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安安宗政御章节目录阅读,七爷宠妻成瘾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书名:七爷宠妻成瘾

主角:慕安安宗政御

简介:霍显脸上一闪而过的僵硬被慕安安捕捉到。她也没有催促,安静坐在台阶上,等着霍显交代。霍显沉默了许久,突然低头,低低的笑起来。

慕安安宗政御章节目录阅读,七爷宠妻成瘾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七爷宠妻成瘾免费阅读第70章

起身时,直接跳到台阶,坐在比慕安安高一个台阶的位子,长腿踩在慕安安旁边的台阶。

“介意抽烟吗?”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如果你给我一根,我也不会拒绝。”

慕安安耸肩,抬手简单的梳理头发,将长发捆成马尾。

霍显就坐在后面。

平常慕安安一直披头散发,也不太看清楚脸,就看到很多黑痣,其他没有。

现在慕安安突然把长发捆起来,就露出了小耳朵和脖颈。

小耳朵很可爱、脖颈很修长,皮肤也是那种冷白类型。

这完全就是女神标配。

“卷毛。”

慕安安清清淡淡的呼喊,将霍显思绪拉回,“嗯?什么……不是我说,你能给我换个称呼吗,卷毛卷毛,一点都不酷盖。”

慕安安默默送给他一个眼神,自己慢慢体味去。

她也懒得跟霍显纠结称呼的问题,“我说,你要娘们唧唧的到什么时候?”

“娘们唧唧?”

“赶紧说,我还要回去值班。”慕安安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烟和打火机,低头点燃。

身体往旁边移了移。

单脚屈着踩在台阶上,背靠在墙壁上,随便抓着马尾长发。

霍显倒是调戏了一句,“安姐,你这气场,倒是比你显哥还混呢。”

慕安安抬了抬眼眸,懒得搭理。

霍显轻笑。

慕安安看着哪里都好,身材好,有小蛮腰,气场也和别的女生不一样。

没有那么多矫情扭捏,反而坦率直接。

他也没有什么好扭捏的,“行吧。”

说完,他抢回慕安安手里的打火机,自己点燃一根烟。

抽了一口后,坦白,“我就是偷病例的。”

“我知道,不要说废话。”

“……”

卷毛默默的看了一眼慕安安,最后嗤笑了一声,“我来找妈的。”

这话一出,慕安安手机刚好来信息了。

是七爷发来。

她解了锁,随后看了一眼霍显,“你妈住院了?”

七爷:忙完。

慕安安:嗯,我现在正在跟一卷毛谈谈心。

信息刚发完,宗政御的电话就来了。

慕安安有些意外,赶紧挂断。

而那边正打算跟慕安安讲一个故事的卷毛,也因此被打断。

慕安安将烟咬在嘴里,“抱歉,你继续,这边回个信息就可以。”

慕安安:七爷七爷,我没办法接,卷毛这边要说一点事,他好像很伤心,我们要有礼貌,等下回去就给你回。

慕安安刚恢复完,霍显已经抽完大半根烟。

虽然跟慕安安不太熟,但现在被抓到现行,有些事也就自然而然想说出来。

“懂事开始,我就没妈妈。家里人说是难产死的,后来我偷听了一次墙角,才知道,我妈妈精神有些问题,住在精神病院里。”

“这家?”慕安安询问。

低头看着安静的手机。

七爷没有再发信息过来。

“嗯,就是这家。”

霍显回答完就没声了。

慕安安本想着这事应该不好开口,所以一直安静的等着,当一个聆听者。

但过了三分钟卷毛都没有再开口的意思。

慕安安斟酌了下,最后问:“既然知道你妈妈在这家精神病院,你也在这里实习,为什么不直接找,而要偷病例?”

“我不知道她什么样,也不知道她叫什么。”霍显很轻的回应。

慕安安本是听着手机,却在听到这句话后,心里有些被触动到。

抬头时,看着卷毛低着头碾着烟头,像极了被丢弃的小孩。

那一刻,慕安安内心有一种共情。

当年,她看着母亲与外公惨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一种被世界抛弃的感觉。

虽有共情,但慕安安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保持沉默。

卷毛则是无所谓的耸肩,“毕竟是我妈,我就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叫什么,见一见,照顾照顾。”

“你直接偷病例,能调查的出来吗?”慕安安问。

霍显没有立即回答。

他是给自己拿出第二根烟,沉默的抽了一会儿,才说:“我听完墙角后,就在家里找我妈妈的痕迹,也旁敲侧击过别人。问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但找到了一本蓝天精神病院的病例。”

“你高三的事?”慕安安猜测。

霍显本是陷入在自己故事当中,听到慕安安这一问,有些诧异,“你怎么知道?”

“额……陈花不是跟你一个高中,听说的,毕竟那时候已经是校霸了。”

“没办法,校霸,能打架,还是大帅比,一举一动引起广泛关注,是可以理解的。”

原本好好是伤感话题,突然被卷毛这么一自恋,倒是打破了几分沉重。

在卷毛凑过来,在慕安安面前展现他的混血帅脸时,慕安安很无情的拍开,把话题扯回正事。

“既然如此,你偷了那么多,找到了吗?”

霍显原本的笑容,在慕安安这个问题下,瞬间消散。

垂了垂眼眸,“没有。”

慕安安料一般,并没有什么情绪。

她低头看着手机。

七爷依旧无回复,不知道是不是又去忙了,就是心里有些失落。

不过慕安安没太表现出来。

她稍微换了下姿势,上了一个台阶,坐到霍显身边,伸手拍了拍霍显肩膀,一副哥俩好的姿态。

“没事,你安姐不是天天在这么,你给我讲下病例特征,我值班巡房的时候,天天给你看,顺带也给你问问陈医生。”

慕安安很坦然。

就是觉得卷毛这人不错,因为陈花,因为自己的共情,所以想帮。

可她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很随意的一个拍肩膀的动作,却拍到了霍显的心脏上。

往后很多年,回忆起来,都是阴暗的安全通道台阶。

两根烟,一个女孩简单率真的承诺。

“不过,你也是这里实习医生,你每天巡房好好查看就可以了,你为什么非要偷呢,这不是找事吗?”慕安安还是忍不住吐槽。

霍显无奈,“没想偷。”

“嗯?”

“没什么。”

“还有一件事。”慕安安表情有些严肃了下来,“我刚才交班时,师姐跟我说,偷病例的人还要杀人,如若不是医生跟保安赶到,你就弄死723那个病人,什么情况?”

上一篇 2021年11月26日 下午2:57
下一篇 2021年11月26日 下午3:0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