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最新章节,主角林烟江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名:总裁他每天哭卿卿

主角名:林烟,江慕

简介:听到陆母这么问,陆父迟疑了一下,没立刻回答。见状,陆母气道:“你在犹豫什么,有什么事情还不能跟我说吗?”说到这儿,她猛地想起来正在闹离婚额的妯娌和小叔子,顿时瞪大了眼睛。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全文

总裁他每天哭卿卿全文第282章

“姓陆的,你别跟我说,你和你弟弟一样出轨了,在外面还有跟祈南一般大的孩子!”
陆母说完,眼睛已经红了,眼里都噙了泪水。
陆父把妻子拽到腿上,亲了亲她脸上的泪水,无语道:“你这说得哪儿跟哪儿都不挨边,我什么都没做,怎么就出轨了?”
他感觉他再不说点什么,他老婆都要跟他离婚了。
“那我问你话,你怎么支支吾吾地不说话?”陆母质问道。
陆父气乐了,“你看着包裹里的那些东西,就什么都没发现?”
“发现什么?你出轨难道还告诉我不成?”
陆母说的话倒是气势,就是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声音也是软的。
陆父是不指望妻子那个笨脑袋自己想清楚了,生气的女人太过胡搅蛮缠,他觉得还是赶紧解释清楚比较好。
他拿出手机,调出上面的照片一一指给陆母看。
“这笔账是你给对方转的。但我记得是弟妹的助理过来找你,说弟妹在外开会,有笔资金急需用,让你签了字。”
“这份监控视频里的这个人,是我们俩一起去见的。当时弟妹去国外处理些事情,让我们帮忙接待一个受她资助的朋友。”
“至于这个人,我记得就是前阵子跟江家小子闹得沸沸扬扬的周语嫣吧?弟妹喜欢画,而她刚好是新锐美女画家,弟妹就邀请我们一起去参观了画展。”
……
这些事情林林总总数下来,基本上都能跟陆夫人牵扯上关系。
陆父不算精明,但也没到愚笨的程度。
他道:“晴蓝在车上问那些问题时,我当时没觉得哪儿奇怪,她问什么,我们回答什么。”
“但是你仔细想想,晴蓝是问完包裹里的那些证据后,才问的我们有没有害过人。很显然,包裹里的东西跟她问的是不是害过人有直接关联。”
“但是当年那些事情,可跟包裹里那些东西,一点关系都没有。”
陆父最后道:“所以我觉得,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陆母发现不是他出轨,不哭了,自己擦着眼泪道:“你圈圈绕绕说这么多干什么?我脑子都晕了。我直接去问宝儿不就行了吗?”
她站起来就要去找林烟,被陆父谨慎喊住了,“不行,这件事还得从长计议,以免伤害到晴蓝。”
“怎么从长计议?你有计划?”
“对。”
“你说。”
陆父挺了挺腰板,认真道:“等晴蓝睡好吃好,明天中午再说吧。听说中午是人一天心情最好的时候。”
陆母,“……”
这就是他的从长计议?
“好,你的计划很不错!”陆母给予肯定,不愧是她老公。
……
林烟一宿没睡好,天蒙蒙亮时,便起床收拾了个小行李箱。
“我最近工作上有点事情,这几天就不回家了,你帮我跟爸妈说一声。”
林烟对佣人交代一声,拎着小行李箱出了门。
她如今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陆父陆母他们,想先出去冷静一下。若是等他们起来了,她就别想这般轻易离开了。
林烟没开陆家的车,也没拿陆家的东西,拉着小行李箱,思绪繁杂出了门。
走出一段距离后,林烟想给周津打电话,告诉他陆父陆母已经承认了。
可她都翻出了电话号码,却没打出去,最后只是发了条消息。
【哥,万事小心。你先请几个保镖,其他的事给我点考虑时间。】
林烟发完消息,又给周津转了一笔账,以免他没钱用。
周津很快回过来消息,并未问她打算怎么处理陆家,也没问她是否已经核实陆家做了那些事。
他只是气恼道:“我一个大老爷们,你觉得我挣的钱能连自己都养活不了?钱你自己拿着,不缺吃不缺喝,你怕有心理负担,之前花了陆家多少钱,我们就还上!”
钱直接打回来了,还多了几万块钱。
几万块钱不多,可还是让林烟一下酸了眼角。
不论遇到什么事情,她哥第一个考虑的肯定会是她的感受。
她何德何能,能有这样好的一个哥哥?
“哭什么?发现陆家是罪魁祸首,伤心了?”
林烟心思杂乱,压根没发现前面停着一辆车,更不知道江慕什么时候从车上下来。
他站在她身前,面色冷漠地看着她,只眼底夹杂着些许自嘲。
“你在陆家才这么久,就跟他们有了感情,因为他们做的那些事难过,舍不得离开。那我呢?我们那十几年算什么?”
林烟抬头看着江慕,他好似又恢复了那般高高在上的模样。
她抿唇不语,拉着行李箱想走。
关于他们到底谁亏欠谁这件事,他们已经争辩得够多了,她觉得没必要再争辩。
然而,林烟不过走出两步,就被江慕攥住了手腕。
“林烟,你到底有没有心?!”
江慕看着她这般无动于衷的模样,心仿若都在滴血。
他们两个之间,怀念以前的那个好像只有他。
他陷入以前的记忆沼泽,越陷越深,而她却早已脱身,只留他独自留在那般困境。
林烟手腕被攥得生疼,她蹙了蹙眉,按照池栾教她的反抗,可被江慕轻而易举避了过去。她那不足一周的学习在江慕跟前,没有半点用处。
行李箱被扔到了地上。
已经爬上绿芽的树枝晃了晃,林烟被重重按在了树上。江慕俯身看着她,分明是平静的模样,却又透露出些许疯狂。
林烟抗拒江慕的靠近,厌恶道:“你昨天说过,不会再纠缠我了。”
江慕看到她的抗拒,心脏刺了下,“纠缠?”
他舌尖绕过这两个字时,就像是爬过刀子。
他为了挽回他们之间感情做的那些事,在她看来就只是纠缠吗?
林烟被迫跻身在江慕跟树木之间,仰头看着他,“这个承诺也跟别的一样,不作数吗?”
哪怕她神色平静,没有明显的波澜,亦能听出其中的嘲讽。
江慕手上力气小了些,眼底一点点爬上血丝,神色却越来越冷。
“如你所愿,我不会再……纠缠。你父母跟我血海深仇,你既帮他们,就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