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后她被迫在太子怀中为妃做歹云汐赫连琛_如初丶小说

小说:修仙后她被迫在太子怀中为妃做歹

主角:云汐赫连琛

作者:如初丶

最新章节:第53章 云汐:这个男人变脸也太快了

简介:【1V1+甜宠+团宠+微灵异】云汐因为要找玲珑诀成仙,所以跟被催婚的太子成婚了。他答应找书,她替他管理太子府。她等啊等,没有等到玲珑诀,却得到了一纸封后?云汐气的摔门想走,却被太子壁咚,“云汐,我才登基,需要你稳固后宫。”两年后,大势已定,她又被腹黑男人壁咚了,只听他说,“皇后贤德,不能被废!”云汐掀桌,“这个皇后,老娘不当了!”

修仙后她被迫在太子怀中为妃做歹免费阅读

《修仙后她被迫在太子怀中为妃做歹》第1章 入府已两年

武晋朝,四月,夏

傍晚时分,蝉噪心逾静,鸟鸣院更幽,夕阳映照在水面,随着池塘的波光,尽情摇曳。

池边,是一条紫藤编织的美人榻,一名身穿白衣服的女子侧身躺在椅子上,手中的白玉扇的扇柄轻轻的放入水中,鱼儿立马就围了过来,只见那些鱼儿此时都在围着扇柄游来游去,群起而围之。

水花四溅。

“绿塘摇滟接星津,轧轧兰桡入白苹。应为洛神波上袜,至今莲蕊有香尘。”

“侧妃娘娘,太子殿下找你多时了,殿下在书房等着娘娘,有要事相商。”一个婢女走了过来,其实刚刚的画面太过唯美,她本无心打扰,特别是女子刚刚吟的那几句诗,让人觉得有种沁人心脾的甘冽,澈动听如空谷幽兰。

但是太子殿下有命,她又岂敢不从,只能破坏此时的这种意境了。

“何事?”女子并没有起身的念头,想到自己,被他忽悠到这太子妃已然有两年的光阴了,素日来,都是为她那行五行之术。

要不是当初卦象显示,得知自己要的玲珑诀会在太子府出现,她才不会委屈自己,流落在这尘世之中。

但是两年了,她总是觉得,那厮是在诓骗自己,为的就是把自己困在这太子府的牢笼里,让她为他效力,还不给银子,这点才是最气人的。

铃音依旧跪下地上,脸色一脸的惆怅,“侧妃娘娘,你能不能不要为难奴婢了,若是你今日不去太子爷那,奴婢定然无法交代。”这偌大的太子府,也就侧妃敢这样坲了太子殿下的脸面。

“本宫说了,不去,他要是有事求我,就让他亲自过来。”云汐的脸色很是平静,好像这本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呵,是谁惹了我们云汐娘娘不高兴?让本宫来猜一猜,是不是厨房的人没按时送糕点?还是说因为本太子近几日都没带云汐出去,所以才会你才会如此大动肝火?”赫连琛手中握着扇子,目光落在了云汐的身上,声音中带着些许笑意,眼中尽是痴迷。

云汐对于赫连琛的心意并不知情,因为在她的眼里,只有两种人,一种就是她这种,行走于五行之术之人,另一种就是,凡人,求他们占卜算卦之人。

赫连琛见到云汐第一眼的时候,他的心底就有个声音告诉他,他要定她了,所以不惜想尽一切办法,甚至诱导她,做了自己的侧妃,就是想日久生情,不成想,这个小丫头,灵智开了,情智没开,让赫连琛叫苦不迭啊!

赫连琛本想在说些什么,看到丫鬟还在,他便抬起手示意让身旁的丫鬟先退下。

“看看,这是什么?”赫连琛献宝一样,把桂花糕递到了云汐的面前,云汐嫌弃的看了一眼赫连琛手中的桂花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又有什么事情求于我?”

“云汐英明,今日本太子总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但是每日回头却什么都看不到,只有回宫之后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才会消失。”赫连琛拱了拱手,一本正经。

“待我帮你看一看。”云汐双手放在眼前,手中白色的烟雾缭绕,果然看到了赫连琛身后的结界布满了黑色的掌印。

“没关系,死不了!”

她抬眸眼神打量的看着赫连琛,“不过……你之前跟我说,我替你管你后院,你供我吃住,帮我找永生决,这都两年了!怎么连本书都没送来?”

当年,要不是这厮说自己答应成为他的侧妃,他便想尽办法给她找到玲珑诀,她又算到玲珑诀会出现在这里,她才不会在这乌烟瘴气的太子府虚度呢!

“云汐稍安勿躁,前些日子本宫是想要给你送两本书的,可转念一想那书好像并不是云汐要找到东西,所以就没送来!本宫也是在兢兢业业的替云汐找书,并没什么都没做!”赫连琛眼神认真的看着云汐。

“话里有几分真?几分假?”云汐单手杵着下巴。

“本宫句句属实,如有假话,愿遭天打雷劈,这样,云汐,你可满意了?”赫连琛轻笑一声,脸凑到了她的面前,弄得云汐有点措不及防,这厮是故意的。

“太子说笑了不是?天打雷劈的事情,太过虚假了,不如,我引雷劈了你?”听到云汐的话,赫连琛当真是哭笑不得,这个小丫头,两年了,还是这么冷情。

赫连琛有些沉默了,云汐抬起头,眼神打量的看着面前的赫连琛,身上穿着一袭白色长袍,眉目温和,嘴角带着一抹浅浅的笑容,根本就没有在别人面前的凌厉之势。

赫连琛注意到云汐打量的目光,这才笑道,“云汐要是喜欢看,咱们回房,我让你好好的看个够,可好?”

“若是太子爷没有其他事情,还请您离开妾身的小院,妾身这可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云汐觉得自己就是被赫连琛脸上这一抹笑容给欺骗了,大意了。

“云汐,你这也太不近人情了些。”赫连琛着实无奈了。

其实赫连琛是日日来她院里,让后院里的女子都认为她荣宠正浓,但是,别人不知道,她能不知道?

赫连琛这厮,就是怕自己待着寂寞,所以给她找点事情做,毕竟善妒的女人是很可怕的,没什么做不出来的。

“云汐,这玲珑诀本宫不是正在找吗?”赫连琛知道这丫头定然是生气了,声音不由得加重了些许,“只是你也知道,你要找的玲珑诀并非凡物,你不如再算上一卦,也好让本宫知道具体位置。”

云汐看着赫连琛,却迟迟没有动手,神情总是有些不悦,她要是能算出来在哪里,还呆在这太子府作甚?

“的确,就像是太子爷说的,玲珑诀并不是凡物,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找到的。”云汐垂下了眼眸,不在看向赫连琛,“太子爷近几日小心祸从南降,避水。”

终究还是回了他今日的所问。她也知晓,若是今日没有回答,那厮定然会有其他的手段。

倒不如成全了他,免得明日又被打扰。

上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19
下一篇 2022年2月8日 上午9:2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