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爆热搜!首富的小娇妻带球跑啦沈年年骆闻川_十七层小说

小说:惊爆热搜!首富的小娇妻带球跑啦

主角:沈年年骆闻川

作者:十七层

最新章节:第73章 被请去喝茶(胶囊加更)

简介:【1v1】【马甲】【萌宝】【苏爽高甜】傲娇小可爱×占有欲强豪门总裁沈年年看了本书,书里与自己同名同姓的恶毒炮灰以阴险的手段怀孕,进了霸总家的门,后来却落了个一尸两命的凄惨下场。没想到一睁眼自己穿了据说骆闻川手段狠厉,性格阴晴不定,谁落到他手上都活不过明天。沈年年怕得要命,打包行李连夜逃命,可连飞机场都没到,就被骆闻川亲自抓了回去。骆闻川将人揽到怀里,克制的亲吻:“怀着我的种想去哪儿?”

惊爆热搜!首富的小娇妻带球跑啦免费阅读

《惊爆热搜!首富的小娇妻带球跑啦》第1章 穿成恶毒炮灰

淅淅沥沥的雨点打散在玻璃窗表面,滑出一条又一条湿漉漉的痕迹。

房间内的大床上,隆起的小山包里时而传出几声类似动物的小声呜咽。

睡梦中,沈年年感觉自己浑身难受,汗水从额头渗透出来,沾湿了她的鬓角。

她不安地缓缓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

沈年年下意识想翻身,却发现自己全身提不起一丝力气。

用力咬着后槽牙,沈年年体内升起不安。

不对劲,很不对劲,这种感觉是……

屋子里黑漆漆的,只余床上小声的低哼。

吱呀……

房门被推开,一个人影走了进来。

床上挣扎着的沈年年怔住,灯已经被打开。

白色的灯光从天花板倾泻而下,瞬间驱散屋内所有的黑暗,照亮每一个角落。尤其是那个蜷缩着的少女,清晰地落入傅闻川的眼中。

骆闻川走过去,俯身扳起她的下巴,质问道:“你是谁?”

嘴巴里塞着东西,沈年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小声的呜咽。

她像一只可怜的小猫咪,委屈地望向来往的行人,希望有人能够将她捡回家。

而现在,这只可怜的小猫咪不在大街上,而是在骆闻川的面前。

下巴被捏得生疼,豆大的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滚落,掉在傅闻川的掌心里。

感觉到自己哭了的瞬间,沈年年猛地愣住,她挣扎的愈发厉害了。

浑身没有力气,试图远离站在旁边的男人,殊不知所有的动作落在男人眼中。

今晚骆闻川心情不是很好,喝了不少酒,脑袋晕晕沉沉,意识也不是很清醒。

沈年年眼神里透出害怕,艰难地往后挪着。

骆闻川用指腹轻轻拭去她眼角的泪珠。

男人的手掌冰凉,沈年年觉得很冰凉,下意识用脸颊在他掌心里轻轻挨了一下。

“很难受?”骆闻川低声问。

“唔~”沈年年呜咽出声,她弓着后背,蜷缩起身体,想要把自己藏起来。

骆闻川用指腹擦拭着沈年年的嘴角,“别怕。”

他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薄荷香,对此刻的沈年年而说,忍不住想要靠近。

骆闻川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动作很温柔。

她拽住骆闻川的衣袖。

沈年年把唇瓣咬得发白,眼看着就要出血,骆闻川伸手揽住了她。

一整夜,沈年年都像是漂浮在无边际的大海上灵魂飘摇起伏。

翌日清晨,沈年年睁开眼睛的时候,外面的天色都已经大亮。

她皱着秀气的眉头,才发现浑身像是快散架了般。昨晚的一切,冲入脑海中,她脸上的表情僵住。

她忿忿地吐槽着,吃力地从床上爬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往身上套。

穿好后,她转过身盯着床上还睡得香的男人,面露凶光。

但这个想法现在能够实行的可能性不高,昨晚实在太……,沈年年走路都一瘸一拐的。

绕过床脚,她弯腰捡起一个钱包,打开翻找出男人的身份证。

沈年年原本只是想看看男人是谁。但在看见姓名栏处那三个字的瞬间,她惊了,眼前发黑,如同五雷轰顶。

骆……骆闻川,这个男人叫骆闻川?

这不是她沉迷的那本小说里的某个男配吗?

这像极了男主的名字,沈年年是绝对不会记错的。

等等,那我自己现在是谁?

沈年年像是摸到了烫手山芋似的,麻溜扔掉骆闻川的证件,赶忙从衣兜里拿出自己的钱包,抽出自己的身份证。

看到出生年月日那一栏的时候,沈年年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她今年明明都已经22了啊,怎么会身份证上才21?

除非……

沈年年浑浑噩噩,一瘸一拐地走出了房间。

房门开启又关闭的声音响起,不一会儿,屋内又恢复了寂静。

早上八点多,骆闻川睁开眼睛,宿醉令他脑袋钝钝的疼。

骆闻川拧着眉头按了按太阳穴,情绪不高。

床头柜上的手机振动一下,是来自发小的短信:“怎么样,昨晚滋味儿不错吧,那可是我千挑万选的,听说在床上是只小妖精哦。”

小妖精……

骆闻川坐起身来,回想着昨晚的个中滋味儿,捻了捻指间。

垂眸瞥了一眼身体某个地方的蠢蠢欲动,骆闻川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叫什么名字?”

发小打趣道:“是不是食髓知味了,看来不错啊。”

骆闻川脸色一沉,“什么不错?”

发小:“ ‘夜色’的头牌啊。”

骆闻川的脸色霎时更加阴沉了,修长的手指差点儿把手机捏碎,从唇齿间蹦出一个满含戾气的字眼,“脏!”

可怜的手机被主人暴躁地扔在地板上,摔得粉身碎骨,垂死挣扎两秒,黑屏了。

骆闻川光着走进浴室,瞥见镜子里自己肩膀上渗血的牙印,愣了一下。

昨晚那人的动作明显生疏,哭得眼泪汪汪的,怎么都不像是经验丰富的。

骆闻川拧着眉头,将冰凉的水浇在自己的身体上。

经过一夜细雨的冲刷,街道两旁的草丛变得翠绿欲滴。

沈年年站在客厅里,视线中那些熟悉的摆件,让她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情。

穿书了,穿在了书中同名同姓的骚浪贱配角身上。

上一篇 2022年2月7日 下午12:17
下一篇 2022年2月7日 下午12:2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