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嫡女傻妃惹不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嫡女傻妃惹不得

主角:江晚宁谢辰瑾

作者:甜蜜老猫咪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697章 能言善辩

简介:二十一世纪医学博士江晚宁因故身亡,醒来却发现自己变成了相府痴傻嫡女,还被伪善的后娘妹妹打晕替嫁,就在江晚宁绝望之际,发现自己竟然能靠意念将上辈子所用过的医药用品实体化,而她的准丈夫,那位传说中病入膏肓的王爷似乎并没有生病……

嫡女傻妃惹不得免费阅读

嫡女傻妃惹不得 免费阅读 第1章 傻子替嫁

疼!好疼!

剧烈的疼痛感让江晚宁忍不住叫喊出声,她刚张开嘴巴一大股水呛进肺里,让她的胸腔从内至外的刺痛,痛的她无法呼吸。

她怎么掉进水里了?!

江晚宁努力睁开双眼,眼前水濛濛一片,她试着挥动着双手,四周水的阻力让她的行动极为艰难。

她不是飞机失事了吗,怎么会在水里?

在求生欲的推动下,江晚宁凭借着良好的水性,迅速从游到岸边爬了上去。

抬眼环顾四周,灌木丛,花圃,凉亭,池塘……

入眼一切皆是电视里出现的古代建筑,这里是哪儿?

江晚宁抬手擦了一把脸,发现自己身上的衣物完全变了样,似乎是古代的服饰,所以她这是穿越了?

呵,她一个二十一世界的医学博士,每个国家都争抢着的外科圣手,居然穿越了?!

一阵风吹过,江晚宁裹着湿衣打了个冷噤,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自脑海里涌出,她还没来得及捋清楚,一个女子的哭喊声从不远处的厢房里传来。

江晚宁不由自主地循着声音走了过去。

“娘,我不嫁,我死都不嫁,呜呜呜……”

古香古色的厢房里,江晚歌扑在江夫人怀里哭的梨花带雨,上气不接下气,巴掌大的漂亮小脸上写满绝望。

她做梦都没想到,身为相府嫡女她有一天会被皇帝指婚嫁给当朝睿王!

首先江晚歌得承认,四年前参加宫宴看到睿王谢辰瑾的第一眼她就心动了,当时她远远的看着那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心如小鹿乱撞,当即羞红了脸。

当时的谢辰瑾是大凉最年轻的战神,挺鼻剑眉,风姿出尘,是大凉每个贵女心中的男神!

但,那是曾经!

现在的谢辰瑾却是一个整日坐在轮椅上,大病小病不断,连出恭都需要下人背,下人在一旁扶着才不会摔倒的残废病秧子!

虽然他是睿王,虽然他曾是最惊才绝艳的战神,哪又如何,不过是过往云烟罢了。

两年前大凉与邻国后晋开战,谢辰瑾在战场上中了埋伏被敌军围困,死里逃生后落下了残疾,身体状况也从曾经的硬朗健硕变成了一个病秧子。

听说性情也随之大变,阴狠暴戾,喜怒无常,古怪乖张,最近还有睿王日日饮血的传闻!

他的模样还是那般俊朗非凡,但那又有什么用?

她才不要嫁给一个残废将军,一个随时都会死的病秧子!那会一辈子都成为别人的笑柄!

“乖女儿,别哭了,看见你哭娘的心都碎了,为娘绝对不会让你嫁给一个无用残废的。”江夫人刘丹梅搂着江晚歌轻声安慰着,眼睛狠狠地瞪着站在一旁的江浩文。

这件事都怪他,陛下提议亲事时他没有当场回绝,这才让陛下有了赐婚之举。

就算睿王是名副其实的皇家血统,上了皇家玉牒的亲王,但让自己从小娇养着的乖女儿嫁给一个残废,刘丹梅绝不会同意!

“晚歌绝不能嫁给睿王!老爷,您不能为了自己的仕途把她往火坑里推!谁知道那个睿王还能活几天啊,您这是推着晚歌过去当寡妇!”刘丹梅抹着眼泪哭诉。

江浩文环顾四周,紧张道:“夫人呐,你怎么能这样说睿王,好歹他是陛下亲封的战神,是陛下疼爱的胞弟……”

刘丹梅扬起了声音:“我在自己府里还不能说句实话了?整个大凉谁不知道睿王的真实情况?估计宫里连这位爷的棺木都备好了!我不管,我的晚歌绝对不能嫁给他!”

江晚歌听到这里拉高声音哭得更厉害了:“爹爹,您怎么这么狠心,这是女儿一辈子的事儿你怎么能这么轻易答应了……”

江浩文长叹一声,无奈道:“夫人,不是我着眼于自己的仕途,而是陛下和太后许诺的聘礼让人无法拒绝,陛下说只要我们相府愿意让嫡女嫁入睿王府,就会封嫡女为县主,整个相府男眷皆官升一级,连夫人你也会被封为一品诰命夫人……”

江浩文的话还没说完,刘丹梅猛地抬起头晃了晃沉浸着悲伤中的女儿,二人眼里露出精明贪婪的光!

县主!一品诰命夫人!

哪一个拎出来都是莫大的荣耀!

“娘!”江晚歌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摇了摇刘丹梅的胳膊撒娇,“娘亲,我想当县主……”

在大凉只有皇室血脉的女子才能被封为郡主县主,若她能被封为县主那定能在功勋贵族的小姐圈里被追捧!

刘丹梅心里也对‘一品诰命夫人’的头衔垂涎不已,但她总不好为了自己的私利葬送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她犹豫道:“晚歌,以你的才情当个太子妃完全没问题,你不要因为……”

“爹爹娘亲,你们忘了吗,咱们相府还有一位嫡女呢。”江晚歌坐直身子漂亮的眼睛上闪过一丝狡黠,“谁规定一定是我这位嫡女嫁给睿王呢,江晚宁不也是相府名副其实的嫡女吗。”

刘丹梅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高兴地拍了拍手,点头附和道:“对对,江晚宁也是相府嫡女,老爷你可不能偏心,把那个傻子藏起来,把晚歌给推出去!”

“我们可以把江晚宁嫁过去,她是睿王妃,我是县主,母亲是诰命夫人!太完美了!”江晚歌兴冲冲地盘算着。

江晚宁?这不是在说自己这原身吗?

蹲在门口的江晚宁将里面三个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同时也对自己这具身体有了些许了解。

诚如江晚歌所言,江府确实有两位嫡女,原主江晚宁与自己同名同姓,是江浩文的原配夫人李氏所生。

这江晚宁出生后不久,府中突发大火,李氏葬身火海,江晚宁虽说捡了一条命,但容貌受损,左脸颊有一大块烧伤。

李氏去世两个月后江浩文将贵妾刘丹梅扶正,没过多久二小姐江晚歌出生。

因着刘丹梅是续弦正室,江晚歌出生后便顶着正统的相府嫡女名头,自幼娇生惯养,才情俱佳,肤白貌美,还未及笄便被坊间传为大凉第一美人。

而江晚宁没了母亲伤了容貌,长到两三岁时被人发现是个脑子不清楚,口齿不伶俐的傻子,江浩文觉得丢人,便随意找了个闲置院子把江晚宁丢进去,让她自生自灭。

这些年江府上下,只知二小姐江晚歌,不知大小姐江晚宁,连带着对江晚歌的称呼都是独一无二的‘嫡小姐’。

江浩文犯了怵:“不行,这可是欺君大罪,被发现了还得了?”

“老爷,这哪里是欺君了?江晚宁是上了相府族谱的,正儿八经的嫡女,不过是这些年身子弱,没有出去见人罢了,哪怕礼部来查咱们拿着族谱出去,谁都挑不出错!”刘丹梅一扫面上的丧气,拉着江晚歌的手道,“难道老爷真想把我们晚歌嫁给毫无用途的睿王?她往后是能做太子妃的!”

江浩文抬眼看了看江晚歌,这个女儿年方十六,是大凉有名的才女,更有大凉第一美人之称,将来确有机会入驻东宫,成为他仕途的一大助力。

见他犹豫,刘丹梅煽风点火:“老爷,江晚宁是个傻子,养在府里这些年不知道浪费了多少粮食,往后也没机会嫁人,这次她能嫁给睿王成为睿王妃是她的福气。”

江晚歌眨着眼:“爹爹,用江晚宁一个傻子换个亲王女婿,这买卖只赚不赔的,更何况睿王是残废加病秧子,江晚宁是丑女加傻子,他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老爷您就应了罢……”

就在刘丹梅和江晚歌轮番给江浩文洗脑时,江晚宁一身泥泞躲在门口,静静听着他们争吵。

她低垂着头,凌乱披散的头发盖住大半张脸,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狰狞的伤疤。

就算有过往仆人发现她在这里,也不会有人发现此时的江晚宁星眸微闪,眉眼弯弯,嘴角上扬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露出一丝嘲讽!

根本没有半分傻子的样子!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