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公子凶猛最新章节,主角傅小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公子凶猛,又名 逍遥小地主

主角名:傅小官

简介:时宣历八年六月初一,晴。今天是余福记香泉和天醇两种酒正式上市销售的日子,春秀本以为少爷肯定会去,她甚至都安排好了马车,可是少爷却没有去。

公子凶猛全文第21章

傅小官在看一份名册,这是前些日子叫西山别院的管家张策收集的匠人名录。

有石匠木匠漆匠篾匠剃头匠甚至还有杀猪匠等等。

傅小官看得很仔细,偶尔皱起眉头,偶尔展颜一笑,过了半个时辰放才将这名录放下,在院子里来回走了几步,又坐下,拿起笔圈起了一个名字。

冯老四,年四十六,石匠。宣历元年因北方旱灾迁来下村,家有妻余氏,膝下有二子,长子冯东,擅雕刻,次子冯西,大力,无专长。冯老四能辨石之好坏,懂观山,下村方圆数十里之石料,皆为此人所开掘。

“秀儿,笔墨纸砚侍候。”

“哦。”

傅小官提笔给张策写了一个条子,要张策带冯老四来傅府一见。

“这个送出去。”

“好……少爷,今儿个是六月初一。”春秀接过条子没有移步。

“我知道,怎么了?”

“余福记,你不去呀?”春秀有些着急。

“哦,没什么好去的,黄掌柜他们能处理好。”

春秀咬了咬嘴唇没有再说转身离开,心想少爷这是胸有成竹呢还是担心那处的场面太冷落了面子?

傅府上下一大堆人可是看着的,少爷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如果今日余福记那处地方连水花都没有一个……少爷会不会被打击到呀?

多想无益,春秀决定自己偷偷去看看。

傅小官回到书房准备继续写他的红楼一梦,这才刚写完第五回呢

可是春秀呢?

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

不靠谱啊!

傅小官只有自己磨墨,然后坐下提笔,在纸上写道: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袭人过来给他系裤袋时,刚伸手至大腿处,只觉冰冷粘湿一片,吓得忙褪回手来……”

这一回傅小官写的挺麻溜的,那些情节如电影般在他脑子里掠过,笔在纸上游走,基本没有停顿。

然后……一个声音在窗外传来。

“少爷!少爷!”

春秀飞奔而来,如那风一般的掠过,顿时打断了傅小官泉涌的思潮。

这丫头……

傅小官搁笔,当然没有怪罪春秀。

“少爷……”

春秀跑了进来,一只手拍了拍胸口,胸口颤巍巍的渐渐安静,她喘了两口气,咽了一口唾沫,又道:“少爷,十八里巷……人山人海!”

余福记就在十八里巷。

傅小官笑看着春秀,这小妮子,平时没注意,居然那么大了。

“这不是很正常么。”

“少爷知道?”

“当然。”

“我挤进去看了,黄掌柜叫我问问你,能不能把那限量提高一点,那些客人很生气了,说香泉才半斤,天醇才三两,这太少了,能不能提高一倍?”

“绝对不能,记住,只能按这要求卖,另外要派专门的人看着,以防有人买第二次,派个人去告诉黄掌柜,至酉时一到,立即打烊。”

“哦。”

春秀又跑了出去,傅小官重拾心情,继续写他的红楼一梦。

……

一辆马车数名护卫停在了十八里巷的巷口。

虞弘义掀开了车帘,虞问筠放眼看去便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聚众闹事?”

一个穿着绿裳的丫头大汗淋漓的挤了出来,跑到了马车前,低声说道:“禀九公主……前方无法进去,人太多。”

“这是干啥的?”

“余福记的酒,今天上市,这些人都是来买酒的。”

虞问筠小嘴儿张了张,疯了吧!她对那丫环说道:“丁香,去想办法买两坛来。”

丁香却摇了摇头,回道:“禀九公主,这余福记的酒……每人每天限量只能买一点,香泉酒半斤,而那比肩添香的天醇酒只能买三两。”

还能这么卖的?

虞弘义顿时怒了,我堂堂世子来买酒不给我面子不成!

虞弘义打开车门就要下车,虞问筠却一把拽住了他,“回来!”

“丁香,把这些护卫都带去买酒,买完直接回亲王府,我们去临江书院。”

“去临江书院干什么?”

“去拜访一下秦老。”

……

余福记对面的漆氏酒铺,少东家漆远明此刻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在狂奔。

对面的门槛都踩破了,可自己的铺子里呢?

正在郁闷时,有几个人进了他的铺子,他顿时笑了起来,起身亲自迎接。

“客官,来点什么酒?本店的瑶香……”

一个书生打断了他的话,那书生一脸腼腆,很不好意思的说道:“不好意思啊,人太多,把我们挤进来了,我们站一会排到了就走,您忙不打扰!”

“……”

漆远明咬牙切齿的深呼吸,一口浊气缓缓吐出,便见自己家的掌柜走了进来。

“少东家,抢到两瓶,您瞧瞧。”

“这是香泉酒。”漆远明接过这蓝色的瓶子,仔细的打量。

瓶子做的很精美,瓶身上写有西山香泉四字,下面还写有三十二度。

“这个三十二度,余福记的解释是酒的标准,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烈度。”

漆远明皱了皱眉头,问道:“他的酒都是这样装在瓶子里卖的?”

官家点了点头,回道:“对面说,以后他们只卖瓶装酒。”

“这酒多钱一瓶?”

“这香泉一瓶装酒半斤,价两百五十文。这天醇一瓶装酒三两,送一水晶杯,价九百文!”

“什么?”

漆远明吓得跳了起来,这特么哪里是在卖酒,这分明是在抢钱啊!

三两酒九百文,不是,我家的瑶春酒三两是多少来着?四十五文!

这特么一瓶酒要买我这一大缸啊!

“少东家,现在不是价格的问题,是对面……供不应求的问题。”

漆远明冷静了下来,打开了香泉酒,一股浓郁的酒香顿时将他这铺子里的酒味盖过。

他取了那水晶杯,倒了一杯,仔细的看了看,一口饮下……

然后又开了那天醇酒,也倒了一杯,再一口饮下……

“给我约一下余福记的掌柜,不,约一下傅家傅少爷,明日中午,我请他去临江楼一聚。”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