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免费阅读,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全文在线阅读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一丛花令的新作《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这是一本宫斗宅斗类型的书,这本书的主角是云落穆靖川。主要讲述了:皇帝一走,浅碧捂着云落的嘴,将其拽到殿外。“浅、浅碧姐姐……”云落被浅碧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平素总是弯成月牙的眼睛,此刻盛满了惶惑。浅碧哪能不知是深红自作主张,但云落如何能同深红相提并论,当即横眉竖目……

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免费阅读,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全文在线阅读

《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精彩章节试读

皇帝一走,浅碧捂着云落的嘴,将其拽到殿外。

“浅、浅碧姐姐……”云落被浅碧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平素总是弯成月牙的眼睛,此刻盛满了惶惑。

浅碧哪能不知是深红自作主张,但云落如何能同深红相提并论,当即横眉竖目的迁怒道:“没有主子的吩咐,你竟敢进主子的寝殿,是嫌皮痒了吗!”

“浅碧姐姐,不是的,我——”

云落噙着泪花连连摇头,可不待解释,就被浅碧截住了话头。

“快回小厨房准备主子的早膳,耽误了早膳可不是你能担待得起的!”

说罢,浅碧头一扭,便转身进了寝殿。

云落吸了吸鼻子强忍泪水,御前的人已经尽皆离开,但寝殿附近还是有不少宫人各司其职,似乎所有人都在看她的笑话。

云落胡乱的抹了把脸,便低头朝小厨房走去。

低头前,正好瞧见有人在转角处鬼鬼祟祟的张望,还是个熟人。

果不其然,云落到达小厨房时,就见在灶前忙碌的人根本不是原本安排给她打下手的那位。

但云落一点也不觉奇怪,不过面上还是惊讶道:“何花?怎么是你在这儿,我记得你今日要当值的。”

何花闻声转过身来,慌乱了一瞬连忙解释道:“是、是全姿姐姐叫我来的,她说她身体不舒服。”

好一个身体不舒服,许是方才蹲墙角时吹到风了吧。

云落心底嗤笑,却丝毫没影响黛眉微蹙,“可严重?罢了,还是做完早膳去看看全姿姐姐吧。”

“不、不用了!”何花说完就惊觉自己太慌张,连忙恢复平常的音量笑道:“全姿姐姐只是有些头晕罢了,许是昨夜没休息好,多睡会儿就没事了。”

云落点点头,又关切问道:“那你呢,可找到人帮你替班?”

何花点头,龇着个牙直乐,“她们一听到我是要来小厨房帮你,都愿意着呢!”

云落进宫的真正作用,宫里上下几乎都传了个遍,身为中心的瑶华宫对此看得更是分明。

全姿是个聪明的,早在云落进宫的第一日就猜到了她的作用不是表面那般,所以特意使了银钱,跟来了小厨房。

初时一口一个“云落姑娘”,忙前忙后殷勤备至。

可这么一月下来,云落别说面见圣上了,就连叶婕妤也难以得见。

早在几日前,全姿做活就不尽心了,也是,她巴巴地跟过来是为了跟着鸡犬升天的,可不是每日灰头土脸的烧灶。

好不容易今儿个守得云开见月明了,赶紧跑到小厨房兢兢业业备菜,结果就见云落在寝殿挨训。

气得她一口气差点就没上来,哪还顾得上小厨房的事,扭头就回了房间。

但瑶华宫的人也不个个都是全姿,就好比眼前的何花,是云落这些时日交好的结果。

所以才会在看到全姿回房,赶紧来小厨房帮忙,为了不让云落忧心,还特意编了个借口。

但云落却在剪粉丝时,趁着何花不注意,在她的裙摆上剪了道口子。

等二人紧赶慢赶做完早膳,终于可以休息时,云落朝何花嘘了一声,将小厨房的门窗都检查了一遍,这才从碗柜中摸出了一把花生。

这是今天做花生酪时剩下的材料。

云落刚拿出来就准备塞给何花。

何花一只手摸肚子,一只手迅速摆动拒绝:“云落姐姐我不要了,方才替你试味,我现在还撑着呢。”

云落才不管这些,强行塞到何花怀里,“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点,现在不饿,总有饿的时候。”

何花低头看着怀里的花生,咽了口唾沫,实在扛不住诱惑,羞赧着朝云落道谢。

云落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等二人一前一后的出了小厨房后,这才指着何花的裙摆惊呼:“何花,你这儿划了道口子!”

何花连忙看去,这一瞧脸就彻底垮了下来,“怎么会划出这么大的口子来!”

宫里每个季度会发两套衣裙替换,可她们这些做粗活的,难免有个磕磕碰碰。

倒是可以打几个不起眼的补丁,但眼前这个实在太大了,不能再穿了。

可活还得干,不能躲在房里不出来,但又不能没得体的衣裙,就只能自掏腰包。

一想到这,何花就哭丧着脸,眼泪已经涌上了眼眶。

“哎呀哭什么,”云落连忙去给她擦脸,“我帮你补上,保证不叫人瞧出痕迹来。”

何花瞪大眼睛不敢相信,“怎么可能瞧不出痕迹!”

但在云落拍胸脯保证下,何花这才将信将疑的跟着去她的房间,让其大展身手。

反正再坏也就这样了,何花破罐子破摔。

一路上,不少与二人交好的宫人见何花别扭遮掩的动作生奇,不由上前问道:“何花,是撞到腿了吗?”

这一靠近,难免就看到了何花裙摆上的破洞。

就算没看到,云落也会在旁“不经意”的引导那人看见。

于是这么一路走没有,但凡碰见的,就没一个不知道云落有巧夺天工的手艺。

众人同何花一般不信,但等忙完手上的活后,一个两个的都凑到了云落的房门前。

这厢云落带着何花回房,可才刚拿出针线笸箩,便“哎呀”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何花的心当即就被提了起来。

云落反倒被她的反应弄得吓了一跳,旋即笑道:“我这剪子不知道被我丢去哪儿了,待我找找。”

何花也连忙起身去寻,不过她只敢在云落这头寻,万不敢跨越雷池一步到浅碧那头去。

倒不是因为浅碧是贴身宫女,而是不久前发生的一件事——

云落一来就去送香囊手绢,又总是笑盈盈一脸喜气,任是谁都愿意同她交好,至少在明面上这样的。

一来二往,就有人时不时来云落的房间同她闲聊。

(她们的房间少说也住了四人,多的睡了足有八人,而每人当值的时间不同,若是在她们房中闲聊,只怕会惹来众怒,所以云落的房间是最好的去所。)

而云落也是开门迎客,基本没有拒绝的时候。

时日一长,众人也就放纵了不少,因着椅子都被占了,竟有人大胆到坐在了浅碧的床上。

结果好巧不巧,被浅碧给抓个正着。

气得浅碧打罚了好几人,从此后就算有人上门,也只敢在门口张望。

小说《恶女上位指南:皇帝就好我这口》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