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小说免费资源,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在线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霸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木晚笛的一本书《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郁唯一林见深。主要讲述了:对方脸色有明显的怔愣,郁唯一笃定,他是认识的。“你是他什么人?”警察无权泄露公民的个人隐私,哪怕是亲人也不可以。他这么问,郁唯一更认定了他和林见深相识,而且关系不错。“我……”她眼珠一转,戏从中来,漂……

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小说免费资源,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在线阅读

《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精彩章节试读

对方脸色有明显的怔愣,郁唯一笃定,他是认识的。

“你是他什么人?”

警察无权泄露公民的个人隐私,哪怕是亲人也不可以。

他这么问,郁唯一更认定了他和林见深相识,而且关系不错。

“我……”

她眼珠一转,戏从中来,漂亮的眼睛一下子带了红,“我是他女朋友,我怀孕了,可是他跑了。我是一路找过来的,警官,你要是认识他的话,麻烦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来见我。”

男人的表情十分精彩,愕然地点头,“……好。”

“你先休息一下。”

他离开了接待室,立马将听到的八卦,分享给了同事李江。

李江在饮水机接水,听得差点烫了手。

“真的假的?深哥的女朋友?”

“那小姑娘说得真真儿的,还哭了。话说,深哥不像是这种抛妻弃子的人啊……”

李江木然地喝水,又被烫了下嘴,皱着五官接话:“这小姑娘长得跟仙女似的,深哥也太不识好歹了。”

过了会儿又补充:“何况人家还怀孕了。”

“她一个钱包都两万多,脖子上的围巾,巴宝莉的,四千多!这姑娘还是个富婆呢。”

李江放下保温杯,睁圆了眼睛,“深哥该不会是被包养的那个吧?”

富婆包养小白脸,到期后小白脸离开,结果富婆发现自己怀孕,挺着肚子千里寻人。

“去。”

他踢他一脚,“深哥自己也挺有钱的。我猜,这小姑娘是被深哥包养的。”

李江拿着保温杯凑近,“怎么说?”

他摸着下巴琢磨,“那姑娘身上的东西,肯定是深哥给买的,分手费懂吧?那姑娘看深哥条件好,不肯打胎,所以不远万里找人。”

李江皱眉,“这么说的话,我们该不该告诉深哥这事儿?”

“告啊,这得深哥自己拿主意!”

于是,他拿起电话,深更半夜将人吵醒,不等对方清醒就说:“深哥,你女朋友大着肚子来找你负责了。现在人就在我们警局,哭得可凄惨了,你看怎么办吧!”

“……名字。”

那头男人的声音带着几分醒后的哑,语调很冷淡。

两人的表情更精彩了。

深哥还不止抛弃了一个啊?

李江将刚刚做好的笔录拿过来,他看了眼上头的名字,“郁唯一。”

手机里安静了两秒,只有微弱到不可闻的呼吸声。

“深哥?”

“我马上过来。”

……

李江拿了个取暖器到接待室,郁唯一道了谢,见对方时不时地扫两眼她的肚子,她尴尬地缩起肩膀,将大衣拢了拢。

大概人家警察同志,是特意关照她这个“孕妇”的。

“你稍等一会儿,深哥马上就来了。”

她眼睛亮起光,连带着心跳也窒了一瞬,“真的?”

祸福相依,被偷了东西到警局报案,竟然恰好碰到了和林见深相识的警察。

“是的。”

李江和她多聊了两句,“说来也是巧,刚刚那个林长明,林警官,他和深哥是发小。”

取暖器烤得她浑身发暖,接待室里安安静静,她不一会儿就趴在桌上迷迷糊糊地打瞌睡了。

外面的雪又下起来了,窗户起了白雾,白茫茫的一片看不清。

郁唯一的眼皮慢慢阖上了。

耀白的积雪将漆黑的夜照亮,道路两侧年久失修的路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这个时间,路上已经没什么车和人了。

安安静静,只有雪花落下的轻盈,整个古镇都陷入了休眠中。

黑色的奔驰稳稳停在警局门口,车门打开,男人探身而出,支起一把伞。

黑色大衣修饰着他挺阔的身形,深邃的眉眼静静地望着警局里头亮起的灯光,握着伞柄的手骨感分明,冷白似玉。

“深哥,你来了。”

刚迈步进去,李江就端着保温杯出来了。

“嗯。”

他淡淡应一句,收了伞。

“她呢?”

李江放下保温杯,愣头愣脑地解释:“长明抓小偷去了。”

他面无表情地凝视他。

两秒的沉寂后,李江恍然:“哦,郁小姐在接待室。”

“嗯。”

他微微颔首,长腿阔步而去。

李江深吸一口气,讶异不已。

看来真的有故事啊。

推开门,穿着桃色毛绒大衣的女人正趴在桌子,呼吸均匀,像是睡着了。

接待室极简的风格很暗沉,唯独她这一抹亮色十分显眼,让人很难不去注意。

他立在门口,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着,好一会儿,才继续往里走。

围巾和帽子挡住了她大半张脸,唯一露出的是那双眼睛。

睫毛浓密纤长,闭着的时候乖顺又可爱,与他记忆里的模样半分不差。

分手的时候,她是一头漂亮的亚麻色波浪卷,像个漂亮的洋娃娃。

现在,头发是自然的黑色顺直,显得沉静温和了许多。

他立在一侧,目光寸寸描摹面前熟睡的女人。

视线下移,看不到她腹部的情况。

电话里,林长明说她怀孕了,大着肚子。

接待室的门没关,有风刮进来,她冷得一个哆嗦。

半睡半醒间,鼻尖间嗅到熟悉的、冷淡的清香。

眼睫微颤,缓缓睁开,映入眼底的,是白炽灯下模糊的轮廓。

没等她眼睛适应这样忽然的亮,心脏先加速跳动了起来,身体也比意识先一步反应,“林见深?”

她声音轻轻弱弱,带着试探,但心底却是确定。

“嗯。”

他喉结微动。

她明亮的眼睛慢慢地泛出泪光,胸腔间涌出越来越酸涩浓烈的情绪,控制不住的委屈往外溢出。

林见深眉头皱起,莫名看着她就这么哭了出来。

眼泪越流越多,哭腔越来越控制不住,连身子都在颤抖。

他拧眉,垂眸睨着她,“谁欺负你了?”

她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地哭。

他给她递纸巾,她也不接,小鹿一样的眼睛看着他,带着幽怨。

他正色,又问:“孩子是谁的?”

郁唯一哭泣的动作一顿。

孩子?

而后想到刚刚自己撒的谎,她皱眉,故意气他,“你的。”

林见深这会儿看到了她大衣下平坦的小腹,俯身下来替她擦眼泪,“我的?你怀的哪吒?”

小说《魂丢了,是他心尖蓦然颤动的声音》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