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主角叫叶枣四爷的小说四爷的心尖宠妃在哪里可以免费阅读

书名:四爷的心尖宠妃

主角:叶枣四爷

简介:等四爷忙完了,叶枣已经抱着书睡着了。四爷刚才就发现了,没管她。只是加快了手里的进度。这会子,四爷低头看着睡得沉的丫头,嘴角勾起来了。

四爷的心尖宠妃免费阅读第0061章 丫头自尽

这只小狐狸,是真叫人喜欢。

四爷抱起叶枣,叶枣就醒了,揉揉眼:“爷?”

四爷没说话,只是抱着她上塌。

其实,四爷刚想着叶枣困了,就不动她了,抱上塌就睡吧。不过,这会子小狐狸醒了么……那就要吃一顿了。

毕竟,有好几日没开荤,四爷有点饿了呢。

被压在榻上的时候,叶枣就彻底清醒了,还是被四爷吃了个彻底。

四爷满足了,也知道关心一下小侍妾了:“疼不疼?”

这时候,不疼也得说疼,不然男人怎么满足?

“疼的,爷不轻。”叶枣控诉的道。

“胡说,爷还不够轻?你这小狐狸。”四爷轻轻捏她的脸。

再轻就是挠痒痒了,四爷如今很是有些不太忍心在叶枣身上太疯狂了。

也是怪了,就是不疯狂,四爷也很喜欢和她做这种事了。

叶枣哼哼了几声,抱着四爷睡着了。

这一夜,叶枣在四爷怀里睡得沉,府里却死了一个丫头。

正是李氏那里的二等丫头,叫秀儿的。

被发现死在了屋里,是上吊死的。

早上,四爷出去忙活,叶枣回了自己的阁子,就听说了这件事了。

“这事蹊跷啊!”宋大娘摇头。

这时候,李氏那里死了人……真是够不吉利的。

“横竖,与我们无关,我们看好门户就好了。”叶枣笑了笑。

这个秀儿,怕是与李氏小产有关……自尽还是被杀?不好说啊。

不过,她一死,估计也是死无对证了。李氏这个胎,算是白死了,报仇都找不到正主。

云氏显然不是导致她直接小产的,就算是之前摔了一跤,也不至于六个月的时候忽然就能因为一场气小产了吧?

云氏进府不久,家不是京城的,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那么是谁呢?

除了正院,叶枣不作他想,谁最不想要李氏生儿子,那就是福晋了。

如今,就不知道是福晋和云氏策划的,还是即兴发挥了。

不过,不管是怎么样,都是李氏被算计了。

大人无所谓,可惜那孩子,都六个月了,还是没能好好出生……

“宋大娘你看,这身份低微,也是有好处的不是?”叶枣坐在门外阿圆搬来的椅子上,和煤球玩儿。

今儿天气好,一早上,煤球就开始出来撒欢儿了。

这会子,从院子外头咬着树枝和叶枣玩儿。

叶枣将树枝拿起来逗煤球,煤球兴奋的汪汪叫,然后就跳起来抓树枝。

叶枣摸他的头,它就趁势躺下,露出肚子叫叶枣摸。

叶枣就给它揉肚子。

宋大娘看着叶枣斗狗,手上修剪绣球花的动作不停:“是啊,世人都想往上爬,皆因为地位低,就如同蝼蚁,不小心就被踩死了。可是这蝼蚁,也有蝼蚁的好处呢。”

“我以后失宠了,就找个僻静的地方住着,不碍事,不显眼。”叶枣笑着道。

“哟,叶姑娘逗狗呢?”正院里一个太监笑盈盈的进来了。

“公公来了?”叶枣起身笑道。

“不敢不敢,是正院有事,叫了后院里所有的人去,姑娘您要是没事,就去吧?”太监态度很好,毕竟如今叶姑娘得宠啊。

叶枣就笑着点头,也不换衣裳了,洗了洗手,就随着他走了,阿圆想了想,还是跟上去了。

到了正院门口,就见常氏来了,见了叶枣,与她见礼之后,常氏小声道:“估摸是因为秀儿的事。”

叶枣点头,表示知道了。心里同情常氏,挨着李氏住着,也是倒霉透顶了。

叶枣和常氏进去之后,除了不能出来的李氏,就差云氏和高氏了。

叶枣还以为这两个一个禁足,一个养病都不出来了。

不过,不过一刻钟,就见云氏先来了,紧接着,是高氏。

高氏一进来就瞪了叶枣一眼。

福晋出来,众人忙请安。

福晋摆手:“都坐下吧,今儿叫你们来,是府里出了一件腌臜事。”

叶枣心说,这肯定是因为秀儿自尽的事。

玉宁坐在最下手,肚子已经凸起来了,脸色也比之前好,她最近可是什么事都没参与,所以也是茫然的。

“李氏那里的二等丫头秀儿,昨日忽然上吊自尽了,还留下的血书。拿来给她们瞧。”福晋摆手。

李大全捧着个托盘,上头是雪白的旧帕子,上头歪歪扭扭写着一个冤字。

众人脸色都不好看,毕竟谁也没直接见过这样的东西。

在叶枣和玉宁这里,叶枣明显的发现,李大全在玉宁跟前停留的久了点。

“这秀儿,进府也有十来年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也是震惊。我们府里,从不苛待奴才。好好的小选出身的宫女,分来我们府里,怎么能就这样死了?所以,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你们,要是有什么知道的,也不要瞒着。常氏,你就住在东院,你知道什么么?”

常氏忙起身跪下:“奴才不知啊,奴才昨夜睡得早,真是一无所知啊。这秀儿平时,并不和奴才亲近的。”

“起来吧,你不知就不知,不必害怕,不过,你要是知道什么不说,那我可饶不了你。”福晋严厉道、

常氏一抖。忙倒不敢。

她心里,是惊涛骇浪。

要说真是一无所知,住在一个院子里,那也太过假。

可是能说什么?她能说这秀儿绝不是自尽的?

可是证据呢?不是自尽的,那就是侧福晋害了她?

可是,侧福晋想要赐死一个奴才,还不必这么费劲,惹人怀疑吧?

所以,这件事,岂是这么简单的?

所以,她能说什么?只能不知道了。

所有人,都不能说什么,所以,不过是来了一遭之后,各自回去了。

高格格继续回去禁足,叶枣就和云格格一起回。毕竟住的近。

路上,云格格道:“叶姑娘这一身衣裳不错,你长得好看,这样鲜嫩的料子最合适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