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沈少夫人她又掉钱眼里了最新章节,主角陆星竹沈笑白全文阅读

小说名:沈少,夫人她又掉钱眼里了

主角名:陆星竹,沈笑白

简介:闻言,沈笑白冷笑一声:“尸骨无存?发丧?没想到有生之年,我还能参加一回自己的葬礼。”陆星竹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年轻人,要学会知足,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个运气和机会的。”

沈少夫人她又掉钱眼里了全文第8章

“这运气和机会给你要不要?”沈笑白嗤笑一声,看向门口被吓傻的守卫,“滚开。”

他倒是想看看,他这个被发了丧的人,出现在沈家众人面前的时候,那些人精彩的表情。

那场车祸,看样子就是沈家人安排的只是不知道,是大房的人,还是他的好后妈!

“追悼会正是开始!一鞠躬——”

沈笑白和陆星竹进去之后,听见的就是葬礼司仪扯着嗓子喊得这么一句。

沈家正厅里,一具漆黑的棺材摆在正中央,前面还放着一张沈笑白的黑白照片。

周围围了一圈人,花圈礼炮,热闹不已。

众人正要随着司仪的话鞠躬的时候,一道冷笑声传来。

“大伯,阿姨,尸体都没找到,只找到了一辆报废的车,就直接发丧,问过我本人的意见了吗?”

众人俱是一惊。

离棺材最近的两人,瞳孔骤缩。

这两人正是沈笑白的大伯沈国锋和后妈陈晓萍!

他们看着人群之外,一脸冷漠的沈笑白,震惊的说不出来话。

车都已经爆炸只剩下碎片了,这个小畜生是怎么活下来的?

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解。

最终还是陈晓萍先反应了过来,她嗫嚅着嘴唇,硬生生的挤出了两滴眼泪,道:“笑白,你这孩子,担心死阿姨了,怎么好好的,也不给家里打个电话?”

“真的担心就不会才只找了一天,发现一辆报废的车子就急急的发丧,生怕沈他死不掉一样。”清冽的声音传来,一个娇小的身影背着巨大的包裹,在人群中不断的穿梭着,“让一让,麻烦让一让。”

陈晓萍看向陆星竹,眼神一厉,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我跟笑白说话,也轮得到你插嘴?保安呢?今天的安保工作怎么做的?”

“我说错了吗?”陆星竹拎着大包小包,成功的站定在沈笑白的身边,反问了一句。

沈笑白眼神冷冽,道,“她是我带回来的,也是她救了我。”

一时之间,众人看向陆星竹的眼神或是鄙夷,或是羡慕。

能救下沈笑白,是她几辈子积累下来的福气。

只是看着她的打扮,真的不是哪个乡下的村姑进城吗?

陈晓萍心头一滞,连忙改口,“原来是你救了笑白,只是笑白,你怎么能怀疑阿姨对你的关心呢?”

沈国锋也是皱着眉头说道:“就是,笑白,你知道你阿姨这几天为了你,差点把眼睛哭瞎吗?”

“是吗?”沈笑白不置可否的说道,“那真是辛苦阿姨了。”

话里的讽刺让陈晓萍脸上的表情一僵。

陆素梅认出陆星竹,连忙出声:“陆星竹,还不快给我过来?!”

她没想到,陆星竹真的来了京城,还是和沈家那个病痨鬼一起来的!

回忆起刚才陆星竹对陈晓萍说的话,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这是个什么场合?你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还不快滚过来?”

“这是什么场合?你该不会以为,今天这葬礼还能继续下去吧?”陆星竹翻了个白眼说道。

“顾太太,这位是?”见陆素梅呵斥陆星竹,陈晓萍心中一动,问道。

陆素梅忙冲着陈晓萍投去了一个讨好的笑容,道,“这是我那不成器的大女儿。”

早些年的时候,陆素梅觉得陆炳怀思想古板,和他大吵了一架,赌气一个人来到了京城,从此就怨恨上了陆炳怀。

她热爱跳舞,有一个明星梦,本想在京城里闯出一番天地,却不想被人陷害,一夜春|情,怀孕了,脸孩子的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在生下陆星竹之后,直接把她丢给了乡下的陆炳怀,再也没回来过。

直到在京城中,攀上了顾永昌,两人结了婚。

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众人没想到,陆素梅的大女儿,会突然来到京城,而且还是一个村姑?

“原来是顾太太的大女儿,那顾太太可要好好教导。”陈晓萍意味深长的说道。

陆素梅连连点头:“这孩子从小就在乡下长大,沾染了一身恶劣习性,我也是很后悔,这一次将她从乡下接回来,就是为了好好教导她。”

“要是为了教导我,你早干嘛去了?”陆星竹冷冷的说道,“现在马后炮,还有什么意思?”

她从小和陆炳怀相依为命,对于陆素梅一丁点感情都没有。

连刚刚满月的亲生女儿都能抛弃,她早就对所谓的母亲放弃了执念。

顾永昌这个时候上前一步,道,“你是素梅的女儿,我是你的继父,还不赶紧到这边来?”

“不必了。”沈笑白上前一步,拉住了陆星竹的小手,道,“她是我的救命恩人,住在沈家就行。”

沈笑白一发话,顾永昌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蔫儿了,不敢再说话。

陆星竹嘲讽的看了陆素梅一眼,道,“我今年十九,十几年都想不起来有我这个女儿,现在想起来了?什么原因让我回来,你自己心里清楚,我坐了很久的车,不想跟你们多费口舌,劝你们赶紧闭嘴,省的大家脸上都难看。”

丢下这句话,她看向沈笑白,拧着眉头说道,“我好累,你能不能把你的家事赶紧解决了,然后让我去睡觉?”

沈笑白蓦然笑了,捏着她的手腕微微用了点力:“好。”

“现在我回来了,还要继续葬礼?”他冷冰冰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似笑非笑的说道。

“撤了撤了,现在笑白回来了,这些东西真是晦气。”沈国锋立刻挥手,让人把棺材和遗照撤下去了。

巨大的棺材波动了一下,沈笑白看向里面的东西,是衣冠冢,里面有一件外套。

看见外套,沈笑白讽刺一笑。

这沈家人真是好心急,这件外套,是上次韩北森落在他这里的,并不是他的。

立个衣冠冢,连衣服都没找对,多好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