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苏小米欧明的小说逃宠小甜妻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逃宠小甜妻

主角: 苏小米, 欧明决

简介:苏小米见过欧明决生气的模样很多次,他皱着眉头,怒目而视,回击手段毫不留情。可是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绝情的样子。像是愤怒达到了极点,却又不匆忙燃烧一样。

逃宠小甜妻全文

逃宠小甜妻免费阅读 第22章 所谓绝望

苏小米被欧明决强行扛回房间里,而单远则在下楼拿了昨天用来囚禁她的手铐跟脚铐之后,紧跟着他们上楼。

他们要做什么,她一概反抗不得。

一进房间,单远将镣铐往床上一丢,就自动退出,还不忘将门带上,留下他们两人在这封闭的空间里,互相折磨。

苏小米被抛到床上,脖子正好撞在手铐上,疼得她差点背过气。

她愤愤然抬头。只见欧明决站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像冷血动物,没有喜怒哀乐,更不可能有别的情绪。

“我接个电话而已,就这么生气?”苏小米也沉着脸,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更何况,她会待在这里本来就是不应该。

见她理直气壮,欧明决以冷笑回应,下一秒他忽然扑上来,单手猛掐苏小米的脖颈,她顿时涨红了脸,呼吸不得。

即便动作如此激烈,他还是很冷淡,说话语气透着阴森,“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该你碰的东西你就不要碰,不听话的人,只能乖乖被惩罚。”

如果是别人的电话也就罢了,偏偏那是杨美茹的电话。

她怎么能做出背叛他的事情?

眼前的人如同一头失去了理智的猛兽,用什么办法都不能叫他清醒过来,苏小米索性跟他硬拼到底,挣扎着,“为什么我要听话?我本来就不是属于这里的人啊。”

她的瞳孔不断收缩,眼睛却不断膨胀突出,倒映出眼前的人英俊的脸庞,凶狠的目光,充盈着冷漠。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死。

欧明决并不是想要杀了她,所以在她抓着他领口的手垂下之前,他就先松开了手,留她喘息的机会。

但苏小米大气都还来不及喘,转眼右手就又被铐住,跟拴住床头的铁链铐在一起,不仅如此,她的脚也被铐上脚铐,连挪动范围都被限制。

她没有力气挣扎,只能怒骂,“欧明决,你太过分了,我恨死你个王八蛋,你个该死的杀千刀!”

没有用,他根本就不受影响。

“你在这里好好反省,什么时候想通了不想逃了,就将夜灯开了,单远自然会上来替你解开。”欧明决盯着她苍白的俏丽面容,像在朗诵电器使用说明书似的告诉她方法。

否则,她一辈子都只能保持这个样子。

苏小米气得快要内伤,却不能奈他何,只能干瞪眼,嘴上也不服输,“真是谢谢你好意提醒,与其要我跟你道歉,还不如让我死在这里。”

她不会服输。

因为她就是想逃走,不管过去多久都有这个想法。

“好自为之。”撂下冷冰冰的话,欧明决起身离开,临近门口时他将灯开了,如果不开灯,室内太暗。

他不确定,她会不会怕黑。

… …

欧明决从她房间出来后,沿着走廊走到尽头,推开沉重的木门,单远已经在他的卧室等候多时。

“对不起,少爷,这次是我疏忽了。”单远说着,向他鞠躬,这可以说是他荣升管家这么多年来第二次犯错。

而第一次就是手机被偷,结果让苏小米跑了的那次。

“我不接受你的道歉,把后续工作给我处理好就是。”冷漠地回应,欧明决将领带扯松,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单远深知他的原则,点头称是。

替他往空玻璃杯里斟威士忌,加冰,然后递给他,“想必您现在需要一杯来冷静一下,这是文氏集团董事长送的威士忌。”

“那老头子的事情你没必要理会,我没空管弱者的人生。”接过威士忌,欧明决顺势交代事务长。

他将玻璃杯凑到嘴边轻啜一口,浓烈的酒精滑进喉咙里,变成滚烫的火焰燃烧着喉咙。

待酒精全部滑进喉道中,欧明决猛地睁开眼睛,难得主动提起那个女人,“杨美茹现在怎么样了?没有给我到处惹麻烦吧。”

他厌恶她,厌恶到连身上留着她一半血液的自己都厌恶。

“您放心吧,夫人这几天一直待在酒店里没有出外,我请了几个当红男模去陪她玩玩, 想来应该没那么快出外。”单远如实以答。

杨美茹需要男人的滋润,否则她一定会死的,这可是她自己的原话。

真是个下贱的女人。

点了点头当作回应,欧明决将酒杯中最后一口饮尽,然后抬头与他对视,栗色瞳仁中充斥着阴鸷,“那今天她打电话来又是为了什么?”

他在意的不是早上那通,而是苏小米接下的那通。

单远也清楚,然而他真的帮不上忙,因为苏小米没有把通话过程录下来。

所以除了杨美茹跟苏小米,谁都不清楚她们之间说了什么。即便逼问苏小米,她一个外人十之八九也不懂杨美茹话中的实际含义。

得不到满意的答案,欧明决立即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不过他也没有强求,伸手一挥,让他离开,“你走吧,记得按时按点给她准备午餐。”

“好的,少爷。”说罢,单远快步离开。

而他在门关上之后,才将遥控器拿起来,按下电源键,偌大的屏幕顿时亮起,某女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

苏小米现在正站在阳台吹风,看上去有些失落。

欧明决陪着她吹风,看了两个小时,一直到单远进门,将午餐送到她面前,却被她冷脸拒绝,他才关了屏幕,咬牙说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将遥控器随手一丢,他起身,大步流星地离开房间,原路折回苏小米的卧室,猛地推开卧室大门。

里头,苏小米还在跟单远据理力争,“你不帮我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给解了,我是不会吃的。”

“…… ”单远还没回应,一听到声响立即转头看向门口,只见欧明决靠在门框边上,目光直视苏小米。

并不是没有察觉来自某人的凶狠目光,只是苏小米压根没胆子回望,毕竟她过了气头,整个人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哪里还敢像刚刚那样造次。

说起来,偷听别人电话的也是她……

“单远,你先出去吧。”欧明决一声命令,单远立即将餐盘放在茶几上,就大步流星地离开。

而欧明决却一步步接近,直至苏小米也回避不了,侧目而视,嘴上仍不愿饶人,“真好笑,你以为换个人我就会吃了吗?”

不过不可否认欧明决确实要更养眼。

“你不吃饭可以,药必须吃。”欧明决对她的反抗予以理会,却是以这种方式,让她一头雾水。

说着,他还真的挪动脚步,将放在餐盘上的药跟水拿给她。

见苏小米还是不接,他拧眉,忍着不耐烦跟她解释,“对我来说,只要你没死就行,至于你愿不愿意吃饭,无所谓。”

卧槽!

世上竟有如此薄情之人。

“那你放心好了,我死不了,你可以把东西收回了。”苏小米并不打算就这么屈服,尽管她已经没了底气。

然而以她这身段,怎么可能比得过欧明决呢?

“你要自己吃,还是我亲口喂你?”欧明决说话时的神情很严肃,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他还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垂在腿侧的手猛地攥紧,苏小米气得咬牙切齿,却想不到更好的话反驳,也只能乖乖接过药跟水,憋屈地嘟囔,“我自己吃。”

“嗯,吃完了还有饭要吃。”欧明决又在她心口补了一枪,并在亲眼看着她将药吃下去之后,他就要离开。

苏小米还在纳闷他怎么不盯着自己吃饭了,谁知道会被他撞见她疑惑的眼神,他眉毛一挑,淡漠道,“我说过了,你死不了就好。”

说罢,他还真的扬长而去。

“欧明决你这个王八蛋!”对着他的背影怒骂,然而他将门一关,就消失在门背后,苏小米的话像投进了海里,没有回音。

那她现在该不该吃饭呢?

这个念头闪过脑海,她的肚子立即传出咕噜的声音,一瞬间把她所有的坚持都给打破,她刷的一下还是奔向了食物。

“算了,我才不跟食物过不去呢。”嘀咕着,算是给自己找台阶下,苏小米坐在沙发上,对着满满当当的食物露出恐怖的猎食的眼神。

她以为没有人会看到她这副模样,所以吃得跟乡下粗老汉似的。

殊不知在走廊尽头的最后一间卧室里,沉重的沉香木门背后,苏小米的样子在大屏幕上被看得一清二楚。

而欧明决躺在床上,竟然因为她忍不住轻笑。

不管怎样,看到她愿意吃饭,他可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他也清楚,要完全让苏小米依靠他,现在还不是时候。

既然确认她有正常进食,欧明决便将屏幕关了,打算休息一会儿,再出外工作,毕竟他昨晚几乎一整晚没睡。

然而,单远的电话却打破了他一切计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