法再次变幻,一记鞭腿狠狠甩出,将那个绿毛扫飞了出去,还将其余两人都撞倒了。

  他这一脚用力很大,所以那三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不一会儿,四个人就被他像丢垃圾一样叠在一起,无比的凄惨。

  看着拿刀走过来的少年,红毛咬牙忍住剧痛求饶:“大侠我们错了,放过我们吧!”

  “我们错了,给您磕头,放过我们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秦冥蹲下来看着他们,手里把玩着小刀,看他们诚心求饶,似乎心软了,松了口气后道:“好吧,可以放过你们……”

  听到他这么说,那红毛激动地直点头,但是低头时,眼中却冒出了一缕凶光。哼,只要回去请动刀疤哥,到时候一定要让你死无数次!

  可是就在他们以为少年会如此轻易地放过他们的时候,只见黑暗的小巷子里,突然亮起了一抹刀光,宛如银河。

  “啊——”

  四声惨叫响起,将擦干净后的小刀丢掉,秦冥站起来走向那个瑟瑟发抖的女孩,露出白皙的牙齿,笑道:“没事了,走吧。”

  女孩看得有些呆了,心里一片震惊。这男孩太厉害了,一个人打四个,竟然还轻松搞定了,这种究竟是什么身手?

  “哦……哦!”

  看着眼前阳光的笑脸,女孩这才反应过来,拿起掉在地上的东西随他出了巷子。

  走出巷子时,她指着四个凄惨无比的流氓问:“他们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秦冥道。

  他刚才挑断了他们的手筋,就算能接起来也会有后遗症,以后想用手打人恐怕是不可能了。

  “谢……谢谢了!”

  女孩很是害羞,总是把头埋在胸前。

  借着昏黄的路灯和皎白的月光,秦冥这才发现这女孩身材颇好,一米六的个子不高不矮,宽松的白色连衣裙让她看起来十分可爱。

  “应该的,那么晚了你赶紧回去吧,再发生什么事就不好了。”

  “我要怎么谢你?”女孩问。

  “不用了,快点回去吧!”

  女孩急了,刚要提出报答他的时候,一阵清风吹过,眼前的人竟然不见了。

  她惊讶地看向四周,除了路过的野猫外,什么都没有。

  片刻后,她跑回家去。某处黑暗中,一双眼睛目送她离开视线后,这才消失。

  躺在出租屋的床上,他回忆刚才的情况,发觉自己似乎比以前暴戾了,骨子里多了狠劲儿。

  他惆怅地叹了口气,“或许这种状态更能适应红尘俗世吧。”

  似乎宗门被血妖门灭掉后,他潜意识里就多了一种认识,就是对待恶人,就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反而助长他们的凶焰。

  “血妖门……血妖门!”

  他咬着牙,狠狠锤床板。

  第二天,来到学校时发现所有人都神色古怪地看着自己,秦冥没理会他们,径直走到座位坐好。

  不一会儿,费霞夹着一本书进来了,从一进门开始她就冷冰冰地盯着秦冥,既有嫌弃又有快意。

  “我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费霞兴奋道,今天真是好日子,她努力把秦冥踢走,今天终于成功了。全班同学被她的话吸引住,都想知道是什么好消息

  她鄙夷地看了秦冥一眼,然后像宣布喜讯一样,“从今以后,我们再也不用被烂泥影响了。秦冥不再是我们班的学生,他会被调到五班,继续腐朽下去!”

  她说完,全班同学都看向秦冥,有的人甚至欢呼了起来。

  他们早就不想和这个垃圾同一个班了,跟他呼吸同一种空气都觉得是耻辱。

  “太爽了,老师你真是太英明了。就是因为有这个蠢货,我们班的综合评分一直上不去,这次有老师的英明决策,我相信模拟考试后,我们班能再创辉煌!”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生第一时间拍马屁,他很是激动,甚至隐隐有些神圣,好像秦冥被赶走,是对这个世界的一种恩赐一样。

  “林天,你当这个班长尽心尽力,为我们班做了不少实事,老师就需要你这样的学生干部帮忙。”

  费霞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林天内心一喜,心道果然拍对马屁了。

  他转头对秦冥冷然道:“秦冥,我相信你是有能力的,但高考将至,为了不影响我们班所以只能请你离开了。”

  感受到无数双充满讥讽的目光盯着自己,秦冥第一次感觉到愤怒,红尘俗世果然混浊不堪,比那些作恶多端的妖魔还要令人厌恶。

  明明就是把人赶走,却还要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简直恶心之极。

  他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又在林天和费霞脸上停留片刻后,默默拿起书本走出了教室。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有必要考出一个第一名!

  见秦冥终于离开了,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仿佛空气都清新不少一样。费霞一脸的得意,像是打了胜仗。

  五班是最差的一个班,里面几乎没有一个人考试及格的,而且他们又是富家子弟,学校也懒得管他们。

  可以说,能进这个班的,都是成绩差到了极点的。

  走进这个班时,他没有发现,最角落的一个位置上,一位可爱的女孩子摘下了眼镜,一双大眼睛看着他充满了惊喜。

  “竟然是他?他要和我同一个班吗?”

  这女孩子名为苏小玉,是五班成绩最好的学生。

  她的存在简直是一个异数,因为她不禁成绩优秀,更是江州一中的校花之一。

  更重要的是,她正是昨晚秦冥救下的女孩子。

  在秦冥踏入五班的时候,觉得这个班安静地过分,但也没有多想。

  不过这个班的学生看到他进来了,一个个都伸长着脖子,隐隐期待什么。

  当他踩到木制地板上时,所有人都皱着脸,好像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惨烈的事情一样。

  但是他们的希望落空了,因为秦冥毫发无损找到一个位置就坐下了。

  众人面面相觑,这不太对啊,难道是陷阱出问题了?

  一个高大的少年刮了秦冥一眼,然后疑惑地来到教室门口的木制地板想检查一下,但是他刚刚落脚,地板立刻陷了下去。

  只听见“咔擦”一声,那少年发出了杀猪似的叫唤,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隐藏在下面的捕兽夹竟然咬上他的腿了,真是见了鬼了!

  为什么他设下的陷阱不坑别人,反而把自己坑了?

  他愤怒地瞪着秦冥,就像过去问个究竟。但是此时上课铃响了,他只能恨恨地回座位了。

  虽说上课了,但不少人都好奇地偷看秦冥,不知道这个捧着一本书静静看着的少年,怎么就躲过陷阱了?

  外面进来一个美女老师,她正是慕菡蕾。

  她今天穿着灰白色的紧身职业装,一头柔软的长发随意的束在身后,精致的鼻梁上还架着黑框眼镜,让她的美丽增添了一丝成熟与文静。

  进来的正是慕菡蕾。

  “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秦冥,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慕菡蕾甜甜地笑道。

  秦冥站起来,“我叫秦冥,大家应该都认识我。”

  介绍简短易懂,不少同学看着他偷偷笑起来,心说你这个史上最差学生,有谁不知道?还用介绍吗?

  慕菡蕾满意地点点头,带着笑意深深地看了秦冥一眼,心说你终于落到我手里了,到了我的班里还不是得乖乖听我的?

  让秦冥内心咯噔一声。她的眼神怎么有些得意,甚至还有一些不怀好意?

  慕菡蕾又把目光转向苏小玉,问道:“小玉,学校领导说想把你调到一班,你觉得怎么样?”

  以小玉的成绩,进入一班绰绰有余了,许多老师都觉得在五班根本就是浪费她的才华。

  慕菡蕾虽然舍不得她走,但如果她自己想离开的话,自己也无法干涉。

  不少同学也看了过来,一想到秦冥可能也在看着自己,不由紧张地绞着手指,然后抬头坚定道:“不去,在五班挺好,咱们的同学很好。”

  全班同学和慕菡蕾没有猜到她会给出这个答案,一时间竟有些吃惊和感动,慕菡蕾满意地笑道:“好的,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相信你同样如此。”

  没有人看到小玉竟有些得意地偷偷笑了,她留下来的原因大半还是因为秦冥,她当然不想跟救命恩人分开了。

  “上课,大家把《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打开到三十四页……”

  慕菡蕾开始上课了,秦冥打开练习本认真听讲。

  他虽然隐世修炼,对世俗的教育不太了解,但是听了一会儿后不由惊讶,慕老师讲得非常系统,对难题的解析很到位,基本上一听就明白了。

  学习对他来说非常简单,所以大致听了一下以后干脆修炼起昊天神卷来。

  讲台上,慕菡蕾对秦冥的一举一动都一清二楚,看到他认真时心里还有些小得意,但这家伙竟然只是三分钟热度,这让她有点不爽了。

  “也对,他基础太差了,可能是听不懂吧,看来放学后一定要帮他补习了!”

  很快,第一节课就结束了,教室就变得乱糟糟的。

  之前那个高大的少年此刻不怀好意地盯着秦冥,他叫萧鹏,是五班的班霸,刚才的恶作剧就是他弄的。

  还有几个男生和他一起好像商量什么,时不时还看向这边,脸上布满了冷笑。

  秦冥面前摆了一本书,实际上却是在修炼昊天神卷,正入迷的时候听见哗啦一声,面前的书被人丢掉了。

  “砰!”

  萧鹏来到他面前,用力一拍桌子,响亮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见自己成为了全班的焦点,萧鹏顿时觉得自己高大不少

  “哟,这不是一班的尖子生吗?怎么会来到我们这个垃圾班来呢?”他的语气充满嘲讽与戏谑。

  “小子,既然来了五班,那就要知道五班的规矩。”旁边的一个小弟狐假虎威,昂首挺胸道。

  “什么规矩?”

  秦冥眉头皱起,这伙人让人很讨厌啊。

  萧鹏和几个小弟对视了一眼,很是嚣张地拍着胸脯冷笑道:“五班,我最大,来到这里你就要给我磕头请安,顺便贡献出一点钱,我包你在学校没人敢惹,怎么样?”

  他们也不秦冥会拒绝,他的懦弱可是出了名的,说不定待会儿就会跪下来送上钱来,哭着喊着要当小弟了。

  不少人都等着看好戏。

  那几个小弟流里流气,在一旁等着秦冥的回答。

  “我没有钱。”

  过了一会儿,秦冥认真道。

  萧鹏脸色一僵,觉得秦冥这是在耍他,可对方认真的表情又不是在说谎,他不禁变了脸色,怒道:“妈的,没钱就滚出去!”

  “凭什么?这里是学校,学校有学校的规矩,你公然向同学索要钱财就是违反校规的,你就不怕被领导处罚?”

  秦冥看着他,严肃道。

  但是其他人一听,立刻哈哈大笑起来,像看傻子一样看着秦冥。

  “好啊,你可以去跟领导说说,我不拦你。”

  萧鹏双手环抱在胸,嘴角噙着冷笑,盯着秦冥。

  那几个小弟刷地一下站起来,杀气腾腾地把秦冥给围住,教室的气氛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大家非常安静地看着这边。

  苏小玉被他们吓到了,她紧张地握紧拳头,小脸微白地看着秦冥,很是担心。

  萧鹏在学校凶名远扬,没有几个人敢顶撞他。

  曾经有一个新生在打球时不小心撞到了他,连连道歉之后还被他逼得跪下来,最后新生不肯,结果被打得差点进了医院,恐怕这一次秦冥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见秦冥不说话,就以为他已经被自己吓坏了,萧鹏越发嚣张了,走近他,鼻尖几乎都要互相对着了。

  他仰着头,目光斜下来挑衅地盯着秦冥,不屑道:“怎么,不敢去了?脚软了?真是废物,给你机会也不好好把握,真是找死!”

  秦冥目光顿时冷了下来,看来对方是打算在他面前逞凶了?这种人不给他一点颜色看看都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友情提示:如果你现在滚开还来得及……”秦冥道。

  “砰!”

  萧鹏一脚踹开椅子,指着秦冥破口大骂:“给脸不要脸,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废了你?”

  其他几个狗腿子满脸的煞气,逼近秦冥。

  全班没有一个人敢说话,更没有人敢出教室,生怕稍微动一下都会引来萧鹏的怒火一样。

  这时,一个小脸白皙的女孩子壮着胆子站出来,怒道:“你们……不许你们欺负新同学!”

  所有人看过去,只见苏小玉鼓着小脸气呼呼道。

  她故意让自己看上去很凶恶气愤,这样或许能震住对方,只是她生气的样子着实可爱,连声音都像在撒娇一样。

  大家都很吃惊,没想到平日里害羞到一句话都不敢说都小玉竟然替秦冥说话?

  萧鹏他们也愣了,看着小玉天真可爱的脸庞,心里却是更加恼怒!凭什么小玉要帮外人说话?

  他追求她那么久,她都不理他,可现在她竟然替外人说话?

  想到这里,他气冲冲地盯住秦冥,将怒气都撒到他的身上了,尤其是看到对方满不在乎的模样时,更觉得是自己校园霸王的一种侮辱。

  “妈的,老子让你装!”

  怒骂了一声,他伸出手一把抓向秦冥的衣领。

  秦冥后退一步,轻而易举躲过着一抓之后,冷笑了一声,随后以更快的速度反抓住对方的领子,然后手臂发力,竟然硬是把高大的萧鹏给抬了起来。

  大家看到这一幕,惊得眼睛都快要掉出来了,他们觉得,以秦冥的瘦弱,对上打架老手的萧鹏铁定是很惨的,说不定真的受到重伤。

  但是谁都没有想到,看似瘦弱的他反而以一种颇为震撼的姿态反过来制住对方。

  看着两腿乱蹬的萧鹏,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来。

  萧鹏也惊住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也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羞的,一张脸涨得通红,立刻咆哮道:“赶紧放我下来,否则我让你当废人!”

  【求收藏和推荐票,拜托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