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石文学
一个专业的小说推荐网站

《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最新章节目录

男女主人公是温心言江承洲的热门网络小说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是著名作者小鲤不爱吃鱼的最新佳作。主要讲述了:A市私人医院高级病房中。温方远刚刚苏醒过来,比起几个小时前上台时的强硬模样,此时面色显得憔悴许多。妻子刘资第一时间凑上前,语气似乎十分焦急道,“老温,你终于醒了。”做作的中年女人眼眶发红,说着仿佛就要……

《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最新章节目录

《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精彩章节试读

A市私人医院高级病房中。

温方远刚刚苏醒过来,比起几个小时前上台时的强硬模样,此时面色显得憔悴许多。

妻子刘资第一时间凑上前,语气似乎十分焦急道,“老温,你终于醒了。”

做作的中年女人眼眶发红,说着仿佛就要落下泪来。

温方远见状揉了揉眉心,虚弱道,“我是晕了,不是死了。”

刘资闻言面色一僵,刚挤出的眼泪瞬间憋了回去。

“发布会后面怎么样了?助理小刘呢?”温方远温。

刘资闻言目光躲闪一瞬,说,“小刘他买水果去了。发布会的事情,应该成不了了。新昱新源他们都不在,没人能替你上。老温你也别太操心,还是人最重要,身体养好了,什么都不是问题。”

温方远闻言不想再听刘资绕弯子,拿过手机,准备打给公司的人员询问后续情况。

谁知下一刻,女人接着开口道,“对了,老温。心言回来了。”

温方远闻言手穆然一顿,眼眸中带着不可置信抬头。

“她呀,刚回来没多久就又咋咋呼呼走了,也没问你这个父亲的近况。什么话也没和我说就出门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又去江家找人去了,这都三年了,也不知道她放下江家少爷了没……”

温方远闻言拿着手机的手微微发抖,气不顺地咳了两声,感觉眩晕感又上来了。

“老温,你别生气”,刘资见状赶紧上前扶起温方远,抬手拍他的背给他顺气,跟着说,“心言她一直就是这副样子,你也别怪她,她妈妈走的早……”

女人预料温心言一时半会不会来,安心说着从前说顺了口的煽风点火的话,不料下一刻,门口传来几声不轻不重的叩门声。

“你不是在这里吗?妈妈”,温心言站在门口,双手抱臂看着刘资。

年少时羽翼未丰时,刚到家为了巩固地位的刘资曾经软硬兼施,多次逼迫温心言叫她“妈妈”。

女人还给温方远吹枕头风,说是为了家庭和睦,哄得温方远最后也让温心言这么叫她。

温心言不肯,然后得了自己人生中父亲给的第一个巴掌。

自那之后,父女间如履薄冰的关系直接破裂。

中年男人听见熟悉的女儿的声音,穆地抬头,带了岁月痕迹的眼眸中是难以掩盖的欣喜,然而面上却维持着严肃,向温心言问,“回来了怎么不提前和我说一声?”

温心言走上前,声音不辨喜怒说,“我当初走的时候也没和你说。”

温方远闻言气得再次咳了两声,转头对刘资说,“你先出去。”

刘资对成年后的温心言一直有些发怵,闻言快步走了出去。

女人走后,病房中只剩阔别已久的父女二人和一片沉默。

末了,温方远平复了心情,开口问,“我宝贝孙子呢?这次回来还走吗?”

“送去阮阮那里了”,温心言回应,“不确定走不走,得先确定家里公司会不会倒不倒闭再说。”

温方远闻言气得自己拍了拍胸口顺气,问,“为什么不把小孩接回家里?”

“我不放心”,温心言直接坦言,“除了真正的温家人,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你妈和你妹妹,也是温家人!”温方远说。

“爸,你还真是一点没变”,温心言看着情绪突然激动的温方远说,跟着转身向外走,“我来只是来通知一下你我回来了,现在已经搬回家里,温氏集团问题处理好前,我不会再出国。还有最重要的,对家里的害虫,这一次我不会手软。”

“温心言!”温方远闻言大声呵斥一声,然而女儿早已走出病房门,将他的愤怒隔绝在后……

夜晚,喧闹的酒吧吧台处。

带着金丝眼镜的俊美男人抬手扶了一下眼镜,看着对面面容烦躁、唇角却又带着诡异笑意的男人,出声调侃道,“江大少爷,你怎么回事?又烦又喜的,人格分裂了?”

江承洲坐在对面,闻言扯松领带,声音不辨喜怒,说,“温心言回来了。”

“什么!?”好友文亦轩伸手拿酒,闻言一顿,带着诧异抬头,“消失了三年无踪无迹,怎么突然回了?”

“温家出事,温心言不回来才是怪事”,江承洲替他伸手,将酒瓶拿了过来。

“我说怎么有人这么淡定,原来是早有预料”,文亦轩闻言恍然大悟,挑眉说,“人温心言现在回来了,你后来也知道当初下药那事始作俑者另有他人。现在要怎么办?复婚?”

江承洲开了酒,倒入高脚杯,沉默片刻,说,“我跟她,不会复婚。”

“渣男”,文亦轩笑着点评,伸手夺过江承洲刚倒好酒的高脚杯,说,“不过就算你要复婚,温心言也未必会同意。江大少爷当初犯浑,对人做过的混账事儿可不少,就算是后来……”

男人说着似乎是想到什么,似有顾忌般停了下来。

江承洲闻言眸中闪过一瞬暗淡,跟着唇角带上漫不经心的混不吝笑意,问,“文亦轩,你皮痒了是吗?”

文亦轩闻言露出没心没肺的笑,说,“洲儿,三年了,我第一次见你像以前那样笑,这几年你虽然还活着,可人像机器一样麻木,跟死了没什么分别。看来那女人对你来说真的不一样,我还是喜欢这样的你。”

“滚”,江承洲闻言抬手打开文亦轩伸过来想要称兄道弟的手,无情道,“我不搞基。”

“得”,文亦轩收回手,目光突然看向江承洲身后,挑眉说,“哥们,你后面有几个妞儿在看你。”

话刚说完不久,江承洲还没回应,手臂就被人轻拍了拍。

身姿曼妙的金发女人红唇鲜艳,眼神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勾引说,“帅哥,能请你喝一杯吗?”

江承洲见状弯唇,扬了下眉,对酒吧搭讪游刃有余。

文亦轩在一旁看着,带着笑意自顾自喝了酒杯中的高度酒。

看江承洲反应,文亦轩本以为江承洲会绅士应下。

谁知下一刻,江承洲骨节分明的手指将自己扯松的领带重新拉紧,弯唇对金发女人说,“这位小姐不介意的话,可以请我喝杯果汁。”

金发女人本以为胜券在握,闻言面色一顿,没有回应,第一次听见来酒吧的人要喝果汁,转身无趣地走了。

文亦轩见状笑着拍了拍桌面,说,“江大少爷,你可真行。今天我算是跟你学了一招怎么在酒吧拒绝不感兴趣的女人。”

江承洲闻言起身穿上西装外套,拿上桌上的车钥匙,挑眉反嘲说,“走了,文公子。”

说完不待文亦轩反应,男人大跨步穿过人群,出了酒吧。

小说《藏起孕肚跑路后,霸总满世界疯找》试读结束!

阅读全文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