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秦苒程隽_莫晨欢小说

小说: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

主角:秦苒程隽

作者:莫晨欢

最新章节:第18章 钱多

简介:A城有身份的人都收到一封来自程家的警告信:程家隽爷的女朋友外行、缺钱成绩不好脾气差请小心对待黑客高手•小提琴八级•金卡VIP•学霸本人秦苒暗处冷笑——“只有‘脾气差’”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免费阅读

《夫人你马甲又掉了 1》第4章 推荐信

真正有技术的黑客深居浅出,在普通人触不到的高层让人闻风丧胆。

Q。

一个代号,性别未知,姓名未知,年龄未知,长相未知。

三个月前,七名大学生在外国失联,大使馆沟通国外定位,因为涉及军事领域的卫星,询问未果。

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网络上讨伐无数。

大使馆成员一筹莫展时,一名黑客横空出现,黑了那个国家军事防御的卫星系统。

资料很少,大使馆的人也只看到末端的那个代号“Q”。

一个从未在黑帽子大会上出现过的平民黑客,因为这次行动,当即封顶,与黑客界五大黑客齐名。

被国际刑警盯上了。

那以后,Q这个代号在国内火了,几乎是一个神秘的代言词,被称为当代的黑客教父。

因为这件事,今年国内的计算机系分数线高到可怕。

关于Q这个人传说的版本太多了,但始终没人能找得到蛛丝马迹。

秦苒没抬头,没外人在,她放肆的随意,腿松松地搭着,灯光下,拿着毛巾的手是苍冷的白,“挂了。”

“这么早?”顾西迟笑着对那头给他指路的人道谢,目光又转回手机屏幕,顿了一下,在秦苒伸手按掉链接之前开口:“小苒儿,你现在的状态很危险。”

**

是夜,衡川一中。

校医室,灯光很柔。

女生一手捂着左脸坐在医生对面,表情恹恹。

“止痛药加甲硝锉,只能缓解牙痛,明天还是要去大医院,”说话的青年坐在椅子上,一手拿了两盒药,一手给女生写了个单子,“我写个单子,明天找你班主任请假。”

灯光下,左耳上的耳钉折射出的光芒又亮又冷。

青年眉目清秀,头发很骚的挑染了几缕银色。

“谢谢。”女生刷完校园卡,感激地看他一眼,只是因为牙疼,神情依旧恹恹不振。

青年摆手说没事,丢下笔,扭头朝后面看去,“隽爷。”

女生转身,侧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角落里的沙发。

沙发边侧搭着一只手,手指很自然的垂着,骨节分明,修长匀称。

很艺术的手。

那只手动了动,然后一串钥匙就兜头砸到耳钉青年脸上。

青年眼疾手快的接过,然后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爷,八点了。”

程隽接连几天都没怎么睡,困倦的很,他伸手略显不耐地扯掉盖在身上的毯子,依旧睡眼惺忪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

因为刚睡醒,声音还带着点困倦的沙哑。

单手撑着沙发边侧站起来,好看的手指陷入柔软的沙发垫中。

黑色的衬衫,袖口卷了几道,露出的半截手腕。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才懒洋洋地抬起头,微扬的眼尾有些疏冷,眼睛是浓隽的黑,眼型太过好看,不笑的时候也春水滟滟。

像黎明的白蔷薇。

他眯眼,点了点头,声音轻描淡写,“回吧。”

青年立马走在前面,恭恭敬敬地。

程家的那位隽爷,帝都的混世魔王。

十六岁开始创业,公司做到一半就丢给他姐姐,现在这个公司是国内五强企业。

十七岁的时候突发奇想跟一群人研究机器人,现在这个机器人在国际展览馆。

十八岁时又去当个小片警。

……

二十一岁,帝都二院做主刀医生。

他这医生却又和别人不同,一个月只接一台手术,偏他这一台手术还是有价无市。

没其他原因,因为他那双手,被称为“上帝之手”。

眼下,他好好的帝都不呆,又来一个普通的学校当校医,只他这校医跟别人又不一样,他带了助理。

每天的工作都由助理做。

明明是世家贵族的后代,到最后,不从军,不参政,不经商,在国外大学挂了个名字也不去上课。

不似其他的世家子弟,他平庸不上进得似乎有些过头了。

偏生,这位隽爷在帝都,别人提一句的都要胆战心惊。

因为他是程家老爷子的老来子,老爷子宠着。

帝都包括程家有些人都不懂,这老爷子严格了大半辈子,怎么到头来对这么一个没什么作为的儿子这么宠。

“啪嗒”——

校医室门锁上。

女生手上拿着药,愣在原地,没什么反应。

好半晌后,等那黑色的身影看不到了,她才反应过来,“嘶”地一声捂住左脸。

疼啊!

**

翌日,一早。

秦苒下楼吃饭,她浑身缠绕着低气压,面无表情的。

她有起床气,很严重。

“待会儿陈助理带你去一中,”宁晴江手中的筷子放下,抬头,“我约了专家给你外婆看病。”

早先秦语开学的时候,宁晴是亲自送去的,眼下她却丢不起这个人。

将来还要应付林家那群看热闹的亲戚,宁晴咬咬牙。

只恨秦苒不争气,不多说,只要是有秦语一分,她也满足了。

林麒一手拿着报纸,一手拿着电话,从客厅走过来。

宁晴问他怎么了。

林麒面露难色,“是苒苒的事。”他看向秦苒,带着歉意,“叔叔很抱歉,丁主任刚刚回了话,说你大概率是进不了一中。”

宁晴手指捏紧,林麒的话让她有些难堪。

秦语喝完了牛奶,把张嫂递给她的包拿上,站起来的时候,偏头问林麒,“爸,一中很好进的,为什么姐姐进不了?”

她微微偏着脑袋,挺乖挺好看,语气不解。

宁晴手指抖着,周围佣人投过来的目光怪异,她像是被人扒了遮羞布,难堪到羞耻。

“先去上课,要迟到了。”林麒抬头,看着秦语的目光略显无奈。

转而看向翘着二郎腿,正咬着油条的秦苒道:“这件事是叔叔不对,文德高中师资比起一中也不差,语儿,是吧?”

秦语忍不住笑,然后点头,拿好包就要出门。

秦苒起床气很大,好的一点是她不会乱发脾气。

她低着头,嘴里咬着油条,睫毛长得遮住了那双贼好看的眼。

“那个啊,不麻烦叔叔您了,”另一只手戳着碗里的粥,她懒懒地抬了眼,分明是有些克制下的表情,却又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野,漫不经心的开口,“我有一中校长的推荐信。”

上一篇 2022年2月14日 下午12:42
下一篇 2022年2月14日 下午12:4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