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完整版《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全章节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傅春深罗寄岚的宫斗宅斗小说《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河跳鱼十分给力。主要讲述了:费心将明妈妈送走后,傅春深又站在窗前看雨。待到过了一刻钟,藏在院子外头的明妈妈见屋里什么声响也没有,真的离开后,傅春深才流下几滴眼泪来。她丢下在一旁的小剪刀,急匆匆在妆台上寻了把大剪刀,将这早梅帕子剪……

完整版《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全章节阅读

《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精彩章节试读

费心将明妈妈送走后,傅春深又站在窗前看雨。

待到过了一刻钟,藏在院子外头的明妈妈见屋里什么声响也没有,真的离开后,傅春深才流下几滴眼泪来。

她丢下在一旁的小剪刀,急匆匆在妆台上寻了把大剪刀,将这早梅帕子剪了个粉碎。

可剪的时候,傅春深不敢大声哭叫,也不敢砸东西,只是默默地流着泪珠,无声地扯着这丝线。

比起继母给她寻的一个四五十岁的老鳏夫,大太太给傅春深找的人也算不错了。

有些家底的清白举子,放到哪儿也是让人争抢的所在,嫁过去后万一哪日功成名就,那也是能水涨船高。

那员外郎年纪虽然大些,但后院无人又无子,若不是自身有疾,那定是一个衷情之人,嫁过去也是一位官太太。

可是傅春深哪里甘心呢?

她自小心气就高,母亲去世后被继母打压也不让人,父母没给但别人有的东西,她能千方百计地要回来。

犹记得小时候继母惯会在日常上做文章,将最好的杏子留给了弟弟妹妹,给她的都是没怎么熟的酸杏子。

傅春深当即气不过,直接去了弟弟妹妹那里,从她们那里把好杏子抢回来了十几颗。

即便之后得了父亲的教训,傅春深也不后悔。

傅春深用力地握着这把剪刀,想到三日后的宴会,下定了决心。

而另一边,明妈妈拿着手里的单子,向大太太回话。

罗大太太正和她的嫡亲媳妇说着铺子里的事,见明妈妈回来,便叫徐姚纨拿着库房钥匙先去带人取东西。

徐姚纨看着明妈妈裤脚都湿了,若不是走的远,他们府中廊子一个接着一个的,哪里会被雨打湿呢?

那位从平州的小姑娘年纪也到了,徐姚纨心中明白,掩下嘴角的笑容,退了下去。

“如何了?”

罗大太太不耐烦媳妇那种总爱看人笑话的样子,讲话时语气颇为不好。

好歹也是大家出身,又是侯府世子的夫人,何至于天天盯着别人那点事?

明妈妈附耳,同罗大太太说了两句,罗大太太眉间才稍稍平了平。

“她倒也是识趣,和她母亲性子倒是十分相似。”

其实罗大太太十多年没见过那位养在她膝下的庶女了。

傅春深的娘当年是那些庶女中最不闹腾的一位,罗大太太被那一群庶子庶女烦透了,有这位嘴巴乖巧的在,也稍微疼了几分。

说起来她至今也不知罗令芙如何得罪了老太太,竟惹得老太太一怒之下将她嫁去了平州。

“太太心善,给傅姑娘挑的也算是好人家,她一介孤女,怎么会不乐意呢?”

罗大太太叹了口气:“妈妈也别哄我,若是从小养在我下头的孙女,便不是嫡亲的,我也不会将她嫁与那些人家。我们武安侯府的女儿,京中都是百家求的。可惜她娘从妾的肚子里出生,父亲也只是个平州同知,我便是想努力,怕好一点的人家也看不上。”

“说来她那父亲也是个混账,芙丫头嫁过去他不思进取也就罢了,竟还苛待她,让她那么早就去了,留下个女儿任由着继母磋磨!还想让她嫁给一个商户换聘礼?!父女亲情他是半分不顾及,真是不知所谓!”

明妈妈见罗大太太都气得咳嗽了,赶忙端了一杯清心茶给她喝:“太太别想了,这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太太如今也算是尽了力,切勿动气伤了自己的身体。”

罗大太太喝了一口茶,心气也跟着平服了几分:“……如今我这身子是越发不抵用了,本想把这管家权交给徐家的,可你瞧她那个样子,是个安生人吗?”

罗大太太指着门,其实就是指着刚走的徐姚纨。

“世子夫人性情活泼,但处事还是有些风范的,太太也不必太担心了。”

罗大太太听了明妈妈的安慰更加怒了:“下头的两个儿子都到了娶亲的年纪了,她还活泼?以为自己还是待字闺中的小姑娘,是要活泼给谁看?!”

明妈妈拍着背,同大太太顺着气,慢慢地说起徐姚纨平日里的好来,罗大太太又才缓缓地消了气。

她和头上那个老不死的不一样,这年纪一大,身子骨越发差了,管着这么一大家子,难免心有余而力不足。

人老了就该退了,罗大太太也不是那种一味爱弄权的人。

但想到侯府这一大家子人,又想到老夫人的挑剔,总是忍不住发愁。

*

自从那日明妈妈离去后,后来罗大太太房里的人又来了几趟,给傅春深送了些东西。

几匹京中时兴的料子还有几支珠玉簪子,说她是大姑娘了,该置办些行头。

还有更实惠的,直接送来一小箱的白银,让傅春深实在有短缺的,可以自己买。

傅春深看着这些东西,淡淡地笑着,向来人告谢。

然后自己掏了几颗碎银子,放到来人的手上。

来人推拒了两下,笑着收下。

像这种打发人的事情,本应该是丫鬟来做。

可蘋蘋那见钱眼开的样子,盯着那些东西眼睛都盯得直了,哪里会管这些。

今日来的是大太太身边的大丫鬟纤云,她牵着身后的两个丫头,对傅春深说:“太太前些日子太忙,竟将姑娘这边忘记了。姑娘身边人少,免不了伺候得不周到,太太特地从院子里拨过来两个丫鬟伺候,还望姑娘看看,喜不喜欢。”

说着,她还瞪了蘋蘋一眼,将两个小丫鬟的身契给了傅春深。

蘋蘋听了这话,面色一白。

本来她是姑娘身边唯一一个丫头,现在来了两个争宠的,她那么笨,以后可要怎么过啊。

傅春深打量着大太太送过来的人,两个都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和蘋蘋一般年纪,都看起来都比她稳重得多。

一个生得喜庆些,梨涡甜甜的,一个长得不好惹,但姿态却是低眉顺眼的。

挑出这样的人,罗大太太也是一片好心了。

“不知她们叫什么名字?”

未等纤云开口,那个有梨涡的小丫鬟先开口答了:“太太将我们二人给了姑娘,从前的名字就不作数了,还望姑娘给我们新取一个名字。”

两个丫鬟一起跪下,向傅春深行了个大礼。

傅春深赶忙叫她们起来,说道:“我从前的丫鬟名字都是‘采’字为首,就叫你们采舟采枝可好?”

采舟和采枝立即谢过傅春深赐名,然后走到了傅春深后头,和与傅春深并排站到一块儿去的蘋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一旁的蘋蘋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有些委屈。

为何姑娘给这新来的都赐了名字,而不给她改名呢。

纤云办完了事,与傅春深拜别,并暗示道:“姑娘若是闲来无事,可在房里多做做针线,太太平日里最爱手巧的姑娘。”

小说《侯府辣妻:我的夫君欠管教》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