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妙音晏季章节目录阅读,冷酷王爷是妻奴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 冷酷王爷是妻奴

主角:云妙音、晏季

简介:“汪……汪汪……”一大早,云妙音还在将军府用早餐,就听到外面有一串狗叫声,不由奇怪地朝外面张望:“咦,这府里还养了狗狗吗?”

云妙音晏季章节目录阅读,冷酷王爷是妻奴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冷酷王爷是妻奴免费月阅读第16章

“是的,云姑娘,是小少爷养的小狼狗,婢女刚刚去取餐时听说小少爷醒了,这会想来是带狗狗过去。”一旁,伺候云妙音的婢女闻言道。

“小少爷醒了?”云妙音听闻,赶紧往嘴里塞了几口饭,便急急站起来往外走,“那我不吃了,我先去看小少爷。”

婢女一愣,赶紧追过去:“姑娘,老爷交代奴婢务必要照顾好姑娘,姑娘您别急啊,姑……哎呦。”

听着后面摔倒的声音,云妙音脚步一停,只见那婢女大概是因为着急没注意脚下,所以被绊倒,整个人竟是栽进了花丛里。

云妙音立即折返,将她扶起:“你没事吧?”

婢女不禁抬头,看着云妙音仔细得打量着她,还翻开她的手心看看有没有划伤,顿时受宠若惊。

婢女一直都是伺候主子的存在,是冷是热是饥是饱,从未有人关心过。

心里不由泛出许多的温暖和感动,摇摇头道:“云姑娘,奴婢没事。”

“没事就好。”云妙音抬头将婢女头上的花摘掉,“下次小心点,想戴花也不用这样啊。”

“噗嗤。”婢女被她逗笑,接着却脸色一变,“糟了,花坏了这么多,要是老爷知道,那奴婢……”

云妙音不禁有些惊讶,还以为这府里的花是老夫人或者少夫人喜爱的,原来,竟是老将军么?

来不及想别的,她直接安抚道:“好了没事,老将军要是问起,我就说我碰坏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我费心救他孙子,这几株花他不会怪我的。”云妙音心里惦记着小少爷,直接拉着婢女道,“就这么定了,快跟我去看小少爷。”

“哦。”婢女抹了一把眼泪,在后面跟着,弱弱道,“姑娘真好,奴婢上一次这么感动,还是因为小少爷的狗。”

“哈?”云妙音嘴角一抽。

这是把她比作狗?

婢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赶紧解释:“不是不是,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说……”

云妙音没想到自己无意间还开发出一个话唠。

听着她说那狗狗自从小少爷吐血后,也一蹶不振,不吃不喝几日,谁摸都不理睬,只有每次被人碰到后脖颈时,才会忽然疯了一样狂叫甚至扑咬。

而那后脖颈是每次小少爷亲的地方云云,所以不许他人触碰,多么感人等云云。

云妙音只觉这姑娘绝对有说书天赋。

因为这么一小段距离,她都能把这小狼狗说得感天动地,恨不得为这感人的人兽情哭上一场。

以至于,当她走进屋中,正好看到小少爷抱着小狼狗亲它的后颈时,嘴角都抽了抽。

“嗷……”忽然,被亲到脖颈的小狼狗扭了扭身子。

云妙音不由一惊,因为她所在的位置分明看到小狼狗眼眶发红,对着小少爷的脖子已经张开了嘴,露出了尖尖的獠牙。

不过,还未等她制止,那小狼狗却在咬下去之前停住,别扭地转向其他地方。

而小少爷似是意识到不对,也把头抬了起来,把它放到眼前道:“小虎,你怎么了?几天不见,不喜欢我了吗?”

“嗷……”小狼狗在他脸上蹭了蹭,似是否认。

“好了好了,小楠,别刚醒来就和小虎闹,想吃什么,娘给你做。”一旁,那妇人略带些不满又充满了宠溺,将小狼狗抱给一旁的婢女带出屋。

小楠瘪了瘪嘴:“娘,我不想吃东西。”

“那怎么行?”妇人立即站起,“你等着,娘这就给你找吃的去。”

说着,就往外走。

云妙音朝她微微行了行礼,那妇人淡淡地看她一眼,直接离去。

周礼之这才看到云妙音,赶紧微笑道:“云姑娘来了,小少爷醒了,你来看看。”

云妙音点点头,走到床前,伸出手就要给他号脉。

人已经醒了,自然与昏迷时的检查办法有所不同。

然而,就在即将触碰到他手腕的一刹那,他的手却猛地缩回。

云妙音一愣:“小少爷,我要给你号脉,你这是干嘛?”

“我娘说了,男女授受不亲,你不能碰我。”小少爷声音显得很无力,但口气却异常坚定。

云妙音嘴角一抽。

这古代的男人要不要这么极端啊?

要么就是不要脸的晏季,要么就是容易害羞的周礼之。

现在可倒好,还来了个十岁就懂男女大防的小正太。

但是,如今这小少爷脸色很不好,就昨日的诊断来看,他不应该有如今的精神的,虽然不一定是回光返照,但是,她绝对没有时间在说服他这件事上浪费。

所以,直接给他下了一剂猛药:“晚了,昨日你昏睡的时候,我连你的身子都检查了。”

“你说什么?”小少爷大惊,险些一口气没上来,“不可能,你胡说!”

“你的身上有些地方有小红疙瘩,我说的没错吧?比如大腿,比如后背。”云妙音挑了挑眉。

身旁,周礼之听得有些不自在。

但云妙音却真没觉得有什么,别说她是个大夫,只是检查身体。

就算不是,这是个才十岁的小屁孩啊!

大腿和后背被人看到又怎么了?

小少爷却一张脸爆红,若不是身体没有力气,怕是想要和眼前的女人拼命。

云妙音不管那么多,一把将他的手拽住,死死压住,然后,专心号起了脉。

他的脉象混乱且无力,所以,云妙音不禁锁眉,甚至为了更仔细地判断,还闭上了双眼。

那认真的神情让欲要挣扎的小少爷一怔,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任由她而去。

只是,脸上还是带着些稚气的不满。

半响,云妙音睁开了眼,眉头紧蹙,接着,认真地盯着他道:“小少爷,我是大夫,你可以不必把我看成女子,接下来,我必须检查你脖颈后面的红疹,希望你可以同意。”

小少爷倒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闻言咬了咬下唇,还是点了点头。

云妙音松了一口气,微微站起身,从他脸的正前方伸手而过,扒开了一些他的衣领。

脖颈后,红疹明显,而且有加重的趋势。

云妙音不禁蹙眉,然而,刚想收回手,却见小少爷忽然大口大口喘着气,看样子是要呼吸不上来。

上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2:50
下一篇 2021年11月27日 下午2:5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