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颜花溪萧烨阳章节目录阅读,九岁嫡女要翻天在哪里可以免费看

书名:九岁嫡女要翻天

主角:颜花溪萧烨阳

简介:朱秀云的脚没事,只是被陶盆碎片划破了一道伤口,看着流了很多血,其实并不打紧。颜致高吩咐下人用马车将朱教谕父女送回家去后,便转身去了松鹤院。

坑爹萌宝已上线全文

九岁嫡女要翻天免费阅读第56章,锁门

老太太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问,直接让林姨娘跪在院子里。

此刻,林姨娘已经跪了大半个时辰了。

颜致高急忙赶来的时候,林姨娘的脸色都有些发白了。

“娘,你这是做什么?”

颜老太太一脸冷笑的看着颜致高:“你能不问缘由的打我孙女,我难道就不能让你的妾室跪跪了?瞧把你给心疼的,我说你的心咋那么狠呢,说打就打,花溪的脸现在肿得都没法见人了。”

说着,老太太就忍不住留下了泪。

“从小到大,我都舍不得的动花溪一下,娇滴滴的闺女,你当着那么多人打她,你让她以后还怎么见人?你这没良心的家伙。”

看到老母亲哭了,颜致高十分的头痛,快速跪在了地上:“娘,我打花溪那是因为花溪该打…..”

颜老太太飞速接过话:“我让林氏跪,那也是她该跪,她让老婆子我心里不爽了!”

颜致高无奈了:“娘,你能不能不胡搅乱扯呀?”

听到这话,颜老太太‘噌’的一下站了起来,颤巍巍的指着颜致高痛心道:“颜致高,你现在是不是要为了一个妾室,连自己老娘都不要了?”

颜致高看老太太气得不行,顿时不敢在说什么刺激的话了,语气立马弱了下来:“娘,你别生气,是儿子说错话了,你要打要骂都行,千万别气着了自己。”

孙妈也怕老太太气出个好歹,连忙将老太太扶到踏上坐下:“老太太,你别着急,有什么话,咱们好好和老爷说。”

颜老太太气息平顺了些,不过脸色还是异常难看,冷眼看向颜致高:“我问你,你为何要打花溪?”

颜致高:“花溪用花盆砸伤了朱教谕家的姑娘,我当时要不给朱教谕一个交待,朱教谕家是不是罢休的。”

闻言,颜老太太又忍不住流泪了:“所以,为了安抚你的下属,你就那么下死力气的打我的花溪?她才9岁呀,哪里经得住你那么打?”

颜致高想到长女脸上的红印,脸上微微有些不自在,当时他真的是气急了,也就没怎么收力。

颜老太太收住眼泪:“花溪的为人我是最清楚不过的,她不可能用花盆砸人的,你说,这污蔑花溪的话到底是谁说的?”

颜致高愣了一下,话是怡双说的,当然,他不觉得怡双撒了谎,在他眼中,怡双一直是个乖巧懂事的姑娘,是不可能做出这种污蔑长姐的事来的。

见大儿沉默着不开口,颜老太太哪里不知道他是在维护颜怡双,想到被打的花溪,一时间,失望得不行。

“去,把当时在亭子里的三个姑娘都叫过来。”老太太对着孙妈说道。

孙妈点头,立马走了出去。

很快,颜怡双、颜怡乐、颜怡欢三人就被带进了屋子。

出了这么大的事,颜家上下,除了被打的花溪,以及在照顾花溪的李夫人,所有人都聚集在老太太的院子里。

三个姑娘一进屋,见颜致高都跪在地上,立马也跪了下去。

颜老太太面色冷凝:“怡双,祖母问你,你为何要说是你大姐姐砸了朱家姑娘的脚?”

颜怡双似乎有些被吓到了,瑟瑟发抖的看了看一旁的颜致高。

“啪!”

看她这样,颜老太太一巴掌拍在了案几上:“我问你一句话,你看你爹做什么?难不成老婆子还能把你吃了不成?”

颜怡双直接吓得低声哭泣了起来,她不知道事情会闹得这么大,当时,她收到小舅舅的示意,也不知是什么意思,便按照本能说了那番话。

她真的没想到父亲会打大姐姐。

颜怡乐和颜怡欢也害怕得不行,缩在一旁。

见小女儿哭了,颜致高立马就心痛了:“娘,有话好好说,你看把怡双吓的。”

颜老太太被气笑了:“我不过就问了她一句话,你就觉得她被吓着了,那你打了花溪那么一个耳光,可有想过她会被吓到?”

颜致高神色有些讪讪:“花溪才不会被吓到呢,娘,你是没看到,当时她还敢和我顶嘴呢。说什么不想当颜家长女了,你听听,这都是些什么大逆不道的话?”

颜老太太愣了一下:“花溪真的这么说了?”

颜致高点头:“当然,娘,花溪性子太倔了,不管不行呀,你也不要一味地偏宠她,你看看她现在,哪里有一个长姐的模样?”

颜老太太淡淡的看着颜致高,就那么看着,没有说话,直把颜致高看得低下了头。

颜老太太不想再理会大儿了,转而看向颜怡欢和颜怡乐:“怡欢、怡乐,你们两个当时也在亭子里,也看到你们的大姐姐用花盆砸朱家姑娘了?”

颜怡欢听到老太太问她们,身子抖了抖,刚想说什么,就被一旁的颜怡乐抢先了。

“祖母,我们确实是看到大姐姐用花盆砸朱家姑娘了。”

这话一出,颜怡乐就感觉颜老太太的目光瞬间变成了利刃,直直的朝她射来,吓得她立马低下了头。

颜致高不知为何,听到颜怡乐证实了花溪用花盆砸人,心里暗中松了一口气,刚想说既然事情已经弄明白了,就让三个姑娘起来,才一抬头,就看到老母亲冰冷十足的目光。

颜老太太沉默的注视了地上的四人良久:“很好,你们都好得很啦!”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似不愿在看到四人。

颜致高看了看颜老太太,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怎么开口。

四人就这么跪着。

一刻钟过后,孙妈站了出来:“老爷,老太太要休息了,你们可以回去了。”

颜致高这才带着三个姑娘站起,对着孙妈说了一句:“照顾好老太天。”说完,就离开了。

四人一走,颜老太太就睁开了眼睛,听到大儿一出去,就让林姨娘起来,然后遣散了院里的其他人。

“这人的心一旦偏了,外人怎么拉也拉不回来!”

沉默了一会儿,颜老太太又叹道:“花溪和致高这对父女呀,前世一定是冤家!”

二房。

颜致远和孙氏带着颜怡乐、颜怡欢、颜文杰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一进房,孙氏立马就看着怡欢、怡乐问道:“真的是花溪用花盆砸的朱家姑娘?”

在母亲的逼视下,颜怡乐缩了缩脖子,颜怡欢也是一脸踌躇。

这一下,人精的颜致远和孙氏哪里还不知道答案。

其实,早在亭子里的时候,颜致远就知道事情不对劲儿,他那大侄女眼神太干净了,再加上旁边还站着一个林师爷呢。

孙氏恨铁不成钢的点了点颜怡乐的额头:“你们呀,真是要气死我了,娘不是一早就告诉过你们,但凡涉及正院和双馨院的争斗,你们就不要参与进去吗?”

颜怡乐嘟嘴道:“我不喜欢大姐姐,她一来,大伯母连几匹料子都不愿意给我们了。”

孙氏气极反笑:“你这眼皮子浅的,你们现在算是把正院得罪惨了,以后更别想要料子了。”

颜文杰见母亲那么生气,有些不以为然:“娘,看把你急的,这有什么呀,事情的头是颜怡双牵的,大伯母就算要算账,那也找不到我们头上。”

“再说了,大伯如今这么护着双馨院,大伯母能不能秋后算账还未可知呢,你呀,就不要在这里瞎担心了。”

孙氏看向颜致远,颜致远点了点头。

大哥的态度很明显,今天的事即便是真的错怪了花溪,大哥也会护着双馨院的。

孙氏这才没说什么,不过还是对着颜怡欢、颜怡乐说道:“你们才多大,就知道骗人了,去,给我抄写十遍女则。”

颜怡乐、颜怡欢立马垮了脸,闷闷的回房了。

三房。

颜致强和吴氏着急的等在屋里,看到颜文涛回来,一把拉过,问道:“花溪怎么样了?”

颜文涛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吴氏急得不行:“你倒是说话呀,摇头是什么意思?”

颜文涛闷声道:“花溪没哭。”

闻言,吴氏松了一口气,可颜致强却皱起了眉头:“花溪心中对大哥,怕是有疙瘩了。”

“啊?”吴氏一愣。

颜文涛面露赞同:“可不是吗,花溪要是哭了出来,那还没什么事,可她什么反应也没有,她肯定是狠上了。”

吴氏立马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胡说什么呢,你大伯今天做的是不对,可是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哪能因为这个就恨上了?”

颜文涛:“娘,你不了解花溪,花溪愿意跟你闹,那说明,她还将你放在心上;可要哪一天,她要不愿意理你了,那就说明,你在她哪里已经可有可无了。”

他从小和花溪一起长大,她的性子,他看得真真的。

大伯的那一巴掌打得可不轻,可花溪愣是一声都没吭,她怕是已经对大伯失望透顶了。

吴氏叹气道:“看看这事闹的,马上就要过年了。”

颜文涛冷哼:“这事都怪双馨院,以前和花溪听戏、听书的时候,花溪就说过,妻妾多了是乱家之本,果不其然呀。”

颜致远瞪了一眼儿子:“你给我少说两句,你大伯的事,是你一个做小辈的能置喙的?回去睡觉!”

等儿子走了,颜致远才对着吴氏说道:“这些天你多去正院看看花溪,那妮子爱钻牛角尖,千万别真的和大哥生分了,那才如了双馨院的意。”

吴氏点头,抱怨了一声:“大哥可真是下得了手,这不是在自己身边养大的,果然就不心疼。”

“你也少说两句吧……”

正院。

李夫人是在花溪睡下之后,才擦着眼泪回到正房的。

回到房间,没看到颜致高,心中冰冷异常。

“去,把院门关了,从今天开始,日后亥时老爷要还不回来,就锁院门。”

平彤神色一顿,有些犹豫。

夫人自嫁给老爷后,可从未锁过院门,就算老爷去了双馨院,正院也是给老爷留着门的,寓意老爷可以随时回来。

可今天,老爷打了大姑娘一巴掌,伤了大姑娘,同时也伤了夫人的心。

平彤犹豫,平晓却没什么顾虑,拿起钥匙就去了锁了院门。

正院不在留门,很快就被各方知道了,而颜致高,却是在腊月二十八放年假这一天才晓得的。

这几天,为了安抚被颜老太太罚跪的林姨娘,他一直歇在双馨院,要不是今晚要和李夫人商量宴请同僚的事,他或许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会回正院。

看着紧闭的正院,颜致高傻眼了。

他气得想去敲门,可又怕动静太大,惊动了他人,让自己丢脸,最后只能又气又闷的返回了双馨院。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