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古穿今之娇妻难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主角:白栀萧宴

作者:青神羽

状态:连载中,最新章节:第321章 青烟由山而出2

简介:顶级豪门白家丢失十八年的女儿终于找到了,却是个又笨又丑,没见过世面的村姑!
却没人知道,村姑的面具下隐藏着来自古代妖妃的灵魂。
而那个游走于黑白两色的矜贵宴少果断退婚后,却发现——
和全球十佳影帝喝咖啡,顺便和智能AI下盲棋的是她,
让国际第一怪盗金盆洗手,还追着拜把子的是她,
被顶级医学研究所计划了九十九次绑架,只求莅临指导实验的是她,
而自己意外邂逅,就被迷得无法自拔的梦中情人……还是她?!
眼看就要踏上‘退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的不归路,宴少痛定思痛,找到身为国际刑警的大舅哥掏出榴莲乖巧跪好:我有罪,帮忙判我个有妻徒刑呗!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免费阅读

古穿今之娇妻难宠 免费阅读 第1章 老娘不是被烧,就是在被烧的路上

烈日当头。

京城外架起了高高的火刑架,一个白衣清艳的女子被紧紧绑在最中心的木桩上。

她容颜倾城绝色却苍白无比,一双手更是直接用铁钉给钉进了木桩的横梁上,掌心凝着已经干涸成了褐色的血痂。

“妖女白栀,你与暴君沆瀣一气,残害忠良,滥杀无辜,种种行径,人神共愤!现循新帝敕令,将你处以极刑,以正视听,以儆效尤!”

一个红衣的官员负手站在最前,义正言辞的看着绑在火刑架上的女人。

而不远处是围观的百姓,此刻都正举着手齐声大喊,“烧死她!烧死她!”

“呵……”

白栀轻飘飘的笑了一下,仿佛早已感受不到双掌传来的剧痛,而那双清亮的眼睛里更是透出浓浓的讥讽,“一百多个人伏击才拿下我,赵大人也真有脸说呢。”

“哼,只要能惩恶扬善,不论有多少人参与,他们都会是百姓们心中的英雄!”

赵大人点燃了火把投到她的脚下,看着火苗开始舔舐她的裙角,又不屑道,“而你,再厉害也只能是个罪该万死、罄竹难书的妖女!”

白栀身上早就被泼过油。

顷刻间,火苗就攀着她的裙裾一跃而上,蔓延到了全身。

“我杀的每一个人,都是因为他们该死!”

身上每一寸肌肤都在被烈焰如钩似刀般的侵蚀着,可白栀竟然仰天狂笑,那笑声尖锐而凄厉,又仿佛某种怪异的嘶叫,听的人心里有点发毛,不寒而栗,“你也是!”

登时,赵大人心里‘咯噔’了一下。

“给本官好好盯紧了!烧完的灰都倒去粪坑里!妖女就该万劫不复!”

说罢,赵大人拂袖要离开,而这时,头顶上传来令人背后发寒的‘吱嘎’一声——

抬头一看,竟然是火刑架轰然倒了下来!

“大人快闪开啊!”

围观的百姓们顿时四散而逃,赵大人也急忙拔腿就跑。

但没想到,浑身是火的白栀竟从上面狠狠地砸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把他给扑了个正着!

霎时间,火就烧到了他的身上。

随从这才发现,捆绑白栀的绳子早已被熔断,可她的双手竟也脱离了铁钉的桎梏,虽已残缺,却死死地抱住了赵大人!

“救命啊!快救我!”

赵大人大喊大叫的挣扎着,却直接被白栀带着滚入火中,只余声音嘲哳尖利,“二十年前,那个被你们当做替死鬼满门抄斩的礼县县令,他也姓白!”

“啊啊啊啊!!妖女!你不得好死!”

火中,赵大人鬼哭狼嚎着惨叫,而白栀却流出了一颗瞬间被烤干的眼泪,声音凄烈着似乎要刺破苍穹。

“杀父之仇得报,我纵烈焰焚身,却也甘之如饴!”

……

“我的儿啊!妈给你找媳妇了!有时间给妈托个梦啊!”

喧闹冲天的唢呐声和一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交杂在一起,吵得人头痛欲裂。

白栀陡然睁开眼睛——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漫天的白色纸钱飘洒而下,有好几张还摇摇摆摆落在了她的脸上。

这……什么情况?

没死?

一幕幕陌生的画面在眼前飞闪过,白栀不禁微微瞪大了眼睛。

她竟然变成了另外一个叫白栀的人!

这个白栀出身贫苦,立志要考大学走出小山村,但她重男轻女的爹娘却要把她嫁给村长的傻儿子,用来换取彩礼钱,好给她的哥哥盖房子娶媳妇!

白栀不肯,苦苦哀求无果后,直接上吊自尽了。

但没想到的是,她黑心的爹娘竟然又把她的尸体卖给了另外一户刚死了儿子的人家,配阴婚!

“啧。”

瞟了一眼身旁蒙着红布,却已经开始散发出腐臭的男尸,白栀扯了扯血红的唇角,“合着,老娘不是被烧,就是在快要被烧的路上?”

不过,唢呐太响,并没有人听到她的喃喃自语。

“吉时已到!点火送丧!”

有个老头子高喊了一声,很快,柴草被点燃的气味儿就开始蔓延了。

那女人哭叫的更厉害起来,唢呐调子也越来越高亢,像是要使劲儿把天捅个窟窿一般。

‘呼’——

白栀轻轻将脸上的纸钱吹开,慢条斯理的坐了起来,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周围衣着奇怪的人。

登时,哭叫声和滋儿哇的唢呐声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愣了。

身穿着粗劣喜服,面色苍白的少女缓缓弯起了唇角,一双眸子也犀利清濯泛着幽光,整个人竟都透着一股子令人惊心动魄的妖异,美的令人惊心动魄!

半晌,她幽幽笑了一声,“挺热闹啊。”

一群人登时就汗毛倒竖起来,忙不迭的掉头就窜。

有个老头儿跑不迭,摔倒在地哆哆嗦嗦的往后退,“不……不可能啊!午间阳气最盛,就算是横死的人,也不该……”

“是吗?”

白栀从停灵的草台子上下来,又端详着自己一双纤细完好的小手,灵巧的挽了个兰花指,目光潋滟不已,“这手,用来掏心可再适合不过了。”

“厉鬼!厉鬼来索命了!”

老头一听这话直接尿湿了裤裆,可奈何四肢发软打颤,死活就是爬不起来。

而炎夏的空气里也弥漫起一股尿骚味儿。

白栀嫌弃掩鼻,而老头儿却又忽然发现了什么似的,指着地上大叫,“影子!你……你没死!”

于是,那些跑到一半的人就都停住了,惶惶的回头朝这边看。

白栀歪头,讥讽的看着他。

“死丫头片子,敢装神弄鬼吓唬我!”

老头子瞬间骂骂咧咧的爬起来,而一个胡子拉碴、光着上膀的中年男人小跑着过来搀扶,咧嘴露出两排大黄牙赔笑着,“村长受惊了!既然没死,俺这就把她带回家好好教育一顿!”

说着,又满眼邪光的看了一眼白栀,跟村长压低了声音,“等教好了,俺让她直接去您家里赔罪!您看成不?”

“这还差不多。”

村长一张老脸上也闪过一丝邪恶的笑,这才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嗯,领回去吧。”

“哎!谢谢村长!”

男人高兴的立马就去拉白栀,眼睛里是毫不掩饰的贪婪,“走!公爹一定会好好教育你的!”

哪知,白栀却忽然单手成爪直接掐住了他的脖子,惨白的脸笑幽幽盯着他,“不如,我先教教你‘死’字怎么写吧?”

微信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