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小说《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在线全文阅读

火爆种田小说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团宠鱼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婳秦宿。主要讲述了:京城二十里外。烈日炙烤着大地,地面肉眼可见一层透明的蒸气在升腾。官道边蒙了厚厚尘土的草木蔫蔫打卷,奄奄等毙。五百多流犯,有用背带背着婴儿的,有搀扶老人牵着孩子的,有挺着大肚的,有五人锁一串的,有套上木……

小说《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在线全文阅读

《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精彩章节试读

京城二十里外。

烈日炙烤着大地,地面肉眼可见一层透明的蒸气在升腾。

官道边蒙了厚厚尘土的草木蔫蔫打卷,奄奄等毙。

五百多流犯,有用背带背着婴儿的,有搀扶老人牵着孩子的,有挺着大肚的,有五人锁一串的,有套上木枷锁铐的,有锁琵琶骨的。

全都顶着太阳暴晒,汗流浃背,嘴唇开裂,在解差的鞭子驱赶中负重前行。

流放一路上,小孩难受的啼哭声、女人的呜咽声、铁镣碰撞叮叮铛铛的响声,此起彼伏。

苏家所有人起初害怕抄家变抄斩,为了逃命抢先走在长长队伍的最前面。

可当走了二十里,发现一个中午过去,嘉政皇帝没来新圣旨,知道侥幸逃过一劫,过惯了好日子的苏家人终于顶不住了。

不仅脚步慢了下来,苏言山的老母、嫡女苏颜、嫡长子苏翰、正妻冯如霜,四人开始叫苦不迭,怨天怨地。

老夫人突然哀嚎道:“我走不动了!遭瘟的老天爷!苏家到底造了啥孽?为何临老临老还让我遭这个罪!老天爷还不如让我早点死了算了!”

苏颜哭哭啼啼抱怨:“娘,我也走不动了,我的脸毁了,脚也要断了!呜呜!一辈子也毁了!以后我可怎么办?”

苏翰回头往队伍后面的两国公家瞟了一眼,啐了一口道:“都怪那两家!自己想死自己去死好了,还要拖累别人!”

冯如霜也瞪着苏言山骂道:“都怨你,早让你远离那两家人,现在好了!一家子一个铜板都没了,全家要被你害死了!”

苏言山原本全家流放就很难受,突然听到冯如霜的指骂,脸红脖子粗反驳道:“怪我?是谁让我送大礼巴结?是谁想和两家结亲?”

两国公家最是得意时,要数冯如霜巴结跑得最为勤快。

冯如霜甚至想让两个小公爷中的其中一个做她女婿。

要真算起苏家的罪人,当属冯如霜才对!

要不是传出苏家想与两国公家做亲家,嘉政皇帝怎会以为苏家是同党?

苏言山一肚子怨气仿佛找到了突破口,后悔道:“果然娶妻不贤毁三代!”

苏言山这一句极具侮辱性,冯如霜听到当即气炸了。

“好你个苏言山,有了小妾,就嫌弃和你一起吃糠的糟糠之妻是吧?你别是忘记了,当初你上京科举是谁给的盘缠!要不是我娘家,你能有今日?”

苏言山还是秀才时,冯如霜就已经是他妻子。

当年也确实是冯如霜娘家借的盘缠。

但是苏言山做了官后,欠冯家的恩情他一直在还。

二十多年各种利益冯家,苏言山不觉得自己还欠冯家:“你没事又扯上娇娇做什么?关她什么事!”

这话对冯如霜来说,无疑又是火上浇油:“娇娇?听听!喊得多好听!不知道还以为她才是正室!你其实早就打算宠妾灭妻,让那个贱人爬我头上是吧?”

苏言山被气疯了,忍无可忍道:“你个泼妇!简直不可理喻!我懒得和你吵!”

流放已经够惨了,与一个疯妇吵,还不如省些力气。

可冯如霜见苏言山拒绝争吵,反而不依不饶:“苏言山!你给我说清楚!你是不是打算让那个贱人爬我头上!”

冯如霜声音很大,不仅后面的五百多流犯全听到了,就是两百解差也全部听得一清二楚。

霎时,苏家不仅一下变成笑话,也成了解差头儿发泄怒火的对象。

“简直找死!苏家这是将老子之前说的话当放屁吗?”

出发之前,解差头儿就已经撂过狠话。

在这流放队伍,他就是最大的官,冯如霜这无疑是挑衅他的权威。

“来人!给苏家所有人颜色看看!否则他们还搞不清状况!”

解差头儿才不管苏家其他人无不无辜,也没有什么公不公平可言。

他只知道,一人挑衅他权威,那就全家连坐。

“头儿!我来!”

“我也来!”

“我来!”

解差们顶着烈日押解流犯,原本就热得骂娘,尤其现在时期巧逢三伏天,且今年特别炎热,难得有沙包出出气,他们自是乐意。

不多时,苏家三十几口一下子就被二十几个冲上来的解差团团围住。

每个解差手中都握着鞭子,摆明想要将苏家人当沙包抽打。

事实上,解差们也确实把苏家人当沙包在发泄。

解差们动作很快,才眨眼功夫,一个个扬起穷凶极恶的奸笑,对着苏家人扬起了鞭子。

流犯队伍顿时停下了,杀猪般的惨叫也随之响起,空旷的荒野上演极其残暴的一幕。

冯如霜与苏言山首当其冲被抽鞭子,接着是老夫人、苏颜、苏翰,苏翰的妻子与二岁儿子,然后是下人。

苏家队伍最后面的苏似繁、沈娇娇、苏似锦、苏玉、夏竹五人差点没被吓死。

就是紧跟苏家后面的流犯也慌张后退远远躲开,就怕殃及。

“脑子有病这是!”

苏婳看见这一幕瞳孔也狠狠一缩,简直恨不得弄死冯如霜。

因沈娇娇是小妾,冯如霜方才辱骂时,她才一直忍着没出声。

毕竟做小妾确实地位低贱,有理也没理,说破嘴也是小妾的错。

可若是被苏家几个无脑作死的奇葩连累她被鞭打,这个她就不能忍了。

当两名解差一脸阴森围上来,就要扬鞭那刻,她立即大声阻止:“等下!我们有好东西给你们头儿!”

苏婳从七岁拜了隐世古中医为师后,就学了古武,从小就不怕事。

可是她现在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十二岁少女,一旦动武就引人怀疑。

另外,解决事情可以用脑子时,为何非得要动武?

“你说啥?”两名解差对着苏似繁,苏似锦扬起的鞭子,生生收住。

因为周围全是苏家人惨叫声,他们听得不是很清楚,只听到‘好东西’三个字。

做他们解差这一行,其实是苦差事,而且随时还可能有丢命的风险,想要额外收入,只能在犯人身上捞钱。

苏婳又说道:“我们有好东西孝敬你们头儿!我买我们六人平安!”

这一声喝止,这次不仅解差首领听见了,就是后面五百流犯队伍也听得一清二楚。

苏婳的这一举动,这是公开买平安,行为不可谓不大胆!

当解差首领迷惑走近那一刻,苏婳当即从袖中掏出一张纸,冷声道:“这是京城一座三进新宅子,价值三千两白银,够不够买我们六人平安?”

她才不会给银两,三个月后末世一来,整个大乾都将化为废墟!大半陆地成为海洋。

到时候银票与房契、地契、田契全都会成为废纸。

她的身上,多得是沈娇娇的房契、地契田契,用来打发这些解差最合适不过。

小说《末世逃荒:家养的夫君是战神》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