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刘文张晴的小说神眼狂卫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神眼狂卫

主角: 刘文, 张晴

简介:再怎么叫苦叫屈也只能憋着,谁让他摊上这样一个雇主呢?刘文从小上课就不听课,但是他有个优点就是自己玩自己的,从不打扰到其他同学的学习,这也是以前那些老师这么纵容他的原因,只要不饶乱课堂纪律,随便他怎么闹。

我的鬼妻太迷人全文

神眼狂卫免费阅读第22章 你是我的保镖

而这漫长的时间该怎么渡过呢?以前在村上,刘文会提前准备一壶蛐蛐,斗蛐蛐玩,或者找些纸牌算命格等等。在这个大城市里,高中的学生来这就只为一件事考高分。考高分了能怎么样呢?在刘文的字典里,学习成绩好,那只是一方面,在这个社会,成绩以外学问多着呢?

虽是这么一说,但眼下刘文闲得慌,得给自己找点事来做才行,正思索着,恍然间想到昨天向新雅给她介绍珠宝等鉴别常识的时候,送的他几个石头拿回去研究。翻找了书包一遍,终于书包的一个内层底下找着了,今天上课总算有事可以打发时间了。

张晴还从没见过像刘文这样当保镖的,这哪儿是保镖?根本就是玩世混混嘛!

上课他不听讲,下课就跟一帮人成绩差的人混在一起,除了吃饭,从哪一点都看不出他是个学生,根本不把学校放在眼里。这也太嚣张了些,张晴是做不出来的。微微倾头,见刘文遮住半个身子的下面在玩着某种玩意,

“怎么,想玩。”刘文跟一旁凑过来的张晴说道。

张晴立马收回伸长的身子,端坐在座位上,娇嗔道:“谁有你那闲功夫,玩这些上不了档次的玩意。”

“是嘛!”对于张晴的冷嘲讽刘文早就见怪不怪,甚至免疫成就像蚂蚁咬在皮肉上,没一点疼痛。而张晴总以为这是花蜂蜜毒针扎在刘文皮肉上,疼痛地浮肿起来。

十二点钟,上午的课程结束,铃声响起时,刘文身体一哆嗦,猛然抬头,收拾好向新雅送给他研究的灵石,揉了揉因为专注而疲惫的眼睛,嘀咕道:“再不下课,我都要被闷出病来了”

一下课刘文就接到向新雅打来的电话,说什么有个捡漏挖宝的地方,听刘文昨天提到自己有这个特异功能,就叫刘文过去一趟。

二话不说,刘文娴熟地跳出桌外,余光瞥了一眼艾薇,对着张晴说道:“下午的课帮我跟老师请个假,我尽快过来,下课后等会我一起回去。”

张晴爆喝一声,龇牙道:“你别忘了你来这是干什么的,你是我的保镖。”

“我知道,大小姐,不要告诉你爸额,在学校不会有啥事的,再说我不是就去一会嘛。”刘文开脱说着,软硬兼施,逗张晴道:“难不成不舍不得我走。”

见过不要脸的,却从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张晴无语娇怒道:“谁舍不得,你爱去哪去哪,爱找谁找谁,本小姐才没那闲情管你这些破事呢。”

跟张晴、艾薇道别后,刘文迅速在校外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很快,车子就到达了向新雅说的地点。

刘文朝这边走去,向新雅看见他后转头冲旁边一个女人说道:“你先安排下晚上开会相关事宜,我出去办点事,有情况给我打电话。”

女人点头做好笔录,认真道:“总裁放心,我会安排好的。”

“嗯,去忙吧。”向新雅安心的说,转头对刘文道:“来得还挺快。”

刘文打趣说道:“美女召唤,即使在天边,也会马不停蹄地赶来的。”

听着这文不溜揪的话,向新雅立刻讪笑几声,点头说:“是是是,那烦请刘先生陪我走一趟吧”。

刘文轻叹一声,女人还真是惹不起嘴上功夫,伶牙俐齿,惹不得啊!

这样想着,跟着向新雅来到车库,再次坐上向新雅这个豪华舒适的小车,刘文却犯困打起盹来:“我先眯会,到了叫我哈。”

向新雅没理会,继续开车行驶在路上。

这个天不冷不热,阳光照在身上特别暖和,睡梦中刘文梦见自己来到了一个古老的小暗室里,趁着微弱的烛灯刘文打量起这间暗室,没有窗,只有几张石凳和一些书柜,零稀放着几本残破的书,整个墙上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刘文透过透视神眼看到这个暗室的里面还有一间房,但是这四面都是墙怎么走过去了,刘文开始脑补在电视上或者小说里看到的那些关于暗室的情节,应该会在某个地方设置一个开关,只要一按就能打开一扇门,刘文慢慢摸索着,敲击墙面的每个地方,仍一无所获,突然一道亮光刺眼照过来,刘文寻着光源转过头看去,只见在光的照射下,一个穿白衣长裙的女人,手拿着摇扇,风情万种。

“嗨!嗨!嗨!”刘文感到后脑勺一阵疼痛,好奇想着,我不是在梦中吗?怎么这疼痛感这么清晰呢?

回过头来看向后面,向新雅关切的摸向刘文的额头,并说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明天再来。”

“什么。”刘文云里雾里的说道:“我不是在睡觉做梦吗?怎么来这了。”

向新雅好一阵无语道:“什么睡觉做梦,真当大白天的做白日梦呢?这就是我说的要带你来的捡宝的地方。”

“额!”这样一解释,刘文算是醒过来了大半。

“可是,可是这门我记得并没有看到什么开关啊,你怎么打开的。”刘文疑惑的问道。

“你傻啊,这有个小缝隙,直接一推就开了。”

刘文忽然整张脸都面向了向新雅,咧嘴,露出八颗洁白的牙齿,憨笑道:“我以为像电视的情节一样,都有什么按钮啥的。”

“你……哎”向新雅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他了。

进入内层的屋子里,里面是干干净净的,但是没有任何物件,是一间空房子,有窗户,透过窗户看去是茫茫一片青草地,天空上的白云还在浮动着,很像是一个现代的世外桃源。

房屋的旁边有一条窄小的过道,向新雅一个女的还能勉强的过去,但是对刘文这个180以上的高个,加之身上发达肌肉的体块,从这个过道过来异常困难,使劲的憋气压缩,脸部因此涨的通红,向新雅看了止不住的笑起来。

刘文见她不拉自己一把就算了,还在旁边幸灾乐祸,抱怨的说道:“缺心眼啊你!还是个比我大的大姐呢,一点范都没有。”

他说完还不忘对向新雅挤一记白眼。

向新雅摆了摆手,安抚道:“好了,好了,姐不笑话你了,你赶紧过来吧!”

不一会刘文总算从这窄小的小道过来,不过命苦的想到现在过来了,等会回去还得挤,“衰!”

进入到大大草坪地,刘文、向新雅二人不由感叹道:“能在这样的地方住着,安逸啊!”

在草坪的远处有几缕炊烟袅袅升起,二人想不到在这地方还真有人居住,一前一后的朝前面的小木屋走去。

——

“刘文,刘文……”物理课夏老师重复叫道。

然而,回应他的空空如也。

“王子肖,你不是说没人请假吗?那这个刘文呢?”夏老师对着王子肖严厉问道。

出勤纪律委员王子肖被老师吓得直哆嗦,解释道:“老师,我亲自点过的,明明都在啊!”

夏老师“然后呢?人呢?”

艾薇底气不足地说道:“老师,刘文请假了的。”

“是嘛,那行,等会拿请假条给我看,要是见不到假条,无故旷课,刘文期末物理课目直接零分。”夏老师厉色道:“课代表给我记下。”

物理课代表连连点头,底下一群人小声嘀咕道:“这刘文也够背,被这凶悍外加严厉的老男人逮到,有他好果子吃了。”

艾薇听在耳里,莫名的担心起刘文来,向着张晴说道:“晴儿姐,刘文不是让你给他请假的嘛!你没去吗?”

张晴见自己要好的闺蜜这么向着他,心情微妙失落的回道:“是说了啊,可我又没答应。”

“姐,你怎么这样对刘文啊!”艾薇着急道:“其实他没你想的那样玩世不恭,反而率性有趣。”

“切,有趣?没发现。”

下课后,艾薇一个劲地央求张晴去给刘文补个假条,张晴无奈只得妥协去找老师请假。

教学办公室里,张晴拽着校衣的一角使劲搓揉着,她从没请过假,还是事后补的请假,所以莫名的没有底气。要她做卷子说书,她可以朗朗上口,真让她来请假帮刘文,憋在嘴里的话就是说不出口。

范晓月见张晴迟迟不吭声,问道:“到底有什么事,说吧!”

“老师,老师,是这样的……”张晴慢吞吞地不知道怎么说下去,可艾薇那可怜巴巴祈求的小眼神再次浮现在她面前,“算了,上吧!”张晴在心里暗忖给自己打气。

“是这样的,在下午上课之前,刘文临时有事就走了,让我帮他向老师请个假,我当时想着可最后忘了来请了,正好被上堂课的夏老师知道,说要是没假条,就给刘文期末单科成绩零分。

范晓月算是明白了,同时也同情起刘文,这老头子在学校可是出了名的教条,遇上他,即使给了他假条,以后也会有各种点子刁难他的。

“柜子下有请假条单子,你先填写好基本信息。”

张晴没想到这么快老师就同意的,还没晃过神来,这也太轻松了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