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谈墨的小说穿书后,炮灰女配又撩又飒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穿书后,炮灰女配又撩又飒

主角:谈墨

简介:“我给您揉揉就不疼了。”谈墨一边给魏老太太揉按着头,一边悄悄地将能量传递到老太太的伤痛处。依旧是缓缓的,让老太太的头疼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减轻,直到痛感消失了有一段时候,魏老太太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穿书后,炮灰女配又撩又飒免费阅读第64章:长到15岁

她忙拉下谈墨的小手,握在手里给她揉:“哎哟,快别按了,我的头疼好了。”

“真的吗?”谈墨心中清楚,以她的治愈力,老太太的头疼应该已经消失了好一会儿了,但她还是要继续攻略一下老太太才行,“我一点儿都不累的,太奶奶不要担心我。”

“是真的不疼啦。”老太太揉着谈墨的小手。

她的手又小又细,还嫩嫩的。

魏老太太虽也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平时也注意手部护理。

但到底也比不得小女孩儿的手细嫩。

就怕自己力道用的稍大了,手上皮肤粗了,反倒把谈墨揉的不舒服。

老太太仔细注意着谈墨的反应,却见谈墨仿佛舒服的眯起了眼睛,眯起的眼睛还笑弯弯的,十分舒服的样子。

这小姑娘,竟然不嫌弃她这个老太太皮肤粗糙。

可又特别能窝在人怀里撒娇。

也不知道是说她娇气还是不娇气了。

但这样愿意亲近老人家的孩子,老太太真是喜欢的不得了。

他们家的孙子,虽说也有都长大了的原因,但就算小时候,从能跑能跳起,就不爱在他们面前撒娇了。

更不用说眼前这魏至谦,从小就不爱撒娇。

老太太一言难尽的看了眼魏至谦,真是心烦得很!

魏至谦:“……”

他又是哪儿惹着老太太了?

“太奶奶,以后再疼了,还要记得找我啊,我在您就不疼了。”谈墨趁机又说了一遍。

不知道老太太能不能听进去,但多说几遍让老太太记住也好。

这次老太太不就是因为想起她上次说的话,才把她叫来的吗?

谈墨用充满了童真的语气说:“我有魔法,多施几次,太奶奶的头痛就能彻底好啦!”

老太太岂会把她这童言童语当真,搂着谈墨笑道:“确实每次只要让咱们墨墨揉两下,头疼就好了呢。”

要不然,这头疼怎么也得持续很久,哪有这么快好。

但老太太没往别的地方想:“咱们墨墨是小福星。”

“真羡慕你们,有这么可爱的小姑娘。”老太太笑眯眯的对许茗臻说。

“不是我自吹自擂,墨墨确实是个有福气的孩子。”许茗臻笑着说,“当初生墨墨的时候,我是剖腹产,剖腹产生的时候省事儿,可是之后的伤口疼起来才要人命呢。”

“噢哟,这确实是的。”老太太深有同感的点头附和,“我生至谦他爸的时候,正好是高龄产妇了,为了稳妥,就选的剖腹产。人年纪大了,恢复速度就不比人家小年轻。恢复期都更长些,我可太知道那罪了。”

“是啊,期间我伤口疼的真的是太折磨人了,不瞒您说,我都做好了要有一两年,伤口还会时不时疼起来的准备了。可没想到,我的伤口竟半个来月就好了。”许茗臻掩嘴笑笑,“也不怕您笑话,我是真觉得,是墨墨给我带来的好福气。”

“这哪会笑话?”老太太把一盘糕点摆在谈墨面前,一直抱着谈墨不撒手,就让谈墨在她怀里吃,“我不也是因为墨墨,头都不疼了吗?这都是墨墨带来的好福气。”

魏老太太转头对魏至谦说:“往后你再回来老宅,记得把墨墨也带来。我想她呢。”

谈家兄弟听了又惊又急,怎么又多出来一个跟他们抢墨墨的呢!

偏偏这位,是他们万万无法拒绝的。

谈文辞和许茗臻也很为难,跟自家闺女相处的时间,竟然又少了。

许茗臻甚至后悔,早知道就不多说刚刚那话了。

唯有魏至谦和谈墨很高兴。

尤其是谈墨,这样就能名正言顺的来给魏老太太治头痛了。

魏老太太这么好,待他们家也亲切,她一定要把魏老太太治好。

*

岁月如白驹过隙,斗转星移。

因为谈墨总跟着魏至谦回来老宅,很是顺利的就把魏老太太头痛顽疾治好。

经过医生检查又复诊,再加上每年的体检,都明确的表示,魏老太太的头痛之症真的彻底好了。

本来,自从谈墨开始经常去老宅,老太太的头疼发作的频率越来越低,就算发作起来,疼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老宅上下就都把谈墨奉为福星。

再加上谈墨乖巧又讨人喜欢,一点儿不是那种恃宠而骄的人。

哪怕魏家二老和魏至谦都对她很是宠爱,她都没有变得骄纵,对老宅上下所有人都乖巧又有礼貌。

因此,老宅上下所有人对谈墨都很是喜爱。

直到老太太的头痛彻底痊愈,老宅上下对谈墨的喜爱更是达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

十分盲目的认为这就是谈墨带来的福气。

不然之前那么多年,老太太的头痛之症怎么就没好过呢?

毕竟给老太太看病调养的医生,都是国内最顶级的了。

因此,老宅上下对谈墨的喜爱,仅在魏至谦之下了。

魏刻礼之流,根本比不上!

就这样在众人的喜爱中,谈墨长到了15岁。

已是一名妙龄少女。

这天,她与秦慕叶和明夜清一起来商场,主要是为了买高考时要用到的文具等,顺便逛逛商场放松一下。

“哈哈哈,转眼你们都要高考了,而我还留在高一。”秦慕叶郁闷道,“你们都毕业了,就剩我一个人还留在稷下学府,多寂寞啊。”

明夜清双眸弯出了柔和的弧度,已然长成了贵公子的模样,与秦慕叶说:“当初墨墨跳级之后,我自己在班里待着也没意思,都是些见风使舵的家伙,所以我就想要么调到你那个班去,要么也跳级。跟你商量的时候,不是你说怕墨墨在班里最小,会被年长的同学欺负,让我跳级去陪墨墨的?”

“知道啦,敢情儿咱们三个里面,就我最笨,都跳不了级。”秦慕叶郁闷到抓头。

当初明夜清没有赶上一年级上学期的跳级考试,于是参加了一年级下学期的期末跳级考试。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